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玉人歌(外篇)

前文:(上)(下)

原著背景下改写的早恋的故事。

ooc炸裂。特别无聊的片段式流水账。

累到精神昏迷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修文什么的再说吧()

本篇字数:2111

————————————

01

“魏公子就在那边,忘机你不去跟他打个招呼吗?”蓝曦臣望向某个方向,收回目光时,唇边绽着一个了然的微笑。

彼时蓝忘机才刚刚将那束羽箭背上,正欲动身去取弓,听了自家兄长的话后顿了顿身子,然后抬起眼有些局促地看了他一眼。

“再不过去的话,一会入了场可就没机会了。”蓝曦臣面上的笑意更深了。

“……”蓝忘机看了看不远处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听了一早上的百家辩论,那人似是困极,一手搭在了同伴的肩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向场内走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蓝忘机微微垂下了眼睫,转身就近取了张弓,口中低低地道了一句:“不了。”


魏无羡从身后凑上来时,蓝忘机正低着头在试弓。周围的人早已散去各自准备,故而束在弓弦两端的细长弦线被他信手一拨,发出的琴弦一般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那人几乎是贴在他耳边了,笑的时候有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搔得人有点痒痒的,带着点打趣的声音几乎是同那道弦响同时响起的:“咦!这不是忘机兄吗?”

蓝忘机只觉得身子僵了僵。

魏无羡四下看了看,再次确认了周围无人之后,悄悄地将自己的五指嵌入了他的指缝中。

02

这姑苏蓝氏的二公子跟那云梦江氏的首徒喜结秦晋的消息,着实是把整个修真界都给震撼了。且不论两名男子结亲之事是有多么惊世骇俗,只说这二人都是世家公子榜榜上顶有名的人物,这桩姻缘伤了多少仙子的心,便知这一风流韵事够人们茶余饭后翻来覆去地拉扯个多少年了。

然而任他窗外是风是雨,屋内人掩上窗户,日子照样如常地过。直至这向来是仙气袅袅不沾凡尘的云深不知处被红绡红烛红喜字给装点满了,就连身上常年着的素白校服亦换成了纹着流动彤云的喜服,入目皆是绯色,蓝忘机才于怔然之中,找回了些许双脚真真是落在地面的实感。

门外响起的一阵报道吉时已到的喜乐声将往日这座静谧得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清的府邸吹奏得热闹起来。按规矩,新人在礼成之前不可见面,是以蓝忘机还从未见过魏无羡穿着这一身红衣的模样,只有在铜镜边上一瞥眼照见自己的形容之时,心下忖过,如他这般眉眼都含着笑意的一人,与这样的艳色,该也是极为合衬的。

而此刻,那人就站在他眼前,一手扶着门框,一脚已跨进了那高高的门槛。

人群分明就围绕在他们周围,共享着一张百感交集的脸,却像是退潮时拍在岸上的海水,在缓慢地后退,离他们越来越远。四周不再闻得奏乐之响或是半点人声,只剩下那人迈着步子向他走来时的声响,落在耳畔,愈发分明。

一步。

“蓝湛,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这从年少伊始便被他放在心底最深处的人,似有着其与生俱来的天赋,每句话都能揪着他的心百转千回。

两步。

蓝忘机忽然想起了那年他们在彩衣镇上参加喜宴时因自己醉酒而搞出的闹剧——他自己是记不清楚的,只是后来魏无羡总是拿来羞他——只知自己是从喜娘那儿拿了张红帕子,不由分说地盖在了他的头上。

三步,四步……

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得模糊,流逝的几千个日夜的过往擦着他的身子飞速而过,像是在时间里穿行而过,耳边是一阵混乱的喧嚣——婴孩的哭泣、母亲的低哼、少年的读书声、戒尺打在身上的闷响、叔父的怒斥、兄长的劝慰……最后是一句“蓝湛”——魏无羡笑着叫他了。

蓝忘机伸出手去牵住了他,嘴角柔和地弯了弯。

03

蓝忘机睁开眼时,魏无羡早就已经醒过来了,正枕着自己的腿,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还说是让我歇歇,二哥哥竟然也睡过去了,可是做了个什么美梦,竟是笑得这么开心?”

魏无羡抬起手在他嘴边轻轻戳了戳,自己倒是先咧开了嘴。这么一笑,这张脸在他的脑海里便同方才那场梦里最后只剩下一张模糊影子的、着一身红色喜服的青年重合了起来。蓝忘机怔了怔,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为留不住什么而隐隐感到有些失落。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片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魏无羡突然露出了一副不怀好意的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一张脸猛地朝他逼近。

“蓝湛你老实告诉我——”魏无羡眸中亮晶晶的,像是将那夕阳放出的金光给尽数盛了进去,眼神赤诚坦荡得不像话。蓝忘机只听得他用那种含着些许期待的语气问道:“你有没有做过那档子梦?”

少年的吐吸轻缓,落在他皮肤上却烧红了从遥远天边飘来的几朵云。略过的几只晚来归巢的鸟唧唧叫了两声,打破这林中的一片静谧。

等待了半晌也没等到蓝忘机的回答,倒是见得一层薄红从他耳根蔓延开了。魏无羡轻笑了一声,伸出一只手勾起了他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口中啧啧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的蓝二哥哥?快告诉我,你都梦见过什么?”

  

直到那轮红日逐渐没入连绵的青山,天边的光线亦渐渐变得浅淡而温柔,两人才从倚着的那棵树下站了起来,缓缓向外走去。躺了小半天,魏无羡已完全恢复了活力,不再是比赛结束之初,他偷偷摸摸地拉进蓝忘机进入这片林子时那副困倦的模样。

看着走在自己面前径自伸着懒腰的少年,和悬在他脑后那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的缠着青丝的一抹红,蓝忘机停下了脚步,心下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想要伸手去捕捉的欲望,仿佛如此便能将这一瞬刻留下来,如此便能长久。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突然停住了,魏无羡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

回首的时候,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从他身后缓缓洒落,少年的身形在落日的残红中化作一道剪影,面上的表情倒是看不太清了。

蓝忘机只知道他伸出手牵住了自己,听着明显是在笑。

魏无羡道:“走啦走啦,蓝二哥哥,我带你回家!”

  

如此已是长久。

这是他的魏婴。

他的少年。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473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