【忘羡】一个小甜饼

魏无羡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把,不用想也知道,是蓝忘机起床了,正试图把自己也弄醒,于是翻了个身,继续安然的睡去。按照往常的经验,接下来蓝忘机便该认命独自起身,等洗漱好穿戴整齐好再把自己扔进浴桶里,可今天他却格外固执,更加用力地猛推了一阵,还低声呵斥了一句。

“起来!”

魏无羡闭着眼睛往身旁一阵乱摸,抓起那只细腻的手对着就是铺天盖地的胡亲乱啃。“好蓝湛,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嘛,你昨晚折腾了我大半……”

话还没说完,“嘭”的一声魏无羡就被人踹到了床底下,这下子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炸了毛似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蓝湛你……”等睁开眼睛看清床上的人之后,便愣住了。

难怪嘛。

睡得神志不清之时他心下也奇怪,蓝忘机怎么可能对他如此粗暴。

床上那人着一身素白中衣,俊俏的脸蛋上凝着一层厚重的寒意,眉头微蹙,那只被魏无羡亲得满是口水的手正用握成了圈,指间的关节隐隐发白。

魏无羡不是没有见过这人的这种样子,但却还真是第一次在床上见到这人的这种样子。

回想在云深不知处访学那三个月,他几乎天天都要把十五六岁的蓝忘机气成这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此刻床上坐着的,的的确确是年少的蓝忘机,那冷冰冰地盯着自己的眼神跟当年如出一辙。

魏无羡左右张望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也和现在的静室略有出入。

莫非,又是入了梦?再难不成,是回到了过去?

仔细想了想,魏无羡心下有些了然了。

并没有吸取上次香炉的教训,魏无羡又从云深不知处的藏宝阁里翻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其中有一只精巧的小铜铃,半面打磨得极其光滑,半面则刻着繁复的花纹,且声响也不同一般。魏无羡瞧着好玩,便把它带在了身上,蓝忘机见它略带些灵气,不像是什么邪物,也没有阻止。如此看来这只铜铃大抵又是什么神奇的法宝了。

回过神来之后,一股作恶欲涌上了他心头。哪管这里是前世今生梦境现实,只要眼前的这人是蓝忘机,魏无羡总忍不住想要上前去调戏一番。

他作势“哎呀”喊了一声疼,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死皮赖脸地又爬上了床,一把将蓝湛扑倒在床上,接着万分熟练地跨坐在他身上,还死死按住了他的双臂。“蓝湛你怎么这样!疼死我了!”

“你是……谁……?给我放开……下去!”蓝湛用力挣扎了几下,没能挣开魏无羡的禁锢,沉下声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我可是你夫君魏婴啊!亲热完就把我忘了?!”魏无羡俯身将蓝湛抱住。只觉着话音一落,抱着的那人周身都僵硬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蓝湛低声吼了出来。

感受到他胸膛的微微震动,魏无羡强忍着笑,把头抬了起来,正好与他四目相对,看见那双浅淡但明亮的眼眸里映着自己笑意盈盈的脸庞。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似的,魏无羡从蓝湛身上爬了下来,挺直了腰板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把胸膛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蓝湛面前。白皙的胸口四处散落着不同深浅的青青紫紫的痕迹,靡靡昭示着每晚轰轰烈烈的欢爱。魏无羡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蓝二公子,这可都是你给我留下的。咱们可是三拜都拜过了,怎么?还想赖?”

“……胡说八道!”蓝湛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微微别开冷着的脸。

“不知羞耻!”蓝湛似是怒不可遏地一把将魏无羡推开,潮红却不可抑制的爬上了如白玉雕琢而成的耳垂。

“那是,我的羞都放在你那收着呢。” 

“……”蓝湛一时语塞。

魏无羡最爱看他这幅害羞的模样,立马换了脸面又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好嘛,我知道你肯定不信我说的话。虽说容貌音色有异,可我的的确确是魏婴啊!”

