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半公开的秘密04

娱乐圈abo,带那啥跑,狗血三俗,非常ooc非常雷。很没意思,千万慎入。

不懂娱乐圈也不懂abo,写文靠瞎编。

突然的诈尸…

前篇 01 02 03

————————————

04

蓝忘机提着东西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医生推门而出。两人四目相对,皆愣怔了一瞬。这医生先前对他可以说是十分友善,可现下面色却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只冲他点了点头,便擦着他身侧匆匆离开了。

屋内,魏无羡一看见他便急急忙忙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朝他招了招手,一口气拖得老长:“蓝湛蓝湛蓝湛——你终于回来了!啊,我快饿死了。”

闻言,蓝忘机立即反手关上了门,快步走回到了床边。

魏无羡原只是觉得方才那边气氛似是有些不大对劲,便随口瞎嚷了两句。可当蓝忘机给他装置好小桌板,再打开食盒,嗅着那热烫的白粥散发出的一阵清香,他却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腹中早已空空如也,不争气地叫了两声。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伸手递过餐具,道:“抱歉,久等了。”

“哪里哪里,辛苦啦蓝湛。”魏无羡打了两句哈哈便低下了头,着实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谢的话说出口总是觉得奇怪。他并非看不出方才蓝忘机是在刻意回避,无论是处于礼节或是什么旁的原因,他都由衷地感激这样一份细致的体贴。毕竟再给他多少层脸皮,他都做不到当着蓝忘机的面回答医生的那些询问,虽说对于他这么个定期需要进行各项常规体检的omega而言,那些也算不得什么多么难以启齿——也许是他心虚,总觉得当着另一位当事人的面同医生谈这些事情,怎么就这么诡异呢。

他埋着头,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漫不经心地把热腾腾的粥往口中送去,冷不防被烫了一下,忙扔了勺捂着嘴“唔”了一声,露出一个痛苦不堪的表情。蓝忘机迅速给他递了杯水,一手下意识地抚上了他后背,无奈道:“小心一点。”

魏无羡看向他,苦着张脸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地灌了大半杯,然后吐出一点舌尖,无比委屈道:“烫得没知觉了。”

碗里的粥还剩下一半,魏无羡说什么都不肯再吃了。蓝忘机只好起身给他收拾起餐具,刚把餐盒盖上,他便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手机递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一眼便认出了那是自己的手机,想来是先前蓝忘机一直帮他带在身上,随即伸手接了过来。交接之间微小的颠簸触发了手机的抬起唤醒功能,屏幕突然亮了起来,露出了小团子的一张睡颜。

魏无羡的手抖了抖。

蓝忘机显然也看到了,从半空中收回的手微不可查地一顿,很快便别开了眼,低头继续收拾桌面上的残局。

魏无羡勉强扯出的尴尬笑容无人欣赏,只好略有些局促地也低下头去捣鼓自己的手机。他手心微微发了汗,连指尖都有些微润,好半天都没能打开指纹锁,只好又怀着莫名的心虚去输密码。

巧的是,正好有人打进了电话,魏无羡手一抖便把这个不知名的来电给挂断了。他犹豫了片刻又反拨了回去,对方接通地很快,直到那一声有几分耳熟的“您好”从听筒处传了出来,他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等魏无羡挂完了盐水瓶里的最后一点药水,并同再三向医生保证稍后一定会准时回来做检查,才终于撬得医生开了口,同意让他出院。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同蓝忘机开的口,总之,待他从那一阵令人窒息的尴尬中回过神来之后,蓝忘机的车已经停在了幼儿园的大门前。

他解了安全带,笑着道了谢后,几乎是逃命一般飞快地蹿下了车。

天色已经黑了大半,一排教室只有今天小团子呆的那一间还亮着灯。他走到门边向里望去,只见小团子正背对着他坐着,对面是今天给他们这群小朋友上课的女老师。两人正在面前的小课桌上用积木堆砌着什么,神情皆是无比的专注,甚至连他的到来都无人发觉。

当家长的似乎都对自己的小孩子有着一种天然的忧虑,就连魏无羡这样的人都无法免俗。他方才莫名地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出大戏,想着小团子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妈妈接回家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心里得多难过啊,一会儿看到自己会不会飞奔着跑过来扑进自己怀里啊……

然而此刻,看他两手抓着积木跟老师玩得不亦乐乎的模样,显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可好像这副模样,才比较符合这个小家伙啊。

魏无羡叹了口气,收起了心底那点没受到想象中儿子热烈欢迎的失落,斜倚在门边,慢悠悠地开口喊道:“蓝——”

在他身后,一个稍显冷淡的嗓音同时响了起来:“魏婴。”

魏无羡身形晃了晃,即刻收了声,回过头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的蓝忘机,调转了话题:“蓝……湛,你怎么也过来了,在车上等着就好。”

蓝忘机看着他,还没说些什么,便听见教室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爹地——”。魏无羡朝蓝忘机微微一笑,随后又转身走进了教室里。

小团子已经在老师的帮助下背好了他的小背包,坐在座位上两条腿晃荡得极欢快。见魏无羡走了进来,他忙将桌上那一堆指给他看,稚嫩的声音里满是兴奋:“爹地你看!”


