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半公开的秘密02

娱乐圈abo,带那啥跑,狗血三俗,非常ooc非常雷。真的很没意思,千万慎入。

不懂娱乐圈也不懂abo,写文靠瞎编。

又水又雷的过(劝)渡(退)章,尴尬到挠墙(。)

前篇 01

——————————————

02

“当然没事……能有什么事啊!”魏无羡原先正盯着电梯的按键出神,听到这问句才转头看向温宁,两眼微微瞪大,露出了一副颇有些迷茫的表情,像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会这样问。

“那,那就好。”温宁一愣,说话都磕巴了一下,似是为自己想太多了而感到有些窘迫,微微低下了头,放在身侧的双手也不由地握成了拳。

魏无羡没再说什么,只是在“叮咚”一声响起、电梯门打开之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放在心上,然后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摸到自家大门前打开了面前那扇门。

他刚迈进玄关,耳边瞬间便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一抬头,入目的便是充斥着鲜艳色彩的荧幕。电视上正播放着时下最流行的动画片,原先一大一小两个都缩在沙发里,一个专心致志地看着动画片,一个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开门声,皆猛地转过头看向了这边。

片刻后,小团子率先动作了起来,麻溜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两只小短胳膊扒着沙发的扶手,撅着屁股慢吞吞地爬了下来,然后一路歪歪扭扭跌跌撞撞地朝魏无羡小跑了过来,微微张开的双臂不知是为了保持平衡还是要抱抱,口里奶声奶气地喊着:“爹地!”

地板上铺了一张防止小团子摔倒之后被磕伤的厚毛毯,可那层柔软的长绒毛似乎也给他的行动增加了些许阻碍,好几次绊住了他的脚丫,险些将人绊倒。魏无羡赶紧往前几步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弯下腰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抬手在那张小脸上轻轻掐了一下,一边往沙发走去,一边问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他这话是对着怀里的小家伙说的,人却望向温情,并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温情将手机丢到一旁,将盘着的两条长腿抻直了,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道:“别看我——你儿子执意要等你回来呢。他现在没有你陪着就睡不着了。”

显然没料到自己会被这般需要的人眉尖抽了抽,无言以对。


然而温情似乎并非是在随口胡诌。

魏无羡刚回到家时,小家伙还精神得很,可等到温情姐弟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趴在自己腿上、抓着那个平日里最喜欢的抱枕睡着了。就连在魏无羡把他抱起来的时候,手里也还死死地揪着抱枕上的流苏不放。魏无羡用一手尝试着从他手里把流苏的穗子扯出来,却纹丝不动,最后只好连人带抱枕一起抱到了床上。

刚回来的时候,魏无羡最担心的是小团子调不来时差——可后来他发现这种担忧完全是多此一举,这么丁点大的小孩子,一天里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时差对他产生的影响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只是他们回来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对于小团子而言,这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缺少了亲近的人的陪伴,多少会有些焦躁。因而魏无羡并没有让他像先前那样睡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而是让出了自己床铺的另一半。

小团子睡得很熟,一手曲着搭在自己胸前,另一手还紧拽着抱枕的流苏置于身侧,整个胸膛都随着呼吸的频率微微起伏着。房里只亮着一盏小夜灯。魏无羡坐在床沿边上,借着这点暖融融的灯光低头盯着这张跟自己太过相像的小脸看了一会儿,生平不知道第几次发出了感叹——还真是,跟蓝湛,一点都不像。

如果……

如果蓝湛知道他的存在,他会喜欢这个不管是外貌、姿态,或是已经隐约表露出了些许的性格,都跟自己没有半点相像之处的小孩子吗。

然而,只是如同过去曾经有过的那样,这个念头不过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便化作了泡沫。又出于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或许是羞愧,又或许是心虚,他心头蓦地涌起了种种思绪,仿佛雪花纷至沓来。

半晌,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坚定又固执的答案。

没有如果。


这夜里魏无羡睡得并不怎么好,在后半夜里突然毫无征兆地醒了过来。意识回笼的最初,他只知自己浑身上下都滚着一层汗,像是在盛夏里冲了个滚烫的热水澡,这闷热而黏腻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怎么舒服。他挣扎着想要坐起,却是一阵天旋地转,什么也看不清——虽说屋内本就光线昏暗,却也不至于漆黑到这种无法视物的令人不安的地步,现下这状况只是源于他此刻的两眼发黑,于是只好又老实地躺了回去。

