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半公开的秘密01

《收快递》的正文,决定写后续了所以搬运一下(ntm)

一个娱乐圈abo,带那啥跑,狗血三俗,非常ooc非常雷,后续很没意思,真的千万慎入…骂我请轻一点…看过的请当无事发生(。)

当作一个人品坑品测试,这篇写不完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尝试开坑了我发誓orz

不懂娱乐圈也不懂abo全靠我瞎编…有bug请温柔地指出(。)

改了标题>////<!

前篇指路:戳我

———————————————

你是最好那段债。


01

这个时间点,人已经走光了,整栋教学楼只有三楼的某间教室还顽强地亮着灯。伴着夏夜里低浅的虫鸣,灯光从窗户透出,映亮了一小片天色。

巡逻的保安路过时,只是往那个方向瞥了一眼,确认了是那间熟悉的教室后,便放弃了爬上楼去劝那还在自习的学生早点回家的想法,默默地又迈开了腿。

而彼时的教室里,魏无羡正一手托着腮,一手转着笔,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那人的背影。在催促仍在校内逗留的学生离校的那道铃声响起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蓝忘机后领与发尾之间露出的那片雪白皮肤呆愣了多久,慢吞吞地抬起了眼皮,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沉默的钟表——

三个小时又二十四分钟。

……约等于蓝忘机已经一整年没跟他说过话了。

然而的确是他做错了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这小古板开那种玩笑。

在这个认知令他无声叹息的瞬间,夏日的晚风裹挟着一股植物的清新气息从大敞着的窗户灌了进来。空气的流动分明应该带来一丝舒爽的清凉,却又因为所谓的粘滞阻力而生出了几分依依不舍,黏稠得好似附着在了裸露的皮肤上,让人心下更生烦闷。

他摊开在桌上一整晚没动的练习卷被风吹得刷刷翻过了两页,带动着压在纸张一角的橡皮打了个滚。脱出了束缚的瞬间,一张试卷倏地从桌面上被掀飞起来,在空中荡了片刻后,轻飘飘地滑进了他前桌的桌子底下。

刚要起身去捡试卷的魏无羡:“……”


蓝忘机显然不是那种无聊的、会让他为难的人,可固执起来也还是很难搞——分明已经拾起那张试卷回过了身,却还跟个锯嘴葫芦一般不愿作声,眼睫低垂着,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看他这副模样,向来被这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魏无羡也不乐意了,没由来地起了脾气打算跟他犟到底,没皮没脸的服软的话分明已到了嘴边了,临脱口时却又被无比刻意地吞了回去。半晌,他才缓慢地伸出了手去接那张蓝忘机帮忙捡起的试卷,漫不经心地拍了拍卷面上的灰,语气和缓却又疏离,故意冷淡地雪上加霜:“谢谢班长。”

果然如他所料,话音落地的瞬间,蓝忘机便抬眼看向了他。良久,他终于在魏无羡气鼓鼓的眼神里妥了协,轻轻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似地开口叫了他的名字:“魏婴。”

于是,一场莫名的拉锯无声地进行至此便戛然而止。


把教室的门窗都落了锁后,两人这才出了门,心照不宣地隔着一小段距离一前一后地走着,直到转进监控摄像拍不到的昏暗的楼梯转角才开始并肩而行。在掌心触到什么、微微一温,被人牵住手的瞬间,魏无羡这才后知后觉地懊恼起方才那段短暂的别扭来。

蓝忘机前段时间一直因为艺考的事情在外奔波,昨天才刚回到学校。那么久没见,自己先说错了话惹恼了他不说,还朝他发脾气,简直……不讲道理。

这条楼梯算不得太长,两人很快便下到了最后一级。魏无羡在即将再度迈入监控区的前一刻突然停下了脚步,轻轻拖住了蓝忘机的手,亦不让他再往前走了。后者侧过头来看他,略显淡漠的眼里漾着一层柔和的光,似是有些困惑,嘴唇微动了两下正要说些什么,就被他一把揽住了后颈,带着几分庆幸又几分复杂的情绪,小心翼翼地亲了上去。

周身被那股暌违日久的檀香气息包围着,魏无羡只觉得自己颈后的腺体都在忍不住突突跳动着,代替了脸颊在发烫。

就在他飘飘然仿若醉倒之时,脑内合乎时宜地跳出了那令人心尖颤动的一句——像是预言,又像是在宣布一个既定的事实——

“我一生的麻烦开始了。”

……

而此刻,这麻烦就抵在了他眼前。

事情发生的前一秒,他还在笑嘻嘻地调侃晓星尘,小师叔搞得这么神秘,一直遮遮掩掩地不肯告诉自己这部电影找的主演究竟是谁,莫不是找了个花瓶怕自己听了要撂挑子,后者还来不及回答,沉稳的雕花红木大门便在下一秒被人叩响得猝不及防。魏无羡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晓星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只说了句“是谁你马上就知道了”,然后迅速地起身拉开了门,熟络地对着门外的人道:“你终于来了。”

