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夷陵老祖抽签总是输

一个原著向沙雕小段子。又名老祖耍赖日常。非常ooc()慎入orz

再没脸也要艾特梨劳斯!祝你生日快乐! @嫁人当嫁蓝忘机 

希望你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呀!mua!=3=


01

温苑在魏无羡胳膊底下,仰脸望向蓝忘机,道:“哥哥不在我们这里吃饭吗?”

蓝忘机看他一眼,伸出一手,缓缓摸了摸他的头。

温苑以为他要留,脸现喜色,小声道:“阿苑偷听到一个秘密,他们说,今天有很多好吃的……”

魏无羡道:“这个哥哥家里有饭吃,不留啦。”

……

魏无羡抱着被子,站在洞口前望着黑黝黝的洞穴、迎着入夜之后更显阴森的凉风犹豫了片刻,还是缓缓踱进了洞中。

他一改往日的脚下生风,这会儿一步步走得沉稳。他手上的被褥分明并不沉重,心下对这走了千百次的道路更是熟悉,却因着内心那点迟疑,行动得缓慢,连带着回荡在这寂静空旷的洞内的脚步声都显出了些许拖沓来,像是方才自己欲言又止时的吞吞吐吐。

他又慢慢地往内走了几步,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了一声金属器件相擦的轻响,眼前原是漆黑一片的洞穴瞬间便明亮了起来。定睛一看,只见蓝忘机站在白日里温情果断地一挥袖清扫出的那张石床边,被他执在手中的避尘出鞘了半寸,剑刃正散发着冰冷的淡蓝色光晕。那人那张向来无甚表情的面上仍是淡淡的,却莫名地让魏无羡琢磨出了些许忐忑来。

看蓝忘机不仅没有离开,甚至就站在自己前去翻找被褥前他就处在的那个位置上,连半步都没有挪动,魏无羡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却说不上是终于放松了点还是更紧张了。他十指收紧,掐进了怀里的那一团中,又往前迈了两步,微微侧身避开了朝自己伸过了手似欲接过那团被褥的蓝忘机,垂眸低声道了句:“我来吧。”然后径自走到那石床前,先燃了床头那支烧得只剩了半截的蜡烛,才又折了回来开始铺床。

他自己向来是随意惯了——更苦的日子又不是没经历过,常常倒腾那些宝贝物件到深更半夜,困了就随意扯过被子一裹一卷,往石床上一躺,蒙头便能一觉睡到大天亮。可他却不能让蓝忘机也像自己这般将就,因而格外仔细,连床褥边角微小的褶皱都小心地伸出手抚平了。

虽是背对着蓝忘机,可魏无羡却可以感受到身后那人的目光始终都在注视着自己,盯得他后背都僵硬起来。向来舌灿莲花的人反常地陷入了沉默,垂着头整理了半晌,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直起腰,转身看向蓝忘机,手上拍了拍那并不存在的灰尘,干笑了两声道:“乱葬岗上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供人留宿了,这里条件是艰苦了点,只能委屈含光君跟我在这洞里挤一晚了。还望含光君……别太嫌弃。”

他说是“挤”,其实这洞内开阔得很,夜里走在洞中甚至还能听见脚步的回响,两张石床间更是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整句话里大抵也就只有“条件艰苦”算是名副其实。

闻言,蓝忘机似乎蹙了蹙眉,表情在黯淡的烛光里看不太分明,只有低垂的眼睫投下的阴影清晰。他默然片刻,忽地开了口,缓慢而坚定地道:“不会。”

想来是没料到他会回复得这样认真,魏无羡顿了顿,心下忽然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嘴唇无声开合两下,半晌才艰难地开口道:“……还真没看出来,你对小孩子居然这么有耐心。”

 

今日他和温苑将蓝忘机送下乱葬岗后,照说彼此便该就此别过。可就在他转过身就要带着温苑折返回山上之时,那只蓝忘机给温苑买的草编蝴蝶再次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这次魏无羡倒是注意到了,只是行动不便,于是便让蓝忘机给抢了先,捡起那只蝴蝶塞进了温苑的手里。

小孩子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似乎都有种天然的想要亲近的欲望,大抵是这一小段插曲又勾起了温苑白日里的那些回忆,突然抽了抽鼻子,小小的一只手不仅抓住了那只蝴蝶,还拽住了蓝忘机的袖子,说什么也不肯让人走了,非得让他在这留宿一宿。

对于此事,魏无羡的反应倒是比蓝忘机这个当事人还大,甚至还不等蓝忘机说些什么,便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不行,绝对不行!”引得蓝忘机又侧首深深地看了他几眼,只是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情绪。

三人——实际上只是魏无羡和温苑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谁也说不动对方。倒是第一次见到温苑这副固执坚持的模样,魏无羡无声地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地把温苑往蓝忘机怀里一塞,扭头钻进了一旁的小树林里,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根细细的树枝。

