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无聊游戏

现pa早恋,老套的双箭头互相试探梗,很无趣。

今天的我也有在ooc严重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呢。

本章字数:3250

————————————————

01

魏无羡回到教室之后并不急着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而是绕了大半个教室直直冲到了蓝忘机的位置前面。屋外分明已是初冬的季节,刚从篮球场上下来的少年却只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一手还不断拉扯着领口散热。他面上布着一层薄薄的红晕,口中微微喘着气,吐出的一团白雾很快就消散开了,笑容之灿烂宛若从盛夏的枝头倾泻而下的阳光。

“蓝湛,我们今天去东门吃拉面好不好?”

被他叫到名字的少年正低头抄写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作业。虽说已是放学的时间了,可教室里的同学还并未走完,还没等蓝忘机说些什么,听到他这话的同学已经发出了一阵暧昧不明的哄笑,像是看穿了什么似的。

魏无羡很无辜地将双手撑在了蓝忘机的桌上,一垂首,正好对上了他抬起的眼,清楚地看见那双眸子里映着自己一脸无奈的模样。

虽说蓝忘机是答应了,可到底是不能马上脱身。待他等到值日生打扫完了教室再锁好门窗下到教学楼楼底时,魏无羡已经等了有一阵子了。

蓝忘机站在被夜色覆盖的昏暗楼道里望向那个身影,正处于生长期抽条猛长的少年身形修长而又挺拔,奈何就是斜倚着墙面玩手机的姿势不太端正,让他看起来像一棵长歪了的松树。电子屏幕发出的光线照亮了他的下半张脸,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嘴角扬起的弧度清晰可见。

“在看什么?”

过分入迷的魏无羡被这突然抛出的问句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的瞬间差点把手机给甩了出去。

“……没什么。”魏无羡挠了挠头,表情看起来有些心虚。他将手机揣进了口袋,径自去拉蓝忘机的手,“我们走吧。”

  

学校位于老城区的中心,校外的街道旁种满了法国梧桐,在秋季里倒是一道美景,然而此时黄叶早就落了满地,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树枝,唯有两人的脚步与车轮碾过人行道上的一地枯叶时发出的“咔咔”的脆响昭示着它们存在过。

魏无羡推着自行车走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停住了脚,伸出一只手在车座上拍了拍,扭过头去冲蓝忘机挑眉道:“我载你?”

“……”

“怎么这副表情?”魏无羡眨了眨眼,笑道:“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载了你多少回了。”

“……”蓝忘机低声道:“会被别人看到。”说完之后,他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似的,垂下了眼帘。

魏无羡怔了怔,飞快地回过神来之后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嘴角依旧挂着笑:“那又怎么样呢?你在意吗?”

02

这个点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店里人声嘈杂,热闹得很,每张桌上都冒着一团从碗口蒸腾而起的白色水汽。两人看了半天也没找到空位,最后只好麻烦老板又在角落里开了张折叠的小桌。这家店他们早就不知光顾过多少回了,下单这事每次都是由魏无羡自告奋勇地包揽了去。蓝忘机坐在座位上守着两人的背包,看着对面空着的塑料小椅子,难得地发起了呆。

直到这个十一月,两人已经认识了有整整十三年了。分明是两种极端的性格,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彼此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包容——当然,最初也曾有过不休的争执与吵闹。要去形容的话,两人的关系或许就像是落入贝类生物娇柔的软体内的一粒细沙,在经历了一段煎熬后便成了丰润无暇的珍珠。

方才魏无羡问了那个问题,却没等到他开口回答。或许是默契,又或许是已经猜到了答案,两人心照不宣地推着车往前走,脚下踩着熟悉的街道,谁也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

你在意吗?

……说不在意的话,是假的,是在说谎。

或许曾经是不在意的,可在看到他背包上挂着的小挂件、离校前特地绕路到隔壁班的道别、慌张收起的手机上一晃而过的聊天界面上的名字时,心里那股叫不上名字的酸涩——源自于挥之不去又无法拥有,瞬间便涨满了整个胸腔。

说到底,是他蓝忘机问心有愧。众口悠悠传的不是流言,搭建起来的也不是奄奄欲坠的无基之墙。

是事实,掷地有声。

  

“哒”的轻轻一声,一双刮得极其干净没有半根毛刺的一次性筷子横在了蓝忘机的碗口之上。

被熬成了乳白色的汤汁里浸着一团拉面,还被人洒满了葱花粒——一看就知道是谁都杰作,青青白白的一碗,彰显其十分清淡。

蓝忘机回过了神,低声同他道了谢,然后抬眸透过那团朦胧的白雾去看对面笑嘻嘻的人的脸。魏无羡也正托腮看着他,一双眼睛被头顶的灯管发出的暖黄色灯光映得亮晶晶又湿漉漉的,像是他五岁那年在动物园里见到的小鹿。