迷糊了一阵,反应慢了半拍的大脑开始缓缓运作起来,他这才意识过来自己正身处何处,终于打从那段在脑海里不断闪现的回忆中抽身而出,颇有些失神地接受了此刻自己正深陷其中的这张床,并非方才他在梦中同谁反复翻滚过的、最是熟悉的那一张。

躺着平复了一会,待到那阵令人头重脚轻到几欲干呕的不适过去之后,魏无羡才慢慢坐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想要打开床头的那盏灯,却在光着的脚踩上地上的毛毯、指尖触到开关的瞬间又收回了手。

他在黑暗中回过头,看那一团占据了这张床铺另一半的小小的凸起,发现小团子并没有被自己这一阵折腾弄醒,才安心了些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原先还打算起床去冲个澡,却又担心把小团子吵醒,于是只好作罢,转而从床头的小柜上抽了几张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身上的汗。

抛开脑内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后,他终于有功夫定下心神考虑自己现下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了——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思考。他能在空气中嗅到一点淡淡的香,也察觉到颈后那块脆弱的腺体隐隐有些酸胀,甚至于连身后的某处也……这种感觉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一切都是发情期即将到来的征兆。虽说这次似乎比先前还要更令人难受一些。

顿了顿,他摸着黑,小心翼翼地拉开床头小柜顶层的抽屉,从里头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哗啦啦地倒出两片药片,仰头闭着眼睛囫囵地咽了下去。

虽说他一直以来都是靠着抑制剂挨过的发情期,却是怕极了这玩意——由于身体的原因,市面上他能使用的抑制剂种类很少,医生推荐的最安全的那一款对他而言简直像是毒药,每次吃完之后连着三天都觉得自己舌尖上缠绕着一股诡异的苦涩——这种体会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坦然地接受。用温情的话说,每次看他迫不得已吞下那白色的药片时,总会莫名地感受到一股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悲壮……

不过——魏无羡伸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随后颇有些意外地发现,这次新换的这款抑制剂,似乎并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甚至尝起来还不赖——国内很少能找到他先前常用的那款抑制剂,于是只好换了一种,倒是没想到这款抑制剂竟然是水果口味的。

而且,它尝起来,好像是甜的。

……

折腾了大半宿,魏无羡又躺了好一会儿,这才感觉原先那股在体内汹涌的浪潮终于平息了下来。只是仍旧不怎么舒服,眼皮分明沉重得很,却总有丝缕意识不肯离开,让他难以安然地入睡。

大抵是先前那个梦境的延伸,有什么场景在他脑海里固执地不断放映,像是倒退的缱绻的胶卷。他先是看到了今晚温宁在电梯里问出那句话时忐忑的模样,才又想起了那道他伸手拉开车门时在头顶闪烁了一下的路灯光;再是于那耗尽了勇气的一瞥里贪婪收进眼底的侧脸轮廓、饭桌上从未交错半分的视线,然后是蓝忘机在推门而入之后微微愣怔的模样……最后回到高二那年的夏天,他在医院里度过的分化期,头顶的电扇转得飞快,吱呀作响。

彼时蓝忘机搬了张椅子,就坐在离床不远处的窗边,浑然不觉自己低着头看书的时候,就连低垂的眼睫都在发光。


就算一夜没睡好,魏无羡第二天还是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带着睡眼朦胧的小团子出门参加幼儿园组织的实地考察去了。

剧组那边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不久之后他就要正式投入工作,在这之前总要先把这小家伙安排好。虽然江厌离说了可以交由她来照顾,然而他终究是舍不得自家师姐受累,整天绕着两个小屁孩打转。更何况他跟金家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怕是赶不及收工之后再去接人……经过种种考量之后,虽说小团子年纪是小了些,魏无羡还是决定把他送进幼儿园。

学校是江厌离帮忙找的,辗转了几道人情才排上队办好了手续,各方面的条件都是最好的。然而这些魏无羡都不怎么在意,盲目地跟在负责介绍的老师身后跟了一上午,只觉得自己和这群光鲜亮丽的社会成功人士都像是小鸡仔一样,也不知道她的话究竟听进去了多少。