闻言,蓝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冷峻的脸上满是“你又在开什么玩笑”,隐忍了半晌才开口道:“……魏婴,我虽不知你这又是整的什么歪门邪术,但你最好赶快变回来。”

我也很想变回去啊。魏无羡在心内叹了口气,暗道。

他掐头去尾三言两语大概给蓝湛解释了一遍事情的始末。末了,发自内心地赞叹道:“蓝湛,你们家藏宝阁里稀奇古怪的宝贝还真是多。”

听完他一番话,蓝湛眼神变得复杂起来。魏无羡只当他是在思考从自己嘴里吐出的话是否可信。平心而论,这事听起来真的挺像是在胡扯。

沉吟片刻,蓝湛缓缓答道:“谁让你要去碰那些东西。”

魏无羡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自顾自说道:“唉!那这么说,回去之后我得去找找看藏宝阁里有没有……”

蓝湛道:“你还要干什么!”

魏无羡不假思索道:“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能让我给你生小蓝公子的宝贝。”

“……”

蓝湛倏地起身,撂下一个歪歪斜斜躺着的魏无羡独自穿衣洗漱去了。

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笑出了声。

 

虽说只有十五岁,蓝湛已是出落得修长高挑,他的衣服魏无羡也能勉强穿上。魏无羡看着铜镜里着一身白衣的自己,恍惚觉得这张脸眉眼间生得跟前世的自己有这么几分相似了。虽说也是个风华正茂俊秀非凡的美男子,但总少了些什么,着一身同样的素衣白袍没有蓝忘机那般出尘的气质。心里不禁感叹,这个世上大概也只有蓝忘机能把这披麻戴孝似的蓝家校服穿得那么好看了。

唉……蓝忘机怎么这么完美,人好得没话说,脸面生得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俊美,修为深厚……喝醉之后还那么可爱……最重要的是,他是魏无羡的……

想到这,魏无羡得意的咧开了嘴,整个人仿佛被蜜糖渍过一般甜滋滋的。

蓝湛看到魏无羡对着镜子露出了一副陶醉至极心旷神怡的表情,忍不住抽了抽眉。

“你在这里呆着,正好我要去藏书阁。看看有没有记录此类法器的书籍,得早日让你回去才行。”蓝湛扶了扶那条已是端端正正的抹额,转身提上避尘便要出门。

闻言,魏无羡赶紧向他扑去,“蓝湛!你可不能放我一个人在这里闷着啊!”

蓝湛突然被他从后背抱住,动弹不得,明知徒劳也还是挣扎了一下。

魏无羡把他抱得更紧了,头埋在他颈间胡言乱语地追加了一句威胁:“你要是晾我一个人在这,我马上就去把你的兔子烤了吃了。”

“……兔子?”蓝湛思忖片刻,“哪里来的兔子?”

“……呃。”

看来这时候,魏婴还没有把兔子捉来送给蓝湛。

“反正你不能丢我一个人在这里,我会无聊死的。我一无聊就会出去浪,一浪起来就会闯祸,会违反你们家家规,很多很多条。”魏无羡干脆把心一横,成年人的脸面也不要了,对着十五岁的蓝湛撒泼耍赖,就差躺地上滚一圈了。

“你在云深不知处违反的规矩还少吗?”蓝湛对处理撒野的魏无羡简直就是轻车熟路,见招拆招,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

“……”这下轮到魏无羡语塞了。

磨了好一阵,蓝湛也没开口答应要带上魏无羡,可当他大摇大摆地跟在自己身后走出静室时,却也没有把他赶回去。

魏无羡心里一阵窃喜,心想蓝湛这个人就是口是心非。

 

走到藏书阁外的那棵玉兰花树下时,魏无羡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突然间一阵跃跃欲试打从心底油然而生,于是他摩拳擦掌就要往上爬。

蓝湛看了他一眼,眼疾手快毫不客气地抓起他的衣服后领就往藏书阁大门拖去。

“……”

“……蓝湛你别拉我衣领啊,我手给你牵行不行?”魏无羡向蓝湛伸出手,一脸讨好的笑容,这时候还不忘要占点便宜。

蓝湛不为所动,继续拖着他往前走。

“……蓝湛?”