他一手将温苑拽着蓝忘机袖子的小手扒了下来,执着那两根枯枝的手抬起,做出了一副摆明要抽他的手心的架势。看他这副模样,温苑“啊”了一声,手却被拉住了收不回来,惊慌之中只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然而,缩在蓝忘机怀里哆嗦了半天,他也没等到那想象之中枝条抽在掌心的疼痛。

温苑小心翼翼地抬起了眼。

魏无羡这人也是无聊,分明已经隐忍不住就要笑出声了,看见温苑悄悄掀开眼帘从那细细的一条缝里偷看自己,忍不住又要再逗逗他,于是清了清嗓子,很是严肃地又咳了两声。

温苑再一次紧紧地闭上了眼。

半晌,温苑忽然听见蓝忘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很是无奈地道了一句:“……魏婴。”

魏无羡终于绷不住了,发出了一串笑声。

……

“对不起啊蓝湛,我也没想到我的手气居然真的这么差,耽误你行程了。”沿着返回山上的路走了一会儿,魏无羡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把手里把玩着的那根短短的树枝往地上一扔,转身从蓝忘机手中接回了温苑。他朝蓝忘机靠近了些,发现温苑夹在两人中间似是有些碍事,于是像是搬货物似地把人换到了另一条胳膊底下,看着蓝忘机的眼睛,凑到了他耳边,压低了嗓音提出建议:“一会吃完了饭,我让婆婆早点哄阿苑睡觉,你就可以趁此机会走了。”

他态度十分诚恳,可惜这建议显然不会被蓝忘机采纳。反倒是让温苑听到了这话,在他胳膊底下扭了扭,抬起头望向他,手里抓着那根显然要长出一截的树枝,脸上写满了谴责。

蓝忘机轻轻摇了摇头,注视着他的眼睛,只道:“不可言而无信。”

02

冷风灌入洞中,吹得那一堆篝火跳动了几下,映在山洞石壁上的人影亦颤抖了两下。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都几月了怎么还这么冷啊!”

虽然就坐在火堆旁,可山洞内一群少年还是冻得直打哆嗦,默默地往同伴身边又挪了些许距离,试图抱团取暖,一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了此地的气候。

魏无羡正在山洞的另一侧休息,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听了一耳朵抱怨,忍不住戳了戳身旁正襟危坐的蓝忘机,笑道:“蓝湛,你们家的小朋友还是缺乏历练啊,这点苦都受不了。”

他们两人此次带的是一群刚满年纪的小辈,其中的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外出夜猎,确实是欠缺些在外野宿的经验。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微一颔首表示赞同,然后伸手替他拢紧了身上披着的白色外袍。

在这群小朋友面前按捺了一整晚,此刻见蓝忘机居然主动出了手,魏无羡身子登时一歪,整个人立刻就倒在了他身上。

 

舒服地枕着蓝忘机的腿眯了一会儿,魏无羡突然发觉耳边清静了许多,睁开眼睛转而望向山洞的另一边,这才发现方才那群挤在火堆旁叽叽喳喳的少年已经默默地分散开了,此刻一个个的正有条不紊地打点着自己的铺盖。

他打了个呵欠,眼中瞬间便涌上了眼泪,迷迷糊糊地问蓝忘机道:“蓝湛,是不是亥时到了。”

“嗯。”蓝忘机伸手拨开他面上的发丝,轻声答道,“你再睡一会。”

“你要去巡夜了?”魏无羡揉了揉眼睛,顿时精神了起来,“我跟你一起。”

两人站起身一齐向外走去,走到洞口时只觉周围的空气似是更冷了些。那两名今日值夜的小辈原先正在哆嗦着装点物件,听到脚步声传来便回身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突然猛地打了两个喷嚏。

“啧啧。”魏无羡眉头蹙起,两手负在身后,无奈道:“你们回去吧,今晚……我和含光君替你们巡夜。”

他们微微瞪大了眼,目光中瞬间流露出些许激动的欣喜,然而短暂的一瞬之后,两人相觑一眼,却是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不敢看向蓝忘机,只对着魏无羡道:“多谢前辈好意,可巡夜是弟子职责所在……”

魏无羡看看那两个虽然青涩却一脸严肃的小朋友,再看看身旁一言不发的蓝忘机,瞬间便露出了个“我就知道”的表情。他倒也不急着让蓝忘机发声,只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抽出两根方才从柴禾堆里捡来的细细的枯枝,伸到了两个小辈面前。

“来来来,抽一个。”魏无羡朝他们眨了眨眼睛,慢悠悠地道:“抽中长的那一方老老实实回去睡觉,抽中短的那一方出去巡夜,怎么样?”

03

夜渐渐深了,月光也愈发冷了。

蓝忘机抬起头,望向空中那一轮高悬的明月,装作没看见方才魏无羡抖落袖中那小半截树枝的小动作。

还是跟当年一样,他总是愿意配合这人演出这小小把戏的。


评论 ( 33 )
热度 ( 1291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