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蓝景仪今天收快递了吗

*一个娱乐圈abo狗血脑洞的先行番外,有崽自行避雷,正文不知道会不会有,总之先撸了再说。

*不懂娱乐圈,写文靠瞎编。

*人物是秀秀的,ooc和雷是我的。


看着亮起的屏幕上那一串没有备注却异常熟悉的号码,蓝景仪挑了挑眉,转头四处张望了一会,思忖片刻,走到远离片场的一角接通了电话,还不等另一端的人说些什么,嘴里已经无比流畅地吐出了一串:“你好我是蓝景仪那啥快递是吧我现在不在公司您帮我放在前台就好麻烦你啦谢谢再见!”

“……”

等他挂了电话收了手机回来时,这一条刚好拍完。听到魏无羡喊了“cut”,蓝思追和另一位主演的助理赶紧抱着外套一溜小跑了过去。

蓝忘机穿好外套之后没急着回到车上歇一会,而是径自走向了魏无羡,把蓝思追刚才递给他的暖宝宝塞进了魏无羡手里,垂着眼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远远的,只见魏无羡的嘴角弯了弯,抬起手有点调皮地在他外套帽子上那圈绒毛上拨了拨。

看着这一幕,蓝景仪莫名地感到有点欣慰。

追星追得如此低调又如此成功的,除了他们家老板,大概也没谁了。


放眼整个娱乐圈,魏无羡这人,应当算得上是个传奇了。他在大学里学的是影视编导,最后却以演员的身份误打误地出了道,演了一部电影,还配合作品发了支单曲,随后便在云梦影业的支持下平步青云。然而就在自己红得就连街头上挂着鼻涕的小屁孩都流行在头顶剔出一个wifi形状时,他却选择了急流勇退,同云梦解约,宣布暂停一切演艺活动,只剩下一群粉丝呼天抢地涕泗横流,在四年没有偶像半点消息的日子里抱着曾经的录像叹息。

四年时间,足够人走茶凉好几轮了。跟他同期出道的小鲜肉们,除了蓝忘机,只有少数有点后台的还顽强地留在镁光灯下。而平凡的大多数,或是从主角演成了配角,或是在默默无闻的日子里开始在微博上卖面膜,或是彻底离开了大众的视线……只有魏无羡,在他以导演的身份重新回到了这个圈子时,还是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合作的是蓝忘机这种等级的演员,沉寂了几年的后援会又火速壮大起来,就连周边都又出了好几波——群众给予的反响之热烈,如同这其中从未有过断层的空白。

而蓝忘机,亦是魏无羡的狂热粉丝中隐藏得很深的一员。

这是蓝景仪无意中发现的。

==

全公司都知道,蓝景仪有多么热爱网购。在前台代签的那一堆快递里,十个里有九个都写着他的名字。

公司的女同事们曾无数次用期待的眼光打量着他怀里的快递盒子,好奇而又兴奋地问道:“你买的是什么呀?吃的还是用的?跟我们也安利一下呗。”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追问而不得答案,只得到了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之后,大家私底下交头接耳讨论了一次,仿佛得到了一个人人都赞成的答案。从那之后,再看到他抱着快递盒子,面上都会露出一副秒懂的表情,熟悉一些的甚至会拍拍他的肩膀,姿态如同知心姐姐,平和道:“又网购啦?”

蓝景仪:……为什么我感觉不太对?

同事A神秘一笑:“不就是……那种东西嘛!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同事B了然一笑:“我们家那口子没结婚前也买过……没事,你们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同事C和善一笑:“景仪呀,姐姐认识几个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你看周末的时候要不要……”

蓝景仪:等等,你们好像误会了什么……

  

最后还是一个火眼金睛的实习生挽回了他一点尊严。

“呀,又有这么多快递呀?去16楼是吧?”女同事看了眼蓝景仪抱着的快递盒,笑着撩了撩耳边的头发,非常好心地替他正了正那一沓摇摇欲坠的盒子,然后按下了电梯的开关。

蓝景仪下巴抵着快递盒,哈哈哈干笑道:“是啊是啊,谢谢姐姐……”

他话音还未落,突然就横出了一只手,抽走了最顶端的那个快递盒。

“啊!景仪学长,你也喜欢魏无羡吗!”

突然被冠上了粉籍的蓝景仪颇为不解地转过了头,发现刚才发话的那个女孩子正死死地盯着他怀里的快递,两只眼简直要冒出金光了。

她指着快递盒上印着的形状可爱的wifi标志,讶然道:“哇,你居然买了这么多周边。”

破案的瞬间蓝景仪竟然有些恍惚,脑内却已经飞速地连接起了前因后果,一时间领悟得透彻,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口中几欲发出一声惊呼——但是作为蓝忘机的助理,职业本能竟然抑制住了他,让他做到了表现出十分的平静和不动声色——以至于后来每一回想到那一幕,他都要为自己的反应之神速点一个赞,并将其列为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光辉的时刻之一。

“对啊!”他猛地一阵点头,无不诚恳又深情地道:“我!可喜欢魏无羡了!”

==

魏无羡站在门外,看着蓝忘机怀里抱着的那个跟自己长得神似的小朋友,垂着眼,面上的表情难得的有点严肃:“我们要回家了,现在你应该说什么呀?”

小朋友脸上堆满了不情愿,一张嘴撅得老高,紧紧地搂着蓝忘机的脖子,很有种决不屈服的味道。

双方僵持了半晌,最后还是蓝忘机先采取了行动,低头在小不点耳边说了句什么。大抵他的话还是很有效果的,小不点看起来放松了许多,犹豫了一会,抬手捧住了他的脸,然后响亮地“吧唧”了一口,小声地道了一句:“爸爸再见。”面上那副小模样看起来真是委屈得不行。

……

目睹了这温馨感人的一幕后,蓝景仪如遭五雷轰顶一般呆在了原地,半晌,才将怀里抱着的快递盒子放在花坛边上,用哆嗦的双手掏出了手机,拨了谁的号码。

电话接通的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已经飘到了另一个次元。

“思追啊……”他蹲下了身,呆滞道:“我好像不应该这时候过来送快递的……”


评论 ( 49 )
热度 ( 1157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