“……蓝忘机!”

魏无羡磕磕绊绊地被蓝湛拖进了藏书阁。

一迈进藏书阁,便见书案旁青席上已坐着一白一紫两个身影,看得蓝湛又是一愣。魏无羡反应极快,挣脱了蓝湛就向着那白色的身影扑去,顺利摔进了那向他张开的怀里。他在怀抱里用力吸进一大口熟悉的檀香味,委屈巴巴地说道:“蓝湛!小蓝湛欺负我!”

蓝忘机将他抱紧,还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似作安慰。

“啧。”坐在对面的人发出一声叹。

魏无羡转过头,看到了十五岁的自己。一袭紫衣,眉眼带笑,极不老实地把玩着手里的毛笔,正是在抄蓝氏家训。

蓝湛沉着脸走了过来,坐到了魏婴旁边。

“蓝湛,你今天来晚了!你看我都抄了好多了!”魏婴轻轻拍了拍桌子那一沓乱七八糟的纸,一副讨赏的样子。

蓝湛没搭理他。

魏婴早就习惯了他这般冷淡的反应,无所谓地将目光转向了魏无羡,笑嘻嘻地不知道是向谁抛出了问话。“这位公子是谁?倒是从来没见过。”

“你。”还不等魏无羡想好怎么回答,蓝忘机便开了口。

“?”魏婴愣住了。

“没错。我是你。”魏无羡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认真点了点头。

魏婴张大了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片刻后却出乎意料地转向了蓝湛,扯了扯他的衣袖。“蓝湛,你倒是理我一下嘛,你看咱们俩以后多亲热。”

 “……闭嘴。”蓝湛闭上眼,深深吐吸了一口气后睁开了眼睛。

“蓝湛!小蓝湛今天早上把我踹下床了,我现在全身都疼着呢。”魏无羡盯着蓝湛,微微撇了撇嘴,拿起蓝忘机的手就要往自己身上按摩。

蓝忘机默不作声地给他揉了揉,抬眼望向蓝湛,眼神里满是无声的责备。

很是理直气壮。

仿佛那个十五岁时拒人于千里之外从不与旁人触碰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蓝湛看着自己长大后变成了这个样子,蹙起了眉。

魏婴看着自己长大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哈哈哈笑出了声。

 

今天藏书阁里一下子多出了两个人,魏婴反而安静了许多,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抄写着蓝氏家训。大蓝湛都在认真地翻阅着书籍,魏无羡无所事事无聊得紧又不好去打扰他们,只好去玩魏婴了。低头看了看他的狂草,魏无羡忍不住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认真点抄,你看看你写的这是什么字,丢不丢人?”

听到他这话,蓝忘机把视线从书本移到了他脸上,意味非常明显。

魏无羡干咳了两声,假装没看见。

“丢人不也是你的字?”魏婴义正言辞道。

起初他确实感到难以置信,但是他心里清楚,蓝忘机是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想必是之后发生了什么才让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于是他非常坦然地接受了对面这个人就是未来的自己的设定。

甚至越看越觉得这人眉眼之间的神色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魏无羡被结结实实地噎了一句,但想想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无话可说,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却瞥见书案旁丢着把佩剑。

是随便。

在脑海里确认了什么之后,他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他来姑苏那一阵,佩剑天天东扔西落,被罚抄书时倒是正经背过一次,便是给蓝忘机送春宫图那次。当时怕蓝忘机一时失手把自己刺死了,于是带着防身。

