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没什么质量的长评to辰予

我暴哭😭😭😭我爱梨劳斯!

这条我要转出来!!!(´つヮ⊂)

梨佩斯:





 @醒醒啊再不写论文你真的要凉了 先表白一波可爱的辰劳斯,辰劳斯我喜欢你——!!




本来昨天我想去辰劳斯主页找一找有没有什么夸辰劳斯的话可以参考一下,免得我你看的都是差不多的赞扬话就尴尬了,搞得好像商业互吹似的那多不好(请关爱词穷老年人)结果翻了一圈发现辰劳斯好像没有转有单独的长评!?岂可修!然后弄了个能见人的网页版,情书肯定还是会有的!我另外写了张只给辰劳斯看的,这网页版是写出来告诉大伙们——辰劳斯的文炒鸡棒的啊!怎么可以不认真读!?


实体书看的感触果然还是比网页版的多得多,所以我这里废话会比私给你的更多【ntm


 




上一年的12月,我俩说了第一句话,而收到本子的三个月以来我一直想不到怎么动手写这篇评,想不到怎么开头好,纠结了很久,还是直接来了。〒▽〒




认识不大久,一直没有和辰劳斯聊太多,也一直都是礼尚往来的状态,客套话说多了我都有点不大好意思,而且我这人特别怂,不大敢去勾搭,说什么都感觉像是在阿谀奉承。不过我今儿听某劳斯嗦辰劳斯是个特别可爱的人,收到长评肯定开心死,让我放开着写就是了,虽然我先前看完本子以后老感觉自己水平不够,写出来的评没法子见人,就一直没敢动手写了(超怂),但是辰劳斯既然抽到我了,当然不能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写的,总感觉好像白嫖一样,那可不成!不过拖了那么久真的抱歉嗷!!我是真没想到自己的拖延症可以这么严重,一拖就是三个月,我去自觉面壁……刚回宿舍的路上我认真想了很久,自己这么拖下去也不大好,过了那么久了我的写作水平也还是那样,不如就直接想到什么写什么好了,总比一直拖着好【土下座


劳斯你信我!绝壁不是尬吹!哪有人尬吹吹成我这样的!、


 


 


以上,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话求别揍(抱头跑走)


 




其实总的来说,《年岁》里的每一篇文的剧情都不多,篇幅也都不长,可在这每一篇里对于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描写却都很贴切,在这每一篇不同的梗里,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所有言行举止好像都是他们会在那个情况下说出来、做出来的一样。


 




嗯,我还是一篇篇来吧,我不大会写长评,就只能一段段边看着边写自己的感受啦。【捂脸





  1. 自难忘



魏无羡身死后沦为天下人饭桌上的笑话,嘲弄他的话语比比皆是,而这些话语在这篇里却全然入了他的耳内。“不太好看的面色”,“手无声地攥紧成了拳状,正暗暗地发着力,修长的手指一半都被裹在了掌心里,手背的青筋微微突起,指节亦隐隐发着白。是一副极力隐忍的样子。”明明就连失忆了的魏无羡自己听了那些流言蜚语都不禁觉得那些人所说的“夷陵老祖”丧尽天良,可蓝忘机却始终相信着魏无羡所做的一切都有他自己的理由,即便他不知道魏无羡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是为何人,为何事,他都选择相信这个在他心里永远都是年少时那般风姿飒爽的人,最戳心的当然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即便魏无羡做的事是错的,蓝忘机都愿意与之一同承担一切的责任,护他周全。


“蓝湛答道,用手支着身子坐了起来。背上的伤尚未养好,令他每一次抬手都多了几分艰难,却也还是撑着轻抚过那瘦弱的背脊,抚慰那人不安的心神。”


“他小心地替那人掖好了被角后,正欲躺下继续休息,却发现方才频频抬手的动作牵扯到了那些伤口,此刻背上是一阵皮肉撕裂的痛。”


“他低下头,就着从窗外透进来的点点微光去看身侧那人的睡颜。”


不过几句细节,却表现了蓝忘机在对待魏无羡的时候那份独属于他的温柔。他不善用言语表达,只会用行动去告诉自己心心念着的人:别怕,我在。


这样的细微温柔远比千万句情话更入人心,这也无疑是安抚魏无羡的良药,可又何尝不是蓝忘机自己的救命解药呢,若是魏无羡身死了,便如原著一般,含光君依旧是逢乱必出的含光君,可蓝忘机却不是完整的蓝忘机了。


