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漩涡01

一个放飞自我且从头到尾都伴随着天雷和ooc十分严重的狗血脑洞

看似是一个走肾且不自知的双箭头()实际上会比看到的还要三俗()

自爽()脑完就已经满足了+实在太雷=随时可能弃坑……

这章……不异常的短小(。)

——————————————

00

接到那通电话时,蓝忘机刚把蓝曦臣送出门不久,正要收拾衣服去洗漱。手机屏幕上出现的名字让他怔了怔,空着的一只手却已经下意识地接通了来电。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哆嗦,大概是还在外面没有回家。蓝忘机想着,不由地蹙起了眉,好像看到了他被冷风吹得鼻尖微微发红的模样。

实际上的确也是如此——甚至要更糟糕一些。

魏无羡抱着手机,耳边是蓝忘机再平淡不过的回答,却莫名地感受到了那人内心的不悦。

几个小时前他还在享受着亚热带地区一年里最舒适的气候,纵是夜间或许会刮些小风,也不至于如此刻这般让那截裸露着的漂亮脚腕被冬夜里的寒风吹得白里泛青。他努力维持着镇定,而不是被一下飞机之后便骤降的温度冻得忍不住直跺脚。

他不似蓝忘机自出生起便在此处生活,而是八岁那年才来到这城市,度过不长不短的十年之后又离开,因此并没有太强烈的归属感。可此时抬眼望向那一串此时同他只隔着一条江的正发着光的建筑,却发现几年未见,一切都未变,一切都还是记忆里那个样子,心底莫名地又涌上一股熟悉感——这些拔地而起的高楼安静地矗立在江边,沉默而骄傲地展示着一座城市的繁华;国际大厦外面那块据说是全国最昂贵的LED屏上正投放着关于这座城市的宣传标语,屏幕顶端象征着地标的两个红色大字依旧丑得扎眼。

看着夜灯在江面上投下的一片绚丽倒影无语了片刻,魏无羡像是抓住了什么转瞬即逝的灵感,突然开口道:“蓝湛,你现在知道,电视塔外面的灯有多少种颜色了吗。”

“……”                    

蓝忘机下意识地走到窗边拉开落地帘,将视线投向了隔江的对岸,透明玻璃上映出了他的脸。窗外的天色铺撒着深沉的黑,夜幕却被沿江的灯光割裂,撕出一角明亮。电视塔外墙上嵌着的彩灯光线流转,沉默地从黄转成了蓝,又从蓝转成了红。他的唇无声地开合了两下——如同六岁那年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又像三年前再次被提问,还是没有给出答案。

“如果还是答不上来的话……”

这是个谁都没有答案、分明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却被反复提了好几遍的问题——是被封印在最深处、只在最艰难时才会被想起的最古老的破冰手段,说得更暧昧些,是两人之间的默契。可魏无羡此刻却没了那自信相信蓝忘机还愿意配合,再度启唇时艰涩得像是吞了一把冰碴。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无声地吞咽了一下,只知用最诚恳的态度发出邀约:“你愿意跟我一起看看吗?”

“……我现在就在你家楼底下。”

寒风吹散他的声音。在等待蓝忘机给出答复的这段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间隙里,魏无羡垂着眸,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这可真是个糟糕的邀请。他想。

可这都是自找的。

01

三年前——

时间被卡得刚好,在某个时刻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前方,如同电影里被刻意放慢的镜头。视线相交的一瞬,魏无羡下意识地举起手挥了挥,喊了声“蓝湛”,反应过来后却又觉得这个举动有点傻气。

四周人潮涌动,一眼便望穿人海找到彼此的默契令他心情大好,看着向着自己的方向缓慢移动的那人,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魏无羡一边主动伸出手要去拖蓝忘机的行李箱,一边冲人眨了眨眼,笑道:“怎么样?看到我,有没有觉得很惊喜?”

蓝忘机沉默了两秒,最后用那副无波无澜的表情给出了回答。他拉着行李箱的那只手微微往身后摆动了些许,低声道了句不用,然后径自转身往外面走去。

魏无羡早就习惯了他这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倒也没急着追上去,反而刻意拉开了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他身后,尔后察觉到蓝忘机放缓了脚步,眉眼皆不自觉地飞扬了起来。

 

机场位于H市偏远的一角,等他们驱车回到市区,正撞上了下班高峰期。从信号灯所在的路口排起,车辆一路绵延,笼在逐渐暗下的天色里看不清颜色和车型,只有亮起的尾灯连成一串,距离太远宛如夏日里的萤火。

在漫长的等待里,车队前进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魏无羡百无聊赖地摸了摸下巴,突然伸出手去拨弄了两下后视镜,让自己的视线对上了镜子里的那双眼睛。

“嗨,后排的那位朋友你好吗?”他抬起手,笑着跟镜子里的蓝忘机打了个招呼,还歪歪脑袋附赠了一记wink。

“……”蓝忘机别开眼,低声道了句:“无聊。”

“好像是有点无聊……”魏无羡点点头,真挚又诚恳地对他的评论表示了赞同,同时开始没话找话:“晚餐你想吃什么?”

