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半公开的秘密03

娱乐圈abo,带那啥跑,狗血三俗,非常ooc非常雷。很没意思,千万慎入。

不懂娱乐圈也不懂abo,写文靠瞎编。

又是又水又雷的过(劝)渡(退)章,节奏很诡异且剧情十分尴尬…

前篇 01 02

————————————————

03

摆在床头的栀子花、吹出舒适冷气的空调、半拉上的带着精致绣纹的浅色窗帘、身上盖着的蓬松柔软的薄被……周遭的一切在这苦闷的炎夏里搭构出了一个再适宜午睡不过的场景,再可惜不过空气中那股专属于医院的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消毒水的味道就算如何浅淡,也还是固执地萦绕在鼻端。

魏无羡眼皮微微抬起,从双眼间睁开的细缝里看见药水从盐水瓶的瓶口滴滴坠落,顺着输液管下滑,从手背上分明的血管注入,针眼处溢出的药水微凉。半晌,他小心地动了两下手指——输液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让他的手隐隐地有些发胀,为了防止那只手彻底麻木,他需要稍微活动一下。

他的动作虽然微小,却第一时间就被坐在一旁的蓝忘机察觉到了。魏无羡耳边先是响起了一道轻微的挪动椅子的声音,随后,才听见谁很轻地叫了自己的名字,又问了一句:“醒了?”

他这话用的是问句,却十分笃定。魏无羡醒是醒了,可此刻却觉得脑袋里像是塞着一团浆糊,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像是睡了一场太长的午觉的后遗症,没怎么反应过来现下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他慢吞吞地睁开了眼睛,用力眨了两下才等到视线清明,转过头目光同蓝忘机相接之时,露出了一点无辜而迷茫的神情。

还不等他说些什么,蓝忘机已经又开了口,目光在他和还剩大半瓶的药水之间游走了两遭,垂着眼睫低声道:“我叫医生过来。”

魏无羡反应慢了半拍,等到人伸出手按下了床头的按铃才点了点头,然后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视线一直追随着蓝忘机的身影跟到了水池边,那副没睡醒又固执地要仰起头去看他的模样有点呆,瞧着怪可爱的。

等蓝忘机洗了手回来,他突然迷迷糊糊地开口喊了一声“蓝湛”,随后像是把自己给喊醒了,意识在这一刻瞬间回笼,顿时就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里软糯得跟撒娇似的语气给吓清醒了,差点从床上弹了起来。

蓝忘机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喊自己的名字,愣了愣,抬手压了压被角,让他那大半张都捂在被子底下的脸露了出来,柔声道:“怎么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魏无羡耳边绕着这道熟悉的低磁声线,心尖都颤了两下。他不怎么自在地轻咳了两声,缓慢地摇了摇头,心下莫名发虚,垂下眼帘遮住了闪躲的眼神。

刚才蓝忘机收回手时,指尖在无意之中蹭到了他的脸侧……比起别的,他现下最担心的反倒是这不争气的脸颊会因为这点触碰就违抗自己想要掩饰发烫的意愿。窘迫了一阵,他闭了闭眼,这才镇静了些许想起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先前在停车场里,在事态将近失控前,蓝忘机出现在了他面前……只是事发太过突然,当时他整个人都已经烧得迷糊不清,现下能记起的实在很有限,几乎全是片段式的回忆,脑海里跳跃而破碎的画面像是被打烂的彩色玻璃,无论如何也再拼不回原来的模样。

……

魏无羡突然想起以前上学的时候他租住过的那个小区里也出过这事,救人的Alpha当时就住在他隔壁单元。后来那个被救的Omega家里人给敲锣打鼓地给他写了感谢信,就贴在小区门口的公告栏上,红底上斗大的黑字——“柔弱Omega突然发情,正直Alpha热心助人”,给彼时尚年幼的魏无羡带来了极大的心灵震撼,立志日后也要做一个这样正义优秀的Alpha。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到头来自己却成了突然发情被救的那个……

魏无羡脑袋里胡乱地想着,此时此刻跑是跑不掉了,说不定一巴掌把自己拍晕过去,或许还能避免一下面对这尴尬的场景。


然而,蓝忘机像是全然没注意到他这边纠结又混乱的思绪,给他倒了杯水后,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只苹果,起身走到水池边洗了洗才开始削皮。

魏无羡脑内混沌了半晌,终于认命,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背后靠着枕头,目光发怔地看着蓝忘机手上的动作。

不得不说,那双手——或者更直接的,这个人——魏无羡曾经在心里感叹过无数次,实在是很难想象得到造物主在创造他时究竟是处于怎样的果决,才能雕刻出这样流畅而优美的线条,就连此刻执水果刀削苹果这种决计说不上优雅的动作都做得这般赏心悦目。

很快魏无羡便发起了呆,直至一道微微的亮光反射了一下,他才收回了神,眼神不自在地飘了两下。

片刻之后,他的视线缓慢地向上移动了些许,从蓝忘机的指尖爬向了从挽起的袖口里露出的白皙手腕,而后,呼吸随之微不可查地滞涩了一瞬。

蓝忘机腕上戴着一块表,方才就是这块表的表面在他转动苹果的时候反了光,只是很快又在下一刻便恢复了可以让人正常观赏的角度。魏无羡盯着它打量了一阵,反复确认了什么之后,一颗心就像是被浸进了柠檬汁里,酸涩得再分辨不出其他的情绪。