他魂里命里注定与这人绑定在了一块,而在《自难忘》中的魏无羡并没有身死,不过是失忆了,这对蓝忘机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毕竟只要人还活着,他就能用尽自己的全部去护着他不被人伤害,也能一直看着他不去伤害别人。


回忆杀部分对蓝忘机的各个反应都非常的细微,失控得恰到好处。


“所以当他听到那幽幽的笛声时,他也以为,是自己魔怔了。可还是不顾一切地向着声音的源头奔了过去。”向来谨慎的含光君,在寻找那人的一魂一魄无果后,竟因阵阵不知是谁吹响的笛声而不管不顾,即便是他以为自己魔怔了,幻听了,也忍不住去看一眼,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几率,关于魏无羡的一切他都不愿放弃,他甚至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危,只为确认那是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不过只字片语,却可见其情深。


“任是被奏得支离破碎,那曲调他亦是绝不会认错的。”从这里开始,一直到蓝忘机问出一句“你是谁”,给我的感觉真的像一段电影情节一样,仿佛真的能清晰地看到蓝忘机慌张失措、失而复得却又隐忍着的狂喜,还带着些欲哭无泪的模样。


“仿佛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像是咬碎了一口银牙。”看到这里,可能是我想得有点多,从回忆杀开始直到这部分,我觉得蓝忘机绝望的情绪都集中在这句话里了。寻找了几天几夜无果,被绝望压得快喘不过气儿来的时候,却突如其来给他一点希望,怕眼前所见到的是个假象,怕只是他的梦境,怕一触碰便成为泡影。【心疼叽QAQ


“‘阿婴……是我?’魏婴话出口都带几分犹豫。却被那人毫不犹豫地拥进了怀里。


‘是你……’那人又低又颤着的声音在魏婴耳边响起,给人一种他马上就要流泪的感觉。魏婴下意识抬起了手,欲回抱他,岂料那双臂却猛地收得更紧了,搂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是你。’”


这一段是整篇里面最戳我的,反复看了好几遍以后脑子里只剩一句话:蓝忘机怕是真的爱惨魏无羡了。


他愿用一生护他平安,愿陪他看遍万千景象,愿随他四处流浪,愿给他一切自己所拥有的。


只要魏无羡想要,只要他蓝忘机有。


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人得有多爱他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和情绪。


突然想起了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你可以选择爱他,或是不爱他,可他只能选择爱你,或是更爱你。


 


幸好结局是好的,在这篇里他们拥有的时间还很多,魏无羡最终定能发现蓝忘机的好,或者说他早已发现了,毕竟只看“他想,蓝湛的记忆是可靠的”和“他默默地往蓝湛那边靠近了一些,没过多久后就又睡了过去”这两句便足以说明他对蓝忘机的信任和依赖早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而他最终也定会喜欢上蓝忘机,正如蓝忘机在见他第一眼便从此入了红尘一般。


灵魂伴侣,也不过这篇里的两人如此罢。


 






2.《水中月》


“换做是往常,平民百姓的东西他是万万不会接受的。可今日不知怎的,看着那两只坛子,家训有言禁酒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大抵是这酒里,融着曾相识的过往。


‘蓝湛蓝湛!这酒是给我的吧!’魏无羡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扑向那两坛子酒,眼都直了,像是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嗯。’蓝忘机看着桌边翘着脚没个坐相的人,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给你的。’


魏无羡抬眼看他,一手支腮,唇边噙着熟悉的笑意,眉眼之间尽是风流。


‘蓝湛蓝湛,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蓝忘机一怔,正欲开口答话,忽而一阵夜风吹了进来,扬起他身后散落的青丝。待他抬手拨开面上遮住视线的几缕发,再定睛一看,方才笑吟吟的青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镜中花,水中月,望之而不可及。就像那已故之人,永远地活在了蓝忘机的记忆里,也带走了蓝忘机的所有心绪,消失在已逝的七年里。


 






3.点绛唇


这篇就不多说什么啦,吃醋叽,可爱,委屈得用脚碾石头泄愤的吃醋叽,世界第一可爱!!


 






4.故人来


“彼时还是个奶团子的蓝湛真真是傻了眼,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夺回抹额,却忽略了两人之间的差距——那男子一站起身,他才将将及人半腰处,只是徒劳地空挥了挥手,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扑进了人怀里。


蓝湛涨红了脸,还要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站稳之后一双小手攥成了拳,朝那人道:‘快把抹额还给我!’


