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摸鱼。没带脑子。

等填坑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所以先把《漩涡》里几个很想写的场景摸一下,爽了再说…

==
魏无羡醒了半天,人却还捂在被子里,只把胳膊露了出来,伸了个懒腰。阳光从两块窗帘之间的缝隙漏了进来,洒在浅蓝的被面上,温暖好似海面上的波光粼粼。
蓝忘机在他身旁坐了挺久,看他没有半点要起身的意思,有些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手中的书,低声道:“该起床了。”
“我起不来。”他用被子遮住了半张脸,笑声听起来有点闷,“腰好酸。”
“……”
“啧,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情我愿的事情……”看那人垂下了眼睫,魏无羡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身子倾了过去,枕在他腿上,一只手从他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暧昧地抚上了他的腰线,“还是说,你昨晚其实……”
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了一般,蓝忘机一把抓住了那只不安份的手,一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
床面猛地弹了两下。
蓝忘机低下头,嘴唇贴上了他颈间那枚鲜艳的吻痕。

==
夜里天台上风有点大。魏无羡眼角余光一瞥,看见蓝忘机就站在哪儿,立得笔直,芝兰玉树,于是走过去帮他把外套给裹紧了,然后两手插进了他的口袋里,不拿出来了。看蓝忘机没有半点要阻止,反而是任他由着性子来的样子,魏无羡倒是越发得意,身子一歪,整个人都靠在了他身上。
……
在刺耳的声响中,烟火燃出绚烂的花,点亮大片夜空,又在深沉的黛色中消失。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肩膀上,用带笑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毕业快乐呀蓝湛。”
他看不见蓝忘机眸中映着的那一点亮光,看不见蓝忘机虚虚地环在他腰上的手抬起又落下,也看不见他此刻欲言又止的模样。
直到天边最后一朵烟花盛开,在硝烟散尽的最后一刻,蓝忘机才缓慢地开了口。
“魏婴,”他道,“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
“……du musst für immer drinnen sein.”
吐出最后一个音节,蓝忘机抬眸看了他一眼,动作间眼睫微不可查地轻颤了两下,像是秋天里缓缓飘落的叶。他合上厚厚的诗集,一手搭在深棕色的封皮上,一言不发,似在等待着什么。
魏无羡这厢听得是云里雾里的,只知道落在耳畔的嗓音低磁,砸得他心尖都在发颤,那一字一句凑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倒是真不清楚。
他专注地盯着那张在昏暗灯光下显得柔和了几分、更是好看了的脸呆了一阵,硬是没能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抓住一丝外泄的情绪。
他抬手在自己下巴摩挲了一阵,心想蓝湛总不该是脸皮厚到了能够面无表情地朗诵情诗的地步吧。

评论 ( 10 )
热度 ( 161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