真真是择日不如撞日,居然让他回到了春宫案的案发现场。

坏心眼又悄悄地爬了上来,只不过这一次,作弄的对象,是他自己。

“蓝湛蓝湛!”魏无羡大叫着一掌拍在书案上,引得三人同时抬起头看向他。

魏婴竖起手指在唇边比了个噤声,装做一本正经的道:“云深不知处禁止高声喧哗。”

“嘿?你这个在云深不知处犯禁最多的人也来教训起我来了?”魏无羡把脚翘了起来,换了个极不端正的姿势坐着。

“坐好。”蓝忘机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淡声道。

魏无羡向蓝忘机身上倒去,面上的笑容带着极重的撒娇意味。“在小蓝湛面前不要教训我嘛,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他默默伸出手在书案下与蓝忘机十指交握,又附到他耳边软着嗓子悄悄唤了一声:“好蓝二哥哥。”

蓝忘机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蓝湛,握着魏无羡的那只手用力收紧了些,不动声色地答了一句:“好。”

蓝湛:“……”

魏婴:“……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简直忍不住要凑到蓝忘机脸上啄一下了,但考虑到这是在小朋友们面前,还是决定克制一些。强行冷静了片刻后,他伸出手指对着魏婴勾了勾。

“魏婴,把袖子里藏着的东西交出来。”

魏婴万万没想到矛头这么突然的就转向了自己,不禁愣了一下,面上十分诚实地显出了几分心虚,心下却打定主意要装傻:“啊?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当然是……你想送给小蓝湛的东西。”

春。宫。图。

魏无羡对着他无声的做了口型。

魏婴懵了,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身旁眼疾手快的蓝湛拿住了那条藏得严严实实的手臂,没影的手迅速往袖子里一伸,抽出了一本封面没有题字的册子。

人。赃。并。获。

“啪”的一下,那本册子被蓝湛扔到了桌上。他冷着脸,一手抓着魏婴的手腕,向来清浅的眸子里隐隐起了波澜,似有怒意,却不像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魏无羡看热闹不嫌事大,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当着大蓝湛的面欢天喜地地翻开了那本册子,翻过几页白面之后,却愣住了。

内里没有半点不堪入目,净是些简单画就的人像——也都是他极其熟悉的内容。画中主角或是正襟危坐,或是伏案疾书,或是倚窗静读,看着倒是有几分风雅。魏无羡又往后翻了几页,书页上出现了个极其俊秀的少年,一条云纹抹额束得端端正正——不是蓝忘机还能是谁。

半晌,魏无羡扭头看向蓝忘机,看起来有点懵。

“蓝湛,我给你画的画,不是都让你给扔了?何时给你送过画册?”

蓝忘机伸手握住了魏无羡的手腕,将他拉回座位坐好,低声道:“胡闹。”

“……你给蓝湛送画册带什么佩剑啊!”魏无羡吃了个瘪,有些郁闷。

“怎么?佩剑还不能带了?”魏婴脸上堆满嬉笑,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晃了晃被蓝湛紧握着的手。“这下……误会解除了?蓝湛,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蓝湛迅速松开了手,仿佛一刻都不想再碰他似的,目光转了个方向,凝滞在了那画册上。

“怎么样蓝湛,我画得好不好?像不像?”魏婴嘴角勾起,挑了挑眉,仿佛献宝一般。

蓝湛立刻又把眼神转到别的方向。

“没事,反正是送给你的,你晚上可以带回去慢慢看。”

“有此闲暇,不去抄书,却去乱画。我看你永远也别想解禁了。”蓝湛缓缓道。

“可我已经抄完了。”魏婴扯过桌上那张纸,拿在手上把玩,轻笑道。“明天……”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住了口。

魏无羡看着对面的两名少年,总觉得此刻正发生的场景似曾相识,可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最后还是蓝湛在一本发黄的古籍里找到了与那只铜铃相关的记载。

按照书上所述,他们无需特地去做什么,六个时辰之后,蓝忘机和魏无羡自会回到现世。

如此说来,还有两三个时辰,他们便能回去了。

不知为何,魏无羡心底突然生出了一阵莫名的遗憾。他走到魏婴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外边,道:“走!咱们打山鸡去!”