蓝忘机的车上没装置有专门的儿童座椅,小团子难得自由一回,坐在车后座上扭了两下身子,到处摸摸瞧瞧。

除了相貌,他的性格也像极了魏无羡,毫不怕生。一般的小孩子看到蓝忘机大多都不敢吭声,可他却趴上了蓝忘机的座椅,奶声奶气道:“哥哥,今天你送我们回家吗?”

“……”

“……”

这么点大的小朋友似乎对于辈分和年纪都没有太深刻的认识,魏无羡亦未曾对他进行过刻意的教育。因而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小团子总是无师自通地“哥哥姐姐”叫得亲热。一张小脸又生得雪玉可爱,就没有不答应他的人。

只是……

魏无羡干咳了两声,伸手把他从座椅上扒拉了下来,扯了门边的安全带将他绑紧在了座位上,这才敛了神色道:“叫……叔叔。”

他话里那点迟疑的停顿短暂得可以忽略不计,闻言,小团子老实受了教,从善如流道:“叔叔好。”

蓝忘机轻声应了,抬眼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确认了两人都已经系好了安全带,这才将车缓慢地发动了起来。

半天没见到魏无羡,小团子似乎有许多在幼儿园里的趣事要同他分享,一路上咿咿呀呀得说个不停,从下午茶好吃的小蛋糕说到方才同老师一起搭起的大城堡,又从班上小朋友带来的玩具说到教室里的钢琴。

“大大的!”他还太小,话还说得并不十分清楚,所能使用的形容亦是很有限,只能张开双臂努力地比划了两下。然而他似乎也发现了这样的比划还是同现实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他沉默数秒,像是灵光一闪,突然很大声很骄傲地道:“就和爸爸的钢琴一样大!”


等魏无羡做完最后一项检查,曲着胳膊夹着那支止血用的棉签走出房间时,入眼的便是挺着腰杆坐得笔直、肩头趴着个熟睡了的小团子的蓝忘机。

这天里的种种经历已经足够诡异,此刻看着这一幕,魏无羡心下已是十分的淡定。只是他在抬头看了一眼挂在走廊尽头的时钟后颇有些诧异,缓步走到蓝忘机身边,看着那张小脸,奇道:“才这个点居然就睡着了?蓝湛你是怎么做到的?”

蓝忘机垂眼看了看自己手里攥着的那一袋开了封的糕点——是方才他带着小团子在医院楼下的商店里买的,将本就很轻的声音压得更轻,淡淡道:“也就是告诉他,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

魏无羡眉头抽了抽,似乎可以想象得出来——小团子趴在蓝忘机身上一边吃蛋糕一边咿咿呀呀,蓝忘机一边听一边不时认真地嗯一嗯、待他说完却又要严肃地教导他“食不言”……他一个没绷住,被这个画面逗笑了,再回想起先前温宁帮忙照看孩子时,别说是让小团子早睡了,他简直整个就像个皮猴一般……所以果然还是血缘的力量强大。

思忖间,蓝忘机已经抱着小团子站了起来。魏无羡忙朝他伸出手要把人接过,下意识地问了句:“沉吗?”

蓝忘机摇了摇头,示意他按好肘弯里的针眼,边朝前走边认真地回答道:“很轻。”

魏无羡一怔,忙跟了上去,三两步便走到了蓝忘机前面,要去按电梯按钮。他面上的笑意收敛了许多,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道:“他体质不太好,比起同龄的小朋友,长得确实是小了一些。”

蓝忘机脚下的步伐微不可查地一顿,心尖莫名地颤了颤,轻声道:“他多大了?”

魏无羡伸手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心里飞快地翻着日历,不假思索道:“还有两个月就满三岁了。”

不多时,电梯旁的指示灯便亮了起来。“叮”的一声响起,魏无羡转过身去看了看仍停在他身后两步开外的蓝忘机,颇有些疑惑地出声提醒道:“蓝湛?电梯来了。”

TBC

——————————————

这一章真的卡了很久,开始想的时候我还是个学生,如今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人(什么鬼)……

想了好几个版本的都被毙了,这个版本也写得很烂,但是再不写出来估计这篇文就会被坑掉了so……总之真的对不起等更的各位orz那么久了就让你们看到这种辣鸡……

总之叽get了什么,后面终于可以开始折腾了(。


恍恍惚惚马是掉了可并不是因为叫名字呀2333你叽根本就没听到你羡叫了啥(关爱的眼神.jpg)

评论 ( 38 )
热度 ( 763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