魏无羡好奇地探过头朝那边张望了两下,然而却在同来人对上视线后,心下一凉,再也笑不出来了。

  

过往之事有多温柔缱绻,同故人狭路相逢的这刻便有多窝心,果然是条亘古不变的真理。

捕捉到那人在瞳孔收缩的瞬间无意流露出的惊愕,魏无羡甚至恍惚了一阵,回过神之后竟有些无厘头地感叹起来——现下感到如芒在背的竟不只他一人。

倒不是什么扯淡的在标记过的AO之间存在着的心灵感应让他感受到了对方的内心波动——这场景,恐怕连个傻子都能看出些不对劲来,更何况是正身处漩涡中心的当事人。分明,当下该感到无法自处的不是蓝忘机,可这并非独一份的窘迫却还是让魏无羡又找回了些许妥帖,轻咳了两声,迅速压下了心头的惊涛骇浪。

晓星尘闻声回过头,目光在这颇有些异常的两人之间游走了一遭,隐隐地察觉到了什么,却不明白这诡异的气氛由何而生,只好先招呼蓝忘机进了房间。

像是浅薄的冰霜在春日的阳光底下消融,蓝忘机周身的僵硬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很快便恢复了那副不动声色的冷淡模样,点了点头,反手轻轻带上了门,随晓星尘一道走了进来。

从这张脸映入眼帘的那一刻起,魏无羡便直觉头皮发麻,难得地手足无措起来,现下心脏更是随着这人的步子一下下地跳得剧烈。他明显感觉到自己面上一直扬着的笑容将要挂不住了,却还是在晓星尘看过来时硬着头皮开了口,语气亲热得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叙旧一般道:“哟,蓝湛?”

看着那张同记忆里没有半点出入的笑脸,蓝忘机似是顿了顿,片刻后才低声应了一句:

“魏婴。”


这顿饭魏无羡吃得那叫一个不自在,眼神都不知道该望向哪里,只好一直虚浮地飘着。先前那段小小的插曲虽然被沉默地揭过了,然而这氛围却也不适合再继续刚才魏无羡同晓星尘聊得火热的话题了,一时之间房间里竟然安静了下来。直到晓星尘叫来服务员上了菜,才又重新挑起了话题,三人——或者说是魏无羡和晓星尘,这才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蓝忘机他们家向来信奉食不言的规矩,偶尔“嗯”一声,便已经是在作答了。

用餐过半的时候,魏无羡突然感觉到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动作瞬间滞住。他思忖了半天,好不容易克服了心底那点忐忑,抬起了头去看坐在对面的蓝忘机,然而落入眼中却是那张堪称完美的侧脸——后者正认真地听着晓星尘说话,时不时点点头,以作回应。

魏无羡怔了怔,飞速别开了眼,慢了半拍才从那仿佛有什么落了空的感觉里脱出了身来,在心底自嘲道自己可真是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没在看你。事前做过的再良好的心理建设此时也无法阻止这一刻的失落,哪怕他心里清楚,这才是他们如今应有的相处模式。

毕竟那天在机场,他不是没有见到过……

虽然在决定回来之时魏无羡就预想过,这圈子就这么大,他和蓝忘机终归是会再见到的。却着实没料到,想见的人会出现得这样突然——只是不知,在机场擦身而过的戏剧一般的缘分和蓝忘机已经有了新伴侣的事实,哪一个更值得感叹。

他确实没指望还能跟蓝忘机再续前缘,却也不愿逼迫自己忘掉这个人——若是对方尚未有所进展,就让他这么悄悄地惦念着,又有何不可。倒是这阔别四年之后这令人啼笑皆非的重逢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以至于后来他甚至不敢多看那人一眼,便几近仓促地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右手的两指不知何时掐住了餐巾的一角,直至在柔软的布料上留下了两枚浅浅的月牙,才恍然回过神来,几乎要被自己的失态惊出一身冷汗。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有许多情绪的人,可碰上蓝忘机时,却总是会忍不住多想。

好在后来,温宁的电话适时地打了进来,及时给他解了围。


看着魏无羡匆忙离开的背影,晓星尘似是颇有些感慨,偏过头对蓝忘机道:“无羡是真的变了许多呢。”

这话里表意不明,可蓝忘机眼睫轻轻颤了颤,这晚第一次坦然地将视线投向对面,望着那个空了的座位,仍是轻声道了一句:“嗯。”

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晓星尘突然对他笑了笑,道:“你说,等你也成了家有了小孩之后,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937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