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恋爱这件小事1.0

突然的摸鱼…一个傻白不甜的校园pa…是真的十分沙雕…
本意是写一个刚开始恋爱的青涩的故事…但是因为我最近脑洞十分匮乏so失败了,没有任何剧情非常老套比白开水还要平淡…
这篇是羡视角可能会有一个2.0的叽视角()
其实是给啃劳斯的生贺…但是因为写得太烂所以假装无事发生()使用一下意念艾特大法…总之!祝wuli啃女神生日快乐!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祝早日写完论文!爱您!我永远是您的肯德基!(´つヮ⊂)


01
恋爱使人变傻。
前一秒还捧着手机,结果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抓起课本就往实验室外跑的魏无羡终于信了这个邪,并在心里暗自唾弃了一秒。
他从后门溜进教室的时候,上课铃正好打响,路过后排时睡得跟死尸一般的众人把头从胳膊里抬起的动作整齐划一而又突然,让他没忍住又扭过头看了一眼,搭配着一群人额头上被压出的红痕,画面看着有些搞笑。
教室里的座位分布同其他的课堂一样,好好学生们按着各自的喜好东一个西一个挑了位置,前几排坐得稀稀拉拉的;后排就算人挤人人挨人塞得爆满,也没谁主动点去填教室中间的空位。
眼看着讲台上的导师目光一转落到了自己身上,魏无羡赶紧挤到了那个坐得格外端正的人身旁,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问道:“请问这里有人吗?”
还不等人回答,他就自顾自地把书放在了桌上,坐下的时候又故意拿手肘撞了一下人家搭在桌上的手臂,“同学,能借我一支笔吗?”
虽然有些突然,可蓝忘机很快就想明白了五分钟前在电话里说着要赶去上课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里,只是一下子还有些搞不清楚,他这装作陌生的样子,究竟是图好玩的一时兴起,还是为了避嫌。
不过也不需要多么刻意地配合魏无羡表演,他这副模样就已经足够淡漠了。他深深地看了魏无羡一眼,然后取下了一支在课本封面上的笔,捏着笔杆的尾部递了过去。
分明是完全可以避免接触的,可因为某人的刻意,接过笔的时候,两人的指尖还是碰了一下,很轻很轻,像是蜻蜓的尾尖落在了水面上,漾起涟漪后又迅速扑扇起了翅膀飞走。
始作俑者朝他眨了眨眼,嘴角带着浅浅的笑,轻声道了句“谢谢”。

虽说两人认识也有十多年了,从小就在一块长大,可魏无羡年纪比蓝忘机稍大一些,比他早了一年上学,因此除去高中的时候一起上竞赛培训,这么正儿八经地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一起听课倒还是头一回。
这门课是本科生的专业课,魏无羡在一年前就上过了,此时再听一次多少有些心不在焉,总是忍不住拿眼角余光去瞥身边那人,却见蓝忘机坐得板板正正的目不斜视、就算课程内容对他来说再怎么简单也听得无比认真,心下忍不住啧了一声,生出了些许逗弄人的心思来。
想着怎么样都比身为助教却在开学的第一节课上就坐在自己导师眼皮底下打瞌睡强,魏无羡一边在心里忏悔,一边毫无悔过之意、毫不犹豫地向蓝忘机伸出了罪恶的魔爪。
他一手撑着下巴,面上是一副十分专注的神情,另一手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搭上了身旁的蓝忘机的大腿,五指在他腿上弹琴似地滴滴嗒嗒点得欢快。
起初,认真听着课的蓝忘机似是并未察觉一般,连眼神都没匀给他半分,仍埋头在课本上专心地做着笔记,字迹是一如既往的工整。魏无羡十分沉得住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黑板上的晶格图,甚至还随着讲课的进度有模有样地附和了两下台上的老师,果不其然还过没多久,就有另一只手伸了过来。
被人轻轻覆住手背的瞬间,魏无羡简直就要克制不住嘴角上扬的趋势了,却也还是十分艰难地拿出了最后一点自制力,维持着不动声色的模样。他藏在桌下的手微微一翻,就着这个被人笼着的有些别扭的姿势,拿指尖在蓝忘机掌心里一笔一划慢吞吞地写起了什么。像是担心蓝忘机不明白自己在写些什么,魏无羡还在句尾加上了标点符号,供他根据语气猜测,自认为这一举动简直十分贴心。
也不知究竟有没有这个必要,反正蓝忘机足够了解他。在一连解读了好几个没什么营养的句子后,蓝忘机终于在他那“看看我嘛”的请求下微微偏过了头,看向他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些无奈,却又十分柔和。这一眼看得魏无羡终于老实了起来,乖巧地将五指嵌进了他的指缝,主动给自己那不安分的手落了锁。
02
下课的时候魏无羡被导师叫住了跟着上了一趟办公室,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食堂的午饭高峰期。都这个点了。他看一眼手机,估摸着教室里人早就走空了,大大咧咧地就扭开了门要招呼蓝忘机跟他去校外吃饭,哪晓得门开之后话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就先受到了众人的目光洗礼——看过来的除了蓝忘机,还有围在他身边的七八个人——其中竟然有五六个女生,大概是物理系一半的女生都在这了。
经历了一阵短暂的愣怔之后,魏无羡的手还握在门把上,却先冲他们笑了笑,道:“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呢,都不去吃饭的吗?”
似乎是觉得这个年轻的助教要平易近人得多,那几个还没排上队提问的转而又涌向了魏无羡,七嘴八舌地问起了今天在课上没怎么听懂的问题,“学长学长”的叫得可欢。魏无羡耐心地讲起了知识点,拿粉笔在黑板上把公式又仔细推导了一遍,把人全都给吸引了过来。而当所有人都在埋头奋笔疾书的时候,魏无羡一转视线,这才发现蓝忘机竟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教室的一角,身边还坐着个看起来莫名眼熟的女生,后者正拿着笔在翻开了过半的课本上指点,目光在课本和蓝忘机之间游离,看样子是在同他讨论后面的内容。
魏无羡转过身去,抬手刚要继续在黑板上写上推导结果,就听到“嗒”的一声,粉笔断掉了半截,在他眼前划出一道白线。
他大概是想起来这个女生究竟是哪里面熟了。

魏无羡捧住了刚上桌的面碗暖手,隔着腾起的热气去看对面的蓝忘机,这才在心底后知后觉地回答起了那时温情问他的问题。
当时他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拨通了温情的电话,并向她宣布自己终于正式脱离单身行列这一个自以为非常重磅的消息,结果彼时正窝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的温情却回应得略显漫不经心:“哦……难道对你们来说,现在跟之前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
魏无羡低下头,在心底忿忿道,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咬断了面条,活像是跟它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对蓝湛来说有没有区别他不知道,可他明显感觉自己简直傻得都要冒泡了……虽说不用想也知道,像蓝忘机这样各方面都优秀的人,肯定会有不少人喜欢,没被表白和情书淹没并不是仰慕者们多矜持,不过是碍于这人冷冰冰的模样和气场,不敢贸然接近罢了。所以起初温情把那个格外胆大的女生指给他看的时候,他还特别心大地哈哈笑了两声,甚至跟温情称赞了两句这小姑娘真是勇气可嘉……总之就完全没当回事。然而时至今日,他终于亲眼见到了人家“迎难而上”,哪怕是用这样迂回的方式,他心里还是有点……好吧,是非常的不舒服,总算是理解了当时温情为何会向他投来那种“没救了”的眼神了……
唉。
他放下筷子,难得地露出了一点郁闷的表情,轻轻叹了一口气。

大概是TBC…吧

评论 ( 35 )
热度 ( 380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