在他的印象中,蓝忘机向来鲜少佩戴这类饰物,更何况这是一款对表,其中蕴含的意义更是不言而喻……

魏无羡无意识地捏了捏手里那只可怜的纸杯,胸口闷得发慌。

倒也不是无法接受,当初分开是他做出的选择,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提出结束的人都没有资格再谈舍不得。

每一次同蓝忘机碰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物或情节,在无意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娓娓阐述一个事实:对于蓝忘机来说,过去的一切早已翻篇,只有他还在对那些旧事念念不忘。更讽刺的是——如若不是方才这个小小的细节,他此刻恐怕仍然沉湎在这微妙的和谐当中。

无声地深吸了一口气,魏无羡终于下定了决心。酝酿了一会儿,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缓缓开口道:“蓝湛,今天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多亏了有你帮忙,不然我今天估计要有大麻烦了……”

“我这里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了,要不你先回去忙你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观察着蓝忘机的反应。然而除了听到那句“谢谢”时,蓝忘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其余的时候都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般,保持着绝对的淡定,仿佛一尊能动的雕像。

开口说出违心的话本就不容易,他这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落进魏无羡眼里,让后者心里愈发没底,本就十分勉强的笑容变得更加僵硬。彼此沉默到最后,魏无羡很确信自己并没有把话说得太委婉,以至于甚至怀疑起了莫非是自己没拿捏准语气,把那句冠冕堂皇的“要是因为我耽误了你的工作,我会很过意不去的”,给表达成了酸溜溜的“让你那位知道了,会介意吧”。

因此,在蓝忘机将目光转过来的那一刻,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别开了眼,避开了同那人的眼神交流。


那道浅淡而专注的目光像是在魏无羡身上流转了许久,又像是只短暂地停留了一瞬。在他等到蓝忘机的回应之前,后者已经将他手里那只被捏得变了形的纸杯换成了一只削得干干净净的苹果。

魏无羡微微一怔,双唇轻启刚想说声谢谢,就被人平静地打断:“你不用跟我道谢。”

蓝忘机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开口的语气平淡却不容置喙:“我今天休息,在这陪你。”

说完这句后蓝忘机便没再出声,浅色的眼眸平静没流露出半点情绪。魏无羡太了解这人的性格,明白他有多固执,再坚持下去不仅没有意义,还显得自己太矫情,只好无声地应了。

他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五味杂陈,一只苹果竟硬生生让他给尝出了酸甜苦辣的滋味来。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魏无羡啃苹果的声音,环境太过静谧竟让人莫名地生出了些忐忑来。良久,直到魏无羡都开始考虑要不要装作困倦的样子再睡一觉了,蓝忘机却突然又开了口说了些什么,声线沉沉没有半点起伏。

“嗯?”魏无羡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先是从那略显冷淡的嗓音里觉察出了几分极力隐忍的情绪来,才反应慢了半拍地意识到他说的“特殊时期需多加留心”是什么意思。他生怕蓝忘机又要说教,还咬着苹果就急着含含糊糊地给自己辩解:“其实吧,我平时都有按时用抑制剂的。只是不知道这回是怎么回事……总之这次真是多……多亏了有你在啊蓝湛……”

他说着说着便不自觉地收了声,只因为面对着的那人突然蹙起了眉,露出了一个显然是有些不悦的表情。魏无羡想不明白自己又是哪儿说错话了,然而这困惑也没能持续太久,那只苹果还没啃完,就已经有人敲响了房门。

这日里魏无羡第一次在反射弧赛跑上赢过了蓝忘机,听着这声响飞快地抬起了头,朝着门口的方向道了声“请进”,生怕慢了又得在这氛围中多呆一秒。


得到应允推门而入的女医生冲两人笑了笑头,朝蓝忘机摆了摆手制止住了他要起身给自己让位的动作,拿起挂在床尾的记录瞟了一眼后才看向魏无羡,问道:“感觉好一些了吗?”

这女医生年纪不轻,鼻梁上架着一副板板正正的黑框眼镜,所幸面相看着还挺和善,才没让魏无羡生出了那种回到了高中时期躲在医务室里睡懒觉被教导主任逮了个正着的错觉。他点了点头,指指自己手背上的针头:“医生,我打完这个就可以出院了吗?”

“不行,你们家Alpha没告诉你吗。”女医生摇了摇头,面上的笑意淡了许多,“一会还得做个检查。”

“……”

魏无羡语塞了一阵,对着那张突然变得有些严肃的脸,莫名的有些战战兢兢。然而还没等他纠结过来到底该先纠正一下医生这显然是把他们俩当成了一对的称呼,还是先询问检查相关的内容,接下来的提问便又砸了他一头一脸。

医生眼镜早已滑到了鼻尖,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扫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是看着谁,问道:“什么时候建立的标记?有了小孩没?”说着她打开病历本,架在手臂上写了些什么,头也不抬道:“最近一次性丨生活是什么时候?”

TBC

————————————————

上一章计划是写到这里的,结果因为我太水了居然拆成了两章……

而又因为我太水了,这部分一章居然写不完……

精神昏迷了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瘠薄……

最近审美疲劳不想再看见abo带球跑了而且真的好无聊好想弃坑(。

最后,继续无奖诚征崽的名字……倾向单字

(因为我jio得这样没那么正式一个加戏的原创人物我并不想这么正式但是他必须有个称呼那啥应该懂我意思吧?)

总之再次跪谢orzzzzzz

评论 ( 103 )
热度 ( 926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