魏婴瞬间两眼发亮,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大蓝湛交换了一个眼神,默默地跟了上去。谁知刚走出藏书阁,就被魏无羡拦住了。

“含光君,打山鸡这种事情,太不雅正了。不如你们另外找些别的事情做,就别跟着我们了?”明明早就带着蓝忘机把更过分更不雅正的事情都做过了,魏无羡说这话时却是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

蓝忘机知道他是有话想要跟魏婴单独谈谈,点了点头,跟着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轻轻嘱咐道:“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魏无羡扬起笑脸,带着魏婴跑开了。

跑出一段距离后,他突然回首向后望了一眼,看到大蓝湛仍站在原地,也在看着他们,脚步便禁不住停了下来。

那两人一样的素白衣袂和抹额飘带在风中翻飞着,透过掩映的竹林看去,宛如谪仙落入凡尘。

“诶,魏婴。”他叫住了魏婴,望着远处低喃:“蓝湛他,真的是特别好啊。”

“嗯。我也觉得。”魏婴把目光从远处收回,转向他的侧脸。

回答得十分肯定。

 

两人回来的时候,留守的两人正心无旁骛做着事。蓝忘机端坐着读书,蓝湛则低着头认真地在练着字。魏婴径直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什么捧到蓝湛眼皮底下,嘻嘻笑道:“蓝湛,这个送给你。”

是两只圆滚雪白的兔子,其中一只正生机勃勃地蹬着两条后腿。

魏婴一脸诚恳地向蓝忘机道:“含光君,不是我小气不送给你,是他说你已经有好多了。”指的是魏无羡。

蓝湛抬起头,看看兔子,看看魏婴,又看看魏无羡。

魏无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在蓝忘机身旁坐下,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喏,兔子。”还伸手指了指蓝忘机,“含光君很喜欢。”

蓝湛搁下了笔,觉得自己可能休息一下,都有些眼花了。

他竟然觉得这两张笑颜是一模一样的。

笑意都来自深深的眼底。

 

魏无羡原本只是想眯着眼睛小憩片刻,可枕着蓝忘机大腿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再加上今天起得又比平时早,他一下子没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现时之世,正躺在静室的卧床上。蓝忘机坐在床沿边上,定定地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无羡起身,轻车熟路地爬到了蓝忘机身上,捏住他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四目相对,然后开始拷问:“蓝二哥哥,你跟小蓝湛都说了些什么呀?”

“无甚。”蓝忘机轻轻摇了摇头。

“哦?”魏无羡挑了挑眉,“那……你也没有提到咱们俩的事?”

蓝忘机将他圈入怀中,道:“不需要。”

沉吟片刻,他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他自会知晓。”

自己有多喜欢眼前那个人,总有一天他会意识到的。

就算再怎么板着一张脸,喜欢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胸膛上,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觉得格外心安。

他也伸出手抱住蓝忘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哈哈,但是我都跟小魏婴说了。”

“嗯。”

魏无羡加大了双臂的力量,把蓝忘机抱得更紧了些。“好吧,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比你多说了一点点而已。”

也就是告诉他蓝湛有多么好多么好多么好而已。

所以不能让他再等那么久了。自己也等不及了。

要是能重来一次,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要早早来到你身边。

 

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魏无羡突然清醒了一阵,问道:“蓝湛,你刚回来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无甚。”蓝忘机低吟道,低头又要去夺他的唇。

只是觉得你眉眼间的神色,跟前世越来越像了。

那副笑吟吟的样子。

春生眸子里。

 