简直让人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把。

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魏无羡低头大口地吸溜着拉面,做出一副认真用餐的样子,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偷偷地瞥着蓝忘机,捏着张餐巾纸的左手心里几乎就要冒出汗了。

不对劲。今天的蓝湛真的太不对劲了。

他真的有这么在意那些事吗。

信了班上那些女同学的邪,暗恋让向来神经大条的少年近来变得敏感了不少,竟然也能那人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读出一些情绪来了——只是此情此景之下,实在不知道是否该赞叹开启新技能真真可喜可贺。

两人平时都住在学校宿舍里,好不容易捱到了周末可以一起回家,然而这种比屋外的天气还冷的相处氛围可不是他想要的,往来舌灿莲花的人这下连个合适的话题都找不到。

魏无羡草草地扒拉干净了碗里的最后两根面,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戳开了在列表上位列第二的那个名字,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按动了一阵,发出了一条消息。

情姐姐!江湖救急啊!

  

蓝忘机盯着那块几乎就要贴到自己脸上了的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半晌,无言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表情似乎是在思考着该说些什么。

魏无羡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了一句:完了,温情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蓝湛这下连“无聊”都不屑于说一句了。

确实是无聊透了——屏幕上,一张动图在不知疲倦地闪变着,一晃而过的是白底黑字或黑底白字,无非写着什么一夜暴富、长高十公分、减肥十斤之类的无聊且不怎么符合实际的幻想。

……怎么可能真的会有人相信截图截到什么,来年就会发生什么呢!

然而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手机也已经递出去了,怎么的魏无羡也要硬着头皮把戏给演下去。

他勉强地做出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模样,冲蓝忘机眨了眨眼,再次怂恿道:“怎么样嘛蓝湛,试一下呗?”

一秒,两秒,三秒……在时间沉默的流逝里,对着那双几乎要将人看透的色浅的明亮的眼眸,魏无羡愈发的心虚起来,底气不足得几乎就要撑不住自己的胳膊了。

最后,蓝忘机还是伸出手去接过了手机。

03

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而稀薄,交叠在一起的部分阴影却厚重得突兀。直被冷风吹得抖了一抖,魏无羡才有些不清不愿地动了动身子,准备转身上楼。

事实证明那个无聊的游戏真不是什么高明的话题,当蓝忘机把截图上白字黑字写着的“脱单”展示到自己面前并在自己旁敲侧击之下承认已经有喜欢的人之后,魏无羡觉得自己简直是连呼吸都可以被空气中那只占百分之0.03的二氧化碳噎死,之前置身于其中的充满了黏稠张力的力场霎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在大风天里断了线的风筝。

脚步绵软,他像是飘在风里又像是踩在云上,头重脚轻又模模糊糊地想,万有引力定律真的是真实可信的吗。

“魏婴。”昏黄灯光投在蓝忘机柔软的发上,在他脸上映出一片阴影,融掉了他五官里略显锋利的线条。难得露出了本质的半大少年看起来就像剥去了蛋壳的光滑蛋白,意外的带着几分柔软,轻声道:“明天见。”

“明天见。”魏无羡朝他摆了摆手,又像是从这一声道别里汲取了最后挣扎一下的力气,又补了一句:“回去之后记得看手机!”

  

点我看你和ta的缘分指数。

看着魏无羡发过来的网页,蓝忘机忍不住抽了抽眉头,但还是戳开看了看。

在满屏不断冒出的爱心的干扰下将“你的名字”和“你喜欢的ta”填上,并按下“确定”之后,跳出来的界面果然如他所料。

这种互相试探的行为真是又傻又无聊,可感觉又有些微妙,此刻是真真给了他一种被温水从头浇下的回温的感觉。

  

新消息的提示音很快就响了起来。

魏无羡从床上蹦了起来,指尖触到手机的一瞬间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壮在心头荡漾,原先那股撞倒了南墙也绝不回头的孤勇像是未扎紧口的气球,“呲”地冲上云霄消失不见了。

温情她们那群人倒是神通广大,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个恶作剧的网页,明面上看着是个少女网站,等人填完了之后,后台就会将消息发到设定好的邮箱里——当初魏无羡就是被她用这个给坑了一回。

这真的是非常糟糕非常恶劣的恶作剧了,可真的也是最后一次了……希望蓝湛他千万不要生气才好啊。这么想着,魏无羡用发凉的手指戳开了那条邮件。

  

亲爱的wifi:

您的好友于2017年11月24日20:24上当啦/坏笑!

点此查看ta的小秘密……

友情提示:跟朋友们开玩笑要适当哦!

 

打开的网页上,只落着一句话——

蓝忘机 喜欢的人是 你


END

————————————

机智的蓝二哥哥早已经看透了一切

想说一句……这个网站是真的存在的……

多年前我基友热衷于拿这个网站坑人()

评论 ( 24 )
热度 ( 669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