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暗涌

突然摸鱼。非常短。非常ooc。

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建议配合bgm《少女的祈祷》食用。

给这篇改了个名(。)

————————————

00

沿途与他车厢中私奔般恋爱,再挤逼都不放开。

01

驱车驶过白加道时,路口的信号灯闪了两下,从绿转了黄,又从黄转了红,照在被雨打得斑驳的挡风玻璃上,映进瞳孔里,只剩一团模糊的红。

汽车精准地停在线内,车外是一场大雨,三天前电台播送的寒流袭来的预报精准,恨不能严谨到几时几秒狂风大作。车顶被砸得“哐哐”作响,力道之沉重让魏无羡想起了很多年前下的一场冰雹。

那时候他才多少岁,雪雨冰霜只见过其中一样,夜里听见了窗外哒哒的声响便好奇地钻出了温暖的被窝,用手抹掉凝结在玻璃上的水雾,趴在窗上张望那一片黑漆漆的世界。

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没了厚窗帘的遮挡,寒气透过玻璃,冻得他直哆嗦,夜晚又冷又黑暗。

这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魏无羡原先两手都搭在方向盘上,突然无意识地抬手拢了拢衬衫领口,然后探出手去在操作台的各种功能键上摩挲了一阵,打开了暖气。

还没来得及收回手,他的手就被人裹进了温热的掌心里。

他怔了怔,却没有勇气直接转过脸去看副驾驶座上的人,握着方向盘的那只手指节发白。他眨眨眼,调整好目光摆放的方向,从后视镜里瞥见了后排静静躺着的行李箱。

就像雨刷再怎么摆动频繁也扫不出一片清明视线,他再怎么深呼吸,也只是短暂地豁达了一瞬。在重新变得颓然的那一秒,他思想模糊了片刻,还以为正行在同蓝忘机私奔的路上。

02

电台里传来的女声声线温柔,魏无羡听了两句,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他和蓝忘机第一次一起登上太平山顶的事情来。

那是蓝忘机来到香港那年的十月底,比起最热的时候气温已经降了些许。他们倚在凌霄阁的观景台上,从黄昏等到天晚,任由带着潮湿气息的晚风拂面而过,看一盏盏霓虹逐次亮起,再将这座城市星星点点的繁华与热闹尽数纳入眼底。

魏无羡之前跟朋友来的时候被带着走了一次芬梨道。当时并非旅游旺季,人算不上特别多,大部分游客都掏出手机给那块路标拍了照,虔诚得如同在举行什么仪式。

同行的朋友是香港本地人,看他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倒是略感惊奇,用手肘戳了戳他的胳膊,问:“你不拍吗?”

魏无羡一头雾水:“拍什么?”

“哇,你没有听过那首歌吗?”朋友卷起舌,吹了一段旋律,看他实在一脸迷茫,又用粤语问了一句:“fan lei dou soeng(芬梨道上)?”

……

后来照片依旧没拍,倒是让他多听了一首歌,也多听了一个迷信的故事。

我们可没有走过芬梨道。他想。

他向后倒进汽车座椅里,后知后觉的醒悟给身体带来了缓慢却坚定的回温。

那还怎么可能会分开。

03

魏无羡终于偏过头去看了副驾驶座上的人一眼,随即将身子探了过去。

宛如飘在风暴来袭的海上亲吻,唇舌之间的接触短暂,却带着几分不死不休的决绝。车厢内光线暗淡,蓝忘机握着他的手,垂着眼帘,羽睫微颤的样子都温柔。恍惚间魏无羡觉得时光像是回溯到了三年前,一群人打扮得张牙舞爪在中心的灯光底下群魔乱舞,妄图抓住青春最后的尾巴。他牵着蓝忘机的手,站在礼堂那个灯光昏暗的不起眼的角落里,回过身的瞬间唇上被烙下了一个温热的吻。

那是他在无意之中构造出的一个陷阱,后来竟然迷迷糊糊地把自己给推了进去。到最后,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人……也只能是这个人。

 

道旁的街灯隐隐照亮了蓝忘机的脸,落在魏无羡眼里,渐渐勾勒出了世界的轮廓。他突然反手握住了蓝忘机的手腕,眸中流露出一丝欣喜像是用力抓住了什么,实际上分明是为自己踩在最后一刻才幡然醒悟后怕得心跳加速。

蓝忘机睁开了眼睛,眸中映出一个清晰的倒影。

该说些什么。

魏无羡微微启唇,一句话在他舌尖走了一遭,又被吞回了腹中。类似于“不要走”这样的挽留,他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对蓝湛说一遍,只为了能继续搂着人睡懒觉——在此时此刻,实在是显得太没有说服力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呼吸间是蓝忘机身上清冷的檀香,脸颊被暖气吹得发烫。

他双唇轻轻抖了抖,张口说出了那句从未吐露过的剖白。

灯转绿了。

END

——————————

这个梗真的非常糟糕非常辣鸡……大概是羡和叽不知道怎么的就搞到了一起,一起睡了三年都妹有正式交往(…)羡羡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走肾,直到两人关系结束前一刻才幡然醒悟……然后赶紧说开,表白,he,生命的大和谐(不是……因为我实在太懒了所以就只写了这一丢丢……

……总之,大概是一个壮烈(不)的虐my叽的故事(。)

说出来都没人信,其实我的本意是,开车()

评论 ( 19 )
热度 ( 204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