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存个草稿(。)

01
雨水顺着屋顶上的沟壑流下,从勾斗的飞檐坠落,在弥漫着厚重湿气的空气里划出一道晶莹的细线,砸在屋底下种着的娇嫩龙胆之上,压弯了植株脆弱的茎干。
屋子的窗扉紧掩,隔住了这几日来未曾停过的细雨带来的潮湿,却隔不住淅沥的雨声,纠缠着洒在谁人耳畔。
昏暗的屋内忽然燃起了一盏如豆孤灯,隐隐照亮了桌案边的青年那俊秀有如谪仙人的容颜。
怔然片刻,他垂下眼帘,抬手执了笔墨。
古人夜读伴红袖添香,而他身侧唯余浅淡的阴影,笼罩着这一世只属于另一人的举案齐眉的位置。
第一笔,记那年姑苏城外初见的惊鸿一瞥。只道是年少多情,竟未预见一眼万年。
第二笔,记再见时穿破恩师胸膛的一剑。血染白衣,落地生花,两相遥望眸中尽是恩怨。
第三笔,记铜镜中被云霞染红的眉眼。三拜礼成,合卺杯中酒香溢,红纱帐外同心结摇曳。
……
最后一笔,记这夜连绵不停的雨。向来最是稳重的胞弟站在门外,声音竟有些微微发颤:“兄长……她,不在了。”

斯人已去,从此阴阳两隔。
点灯一盏,引她渡忘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评论 ( 12 )
热度 ( 112 )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