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小男友真的好难好难搞

混更段子。不甘心七月空档产物。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年下。巨毒。巨ooc。
17岁清纯小奶叽×25岁“骗婚”老流氓羡


01
魏无羡时常感觉自己没有办法理解蓝忘机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种感受并不来自于他比自己这个今年刚满17的小男友整整早生了八年,那条横亘在两人之间宽得能游泳的代沟;不来自于他们那差了几十个经度的生活作息——毕竟爱情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让他为了接送小男友上下学而早起两三个小时的地步;也不来自于蓝忘机总是捧着厚重的量子力学课本埋头演算薛定谔方程而他自从上了大学之后便与物理彻底绝缘;当然,更不是像外界揣测的那样,都是因为他们两人早已貌合神离。
他知道,蓝忘机一定也是像自己喜欢他这般喜欢着自己,否则早就该离自己远远的此生再也不见了,而不是冷着张脸不动声色地别扭。
然而大多数时候,魏无羡还是会由衷地在心底感叹一句——
未成年人真是好难好难搞。

说来说去,魏无羡想,大抵还是他们开始的渠道和方式不太对。
虽说地球是圆的,南辕北辙最终也还是会到达终点,可沿途要多翻越多少山川、又要多经历多少凶险——这些他心里虽说早就明了,却无法在一开始便去预估会遇到什么,只能安慰自己走一步算一步,毕竟得到的这一切,都是自己赚到的。

他身边的朋友里,最早知道这件事的是温情。
早早地便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对一切事情向来都十分淡然的女人在听到他说出的那句话后,难得地呆滞了几秒,回过神后面上完全是一副“豪门真是太丑恶了”的表情,伸出的一根手指几乎将他的胸口戳穿:“我说……魏无羡你都没有良心的吗???”
他张了张口,本还想徒劳地挣扎一下,却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厚颜,能若无其事地说出“不就是跟未成年人睡︱了嘛”这种话——“骗︱婚”一个16岁的小朋友,他也觉得自己真是非常的人渣啊!
……
大抵是糟糕的开始留下了糟糕的印象,面对这么一个老流氓,也难怪蓝忘机至今还没解开心结,结束他漫长的“试用期”,让他转正——甚至就连普通的身体接触也反应大得不行,落在耳畔的吐息仿佛滚烫的开水、手指无意间的触碰像是带上了电流……整个人表现得就是一大写的“魏无羡勿近”。

魏无羡偶尔也会觉得有点受伤。

评论 ( 20 )
热度 ( 624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