然而他并未期望过能得到答复,是以话音刚落就拿起了一旁的手机。就在他低下头正准备打开软件搜索离家最近的淮扬菜馆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蓝忘机的声音,报了个店名。

“诶?”魏无羡下意识地转过身看了一眼,略有些惊讶,“你看到我朋友圈了?”

蓝忘机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脸看向了窗外,低低地“嗯”了一声。

 

用餐的地方离魏无羡的住处不远,街区狭窄,汽车是开不进去的,两人便把车停在了公寓楼下,步行过去。

八点刚过,路旁已经堆满了小摊,白气在悬着的灯泡底下不断蒸起,四方小桌旁围坐着刚下班的白领或是出门溜达加餐宵夜的大妈大爷,四下里猜码划拳声起伏,举杯时被灌进一次性塑料杯里的啤酒腾起细密气泡,头顶悬着的霓虹灯牌闪烁……

无处不充斥着陌生的生机勃勃。

这城市蓝忘机早几年也来过几次,只是每次都只是随着长辈一道四处拜访,并未长住,尔来家中为方便他和蓝曦臣读书而购置的别墅亦是位于寂静之地,每一入夜,万籁无声,只偶尔听得某家的犬吠叫,用房价彻底隔绝喧嚣。

魏家在那地段也购有房产,大抵是因着两家关系亲密,位置就在蓝家隔壁。可魏无羡是不常去住的,每次一看到小区入口巨大标牌上书的“內有惡犬”就直哆嗦,倒是这片廉价住宅区的人间烟火气息让他浪得风生水起。

这个时间点,店里已经热闹了起来。魏无羡便拉着蓝忘机坐到了角落里去,拿起桌上的菜单象征性地翻了两下,转头用字正腔圆的粤语对跟在他们身后的服务员报了几个菜名。

魏无羡分明是这家店子的常客了,而这服务员大抵是新来的,写单子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抬眼瞟他们,偶尔眼神相撞时还颇有些慌张。

蓝忘机像是什么都没注意到似的,坐在座位上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面无表情地看对面那人笑着用陌生的方言调侃着这个年轻的小姑娘,直到人红了脸,匆匆转身离开,才抬手从桌面上的竹筒里抽出了双一次性筷子,掰开,然后仔细地刮着上面的毛刺。

后来那人将筷子递过来时,他怔了片刻才伸出了手,动作莫名地有些僵硬,导致两人指尖无意碰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谁的眼睫轻轻颤了颤。

上餐的时候,他们这桌的服务员换成了一位笑容灿烂的中年大叔。

 

吃饱喝足往回走时,魏无羡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让蓝忘机站在原处稍等他片刻,一转身人跑了个没影,再回来时,手上捧了两份鱼丸,不由分说往蓝忘机手机塞了一份。

他拿竹签扎了一个,一口咬掉了大半,留下一个圆圆的缺口,望向蓝忘机时眼里亮晶晶的:“尝尝?这家的鱼丸味道超级正……唉你是不是没吃过这种路边摊上的东西?”

蓝忘机摇了摇头,低头也小小地咬了一口,咽下去后才淡淡地道:“吃过。”

“哦?”魏无羡挑了挑眉。

“以前,”蓝忘机看着他,眼神专注:“你给我买过。”

魏无羡愣了一下,突然噗的笑了出来,“我想起来了……你还真给面子,说得那么客气……唉我以前还真是……我是不是还扯着你去吃了学校外面那个老婆婆卖的麻辣烫、街角的臭豆腐、后门的炸串串……”他举起空闲的那只手,开始一边走一边数,嘴上说着忏悔,嘴角笑意却渐浓。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往他手里塞了张纸巾。

“你记性真好。”魏无羡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他,“那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亲了你一下,说过要对你负责呀?”


这番冒然的试探着实是急促了些,不太高明——如果继续刚才的话题,或许会好一些吧。

在那人沉默的注视里,魏无羡挑了挑眉,轻轻“啧”了一声,主动移开了目光,看着丝毫不像是在那短暂的对视中败下了阵来的模样,反倒若无其事地笑着调侃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他嘴角扬起的弧度戏谑而无辜,指尖却不自觉地在方才蓝忘机递过的那张的纸巾上掐了一下,留下了两枚浅浅的月牙,“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这么认真呀?”他顿了顿,再度迎上那道目光时眨了眨眼,像只狡黠的猫,“——要是亲一下就要负责,那我得对多少人负责啊?”

人在着急掩饰的时候总会口不择言,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妄图用“尚有回寰余地”的假象来欺骗谁。

却忘了撒下第一个谎,后续需要用无数个谎来圆。

 

如果那时,或是后来无数次眼神闪躲着就要把真心话说出口时,能稍微坦诚一点就好了。

然而没有如果。

TB没有C

——————————————

……我tm还是没管住自己这双挖坑造雷的手啊(。)

评论 ( 14 )
热度 ( 332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