魏婴撑着下巴坐在蓝湛对面,自忘羡二人回去之后,他就一直以这样认真的姿态看着他认真读书的样子。

“蓝湛。”他突然开口唤了一声。

“何事?”蓝湛没有抬头。

“我的书已经抄完了,明天就……”他收了声。

蓝湛附在书页上的手指凝滞了一瞬,很快便又恢复了过来,轻轻地翻过下一页。“嗯。明天你可以……”

“明天我还可以过来吗?”魏婴抢白道,还拼命歪了歪脑袋,想去看他脸上的表情。

“你说什么?”蓝湛缓缓把头从书中抬起,似是有些发懵,难以置信刚才听到的那句话。

“我说,明天我还可以过来吗……”魏婴很满意他的反应,灿烂的笑容在脸上迅速地蔓延开来,很快就覆盖住了他本想故作正经的眼耳口鼻。

“蓝二哥哥?”

 

“蓝湛,那个,含光君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跟蓝忘机独处的时候,魏婴试着从他那套过话,无奈蓝忘机嘴巴牢得很,对以后的事情只字不提。可后来看到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样子,让他更是震惊,不死心地打算再来蓝湛这儿问问。

“没有。”蓝湛替他收拾好桌上散乱的纸张和书籍,淡声道。

“唉?那你怎么也不问问他!”魏婴看着他一副无所谓的淡然样子,心里突然有些郁闷。

“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蓝湛看向他,一脸漠然。

“可是……”魏婴眼珠子转了一圈,想起魏无羡在后山上跟他说的那些话,忍不住笑开了。“有些东西早些知道,有些事情早些发生,也不是不可嘛……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可你看看你自己……对我这么冷淡,连个好脸色都不给我。有这么讨厌我吗?说不定以后……唔……”他嘴上那把锁刚打开,正准备对着蓝湛一顿胡言乱语,突然间却说不出话了。

却不是禁言术。

蓝湛捏住了他的下巴,用唇堵住了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慢慢的,这个行为演变成了一个极其害羞又生涩的吻。

他似乎感受到蓝湛的唇和近在眼前的纤长睫毛一样,都在轻轻颤抖着。他心里猛地一跳,稍微离开了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个动作让蓝湛的眼神迅速暗了下来,像是有星星在殒落。

还不等蓝湛反应过来说些什么,他身子便向前倾了些,整个人半扑到书案上,快速追上了那片正要离开的柔软的唇。

那摞整整齐齐地码着的书从书案上掉落了下去,发出“嘭”的一记声响。

此后,世界一片静谧。

天地鸿蒙间,只剩下年少初开的心上之人,和深深的一个吻。

 

《奇闻志》有载道:有一姑苏人,得一阴阳铃。其阴面光如镜,阳面有奇纹,声有异响,个中有灵气。甚喜之,佩于身。是夜里,忽而归故乡,见其妻坐窗前正梳妆,大惊。

盖其妻时值花信之年身死,距今已有十余载。

多年来,思之而不得复相见。

妻见之,笑曰:夫君莫怪,此非现时之世也,实乃下世。夫君配此铃,妾身得共情,特来与君相会。此世间,但凡情深之人,来世必再会,弥此生憾。

世人闻之,皆惊叹:百无一用,唯有深情可赴忘川。

 

彩蛋1:

闻言,蓝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冷峻的脸上满是“你又在开什么玩笑”,隐忍了半晌才开口道:“……魏婴,我虽不知你这又是整的什么歪门邪术,但你最好赶快变回来。”

我也很想变回去啊。魏无羡在心内叹了口气,暗道。真能变回去,谁压谁还不好说呢。

 

彩蛋2:

云深不知处后山。

“咳!那什么,你以后不用再去找聂怀桑要他的绝版珍藏春宫了。”魏无羡揽住魏婴的脖子,干咳了两下。

“?”

“有那个闲空的话,多找两本龙阳十八式看看……”

“??”

“都是为你好。”魏无羡一脸正义凛然,却难得的红了脸。


评论 ( 54 )
热度 ( 1229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