‘你怎生得如此无赖。’他笑眯眯地倒打一耙:‘这可是你自己送给我的,哪还有要回去的理?’


‘胡说!我何曾有将抹额赠予过你?’


‘上辈子就给啦——’那人拿那条柔软的抹额在自己指尖缠绕几圈,拇指摩挲着上面精致的卷云纹,答得不假思索,‘记不得也不能怪你。’”


前世良缘未尽,今生有幸再逢。这篇虽没有太多太长的情节,但幼年的蓝忘机视角着实有点新鲜,与长大后古板端方的含光君相比,幼年的蓝湛倒是被写得可爱却不过分。这种方式脑补解释原著中蓝忘机在少年时便对魏无羡产生的情感也很是有趣。


5.花间意


PS:抓到了一只错字“春聊”→“春柳”


“‘无聊’是吧,我就知道你要说无聊。”


“是我!会做这种无聊事的,当然是我。”


“魏无羡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这三句其实就足以看出“抛花者”并非无意了。不过长久以来的误解,一个迟钝而不知自己的心意,另一个则沉沦已久不敢提及半分,生生错过一世,实是可惜至极。


“此情此意,倒也无需解了。”这句满是自嘲的话的意味戳得忒到位。


“是一朵开得正盛的粉色芍药——在这时节里,倒也算稀罕物了。”这部分我想了一下,倒也应证了蓝忘机在原著里说过的那句无心话“你从来不记得这些”,不过这部分应该也有魏无羡对自己非常不自信的意味吧?噗,可能是我想多了,总感觉在这里,魏无羡明里暗里都表示着自己吃醋,但是却又特别不自信,和蓝忘机在一起后,蓝忘机对他的好估计可以成千万倍地无限扩大,在这种认知下他怕是会想着,蓝忘机这么好的一个人,那么多人心悦于他,他是天下人的含光君,可在看到那朵不知是何人送的芍药时,怕是连“虽然他是天下人的含光君,但他更是魏无羡的蓝忘机”一句理所当然的话也不敢说出来。


这种小学鸡谈恋爱般的心思和吃点小醋的表现放在魏无羡身上真的太可爱啦。


 






6.一梦遥


其实看到标题的时候我是真没想到这等日出看日出竟然还真的只是一场梦。在蓝忘机的梦里,魏无羡还是那副风流模样,却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这么一看下来,在看到魏无羡说的那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的时候莫名想笑,想到原著里,魏无羡其实一直都待蓝忘机和别人不一样,只是他自己一直不明白这是种怎样的感情,在《一梦遥》里倒是说出来了一点:对着自己喜欢的人阿,就是发现了什么有趣儿、新鲜的东西,都想第一时间和他分享。


可能魏无羡不过是顺便邀请蓝忘机,但是若是细想一下,魏无羡若邀请的是别的人,定不会像文中那般“用眼角余光偷偷瞥了蓝忘机一眼,捏着陈情的指节忽然一紧,难得地没有在一旁动嘴说个不停”的小心翼翼。兴许是美人作伴,亦或是月色太美,可这都无法掩盖一点——他在乎蓝忘机的看法和想法,可再细想一下,他倒是从从前开始便只对蓝忘机一个人分外的注意,特殊。


所以后来蓝忘机的一句“甚美”让他“心尖都颤了一颤”,也应证了确是如此。


 


最后一段搞事情搞得挺好的,40米大刀猝不及防地捅过来,辰劳斯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7.玉人歌+外篇


少年的纯情爱恋着实让人觉着心动,那种小心翼翼的观察,还有故意引起心悦之人注意的撩拨和捉弄,都是他们错过的美好。


如今一篇《玉人歌》却是圆了他们这一美梦。魏无羡喜欢上了蓝忘机,便是免去后来那些灾祸的救命稻草。原著中若像如此,便定然再无“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一说,取而代之的是“此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佳话。


 


这一整本《年岁》一点点小甜小虐地看下来,虽算不上一席盛宴,但却更像一桌家常便饭,温馨而美好,真的非常满足。


我词穷,夸的话不知道怎样花里胡哨地说一大堆,所以只能写到这儿啦,虽然写得不大长,但是至少是尊重辰劳斯的劳动成果,一字一句认真地看下来再评的,感谢劳斯赠的无料,能收到真的肥肠荣幸!


就酱啦!祝劳斯论文能早日写完!


 




2018.3.25



评论
热度 ( 40 )
  1.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无名垃圾 转载了此文字
    我暴哭😭😭😭我爱梨劳斯!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