直到中午,参观才告一段落。因为下午小朋友们还有体验课要上,午饭和午休便一道在学校里解决了。跟那些解放之后便急匆匆赶去餐厅看自家孩子的家长不同,魏无羡在音乐室里又停留了一会儿,这才慢慢踱了过去。他只是站在餐厅外,隔着那层玻璃窗向内望去,看着小团子慢吞吞地把小勺塞进嘴里、晃悠悠地洒了将近一半的米饭,忍不住笑了起来。

午餐结束之后便是午休时间,这段时间家长是不允许留在校内的。听了这话,魏无羡瞬间便像是得了特赦一般,跟老师打了个招呼之后转身就走,行动之果决引来了一众家长的侧目。

他原先是打算就近找家咖啡馆坐上一中午,却被温情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给打乱了计划,挂了电话之后只好认命地去找她说的那个商场。


在自家小朋友的生活起居方面,温情倒是比他这个当人家长的要细心得多——大概也只有她会注意到小团子每天都要吃的维生素片快要见底了,然后费心地去找他最喜欢的、鲜少见到的那个口味究竟在哪里才可以买到。

因而,除了之后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在这件事上,魏无羡还是很感谢温情的。

……

待魏无羡把那装得满满的两大袋购物袋塞进车后座、再坐回到驾驶座上之后,他才从那阵恍惚当中回过了神来,深吸一口气后艰难地收回了些许意识,却是连抬起手指插上车钥匙都做不到。

他回来之后的这些天里,关于那人的意外,着实发生得也太频繁了,方才——就在他哼着歌、推着那辆堆满了各种儿童食品和儿童玩具的购物车,再一次遇上蓝忘机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个什么样的表情了。伪装出一副无事发生的坦然模样的力气早已在前两次偶遇中全然耗尽,若不是身后就是货架,他甚至怀疑自己也许会转过身掉头就跑。

周围人并不多,价格显然是阻隔人流的良好因素,蓝忘机甚至没有怎么掩饰自己。比起脸色青了又白的魏无羡,他虽然在某个瞬间也曾表现出一丝僵硬,可显然还是淡定得多。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他甚至朝着魏无羡所在的方向又走了两步,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出声道:“魏婴。”

……

简直了。就是当年他臭不要脸地对蓝忘机进行围追堵截的时候,也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啊!

魏无羡向后仰去倒在靠背上,心头涌起一股荒谬感,正要抬欲起一条手臂遮住眼睛,却发觉自己这手脚发软仿若脱力的症状,似乎并非由于心底的无力——而是实打实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何时起,自己已经被这来源于自身、在车厢狭小空间内爆发的馥郁酒香包围,呼出的气息亦是滚烫。

面对这种可控的事物时,他鲜少有这种狼狈的、束手就擒的模样。而此刻,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将昨夜里的遭遇再经历了一次,一切就显得愈发难捱。

最糟糕的是,这一次并非预告的征兆。


——他的发情期确确实实到来了。


TBC

——————————————

好久没有在最后比比了看在这是我人生中最长的一章更新的份上,让我比比吧!

我流发情期,命令它来他就得来(其实是受你叽影响)

真是一个又雷又尴尬的过渡章呢嘿嘿嘿,写的时候每五分钟撞一次墙,希望大家看在我这点自知之明的份上不要挂我(……)这一章崽出现得好像太频繁了水了好多字数导致你叽基本上全程掉线tag打得好心虚啊1551,而且还挖了好多除了我自己估计没有人能看得出来的十分沙雕的坑,我好介意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废话这么多!!!为什么还没有写完!!!它明明已经在我脑内完结了(鹦鹉落泪.jpg

这篇文其实就是来洒狗血搞笑的,我真情实感地建议大家趁早放弃,对你好对我好对大家都好。后面就是雷死人的狗血和套路了虽然我觉得大家一定早就看破了(ntm

最后,那啥。无奖诚征崽的名字……,总之提前跪谢老爷们orzzzzzz

啊……我好lay(。)果然废话比写文容易得多

评论 ( 69 )
热度 ( 952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