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玉人歌(下)

前文:(上)

原著背景下改写的早恋的故事。

特别特别无聊的片段式流水账+烂尾……

ooc炸裂预警(。)

本章字数:5876,全文共11160字。

————————————

04

魏无羡心下到底茫然,翻窗而出后像只无头苍蝇一般茫然地在那片林中穿行了一阵,却没个目的地,只知盲目地循着脚下青石台阶延伸的方向走去。直行至那通幽曲径尽头的偏僻之处,再无别处可去,他才随便挑拣了一旁的一棵树,足尖在地上一点,翻身一跃,便躺在了那横出的树枝之上。

他挑的这位置不错,这树生得极高大,树枝亦生得粗壮,足以供他躺卧得极稳。他将双手交叠着垫在了脑后,心情颇好地翘起了两条腿,沐着这暖融融的日光,缓缓闭上了眼。虽说薄薄的一层眼皮没法隔绝所有的光线,可好在这棵树枝叶繁茂,日光洒进了叶间的空隙,才又与树影一同落了他满身,经了如此一层遮挡后,这正午的阳光变得温暖又不至太过刺目。

不知这么躺了多久,他突然听到树底下传来了一阵很轻很轻的声响,像是有什么轻柔地擦过了草地,撩得那一丛丛绿草在簌簌作响——既不是足步,也不是风声。

他好奇地探出头往下望了望。

只见一地青翠中,有两只活泼的雪白团子蹦跶着滚在了一起。而就在不远处,一个清清冷冷的俊俏人儿,正提着个小篮,朝它们缓步走来。

 

魏无羡扶着树干站了起来,努力地把自己藏进了枝叶的阴影里,低下头暗中观察着蓝忘机,心下竟觉得有一种隐秘的刺激。

只见蓝忘机蹲下了身子,将手中提着的东西放在了身旁。那两只兔子分明是昨日才被送到他身边去的,此刻却像是对他已非常熟悉了一般,极其自觉地凑到了那只篮子边,抬起了两只前腿去扒,时不时地还会用鼻子去顶那几只靠在篮边的胡萝卜,像是馋得不行了。而那一只小小的篮子到底承受不住两只圆滚滚的兔子的重量,不一会便被它们俩压翻了,篮中的胡萝卜在草地上骨碌碌地滚了开来。

像是很无奈似的,蓝忘机低下了头,将其中一只兔子抱了起来,放在怀中揉了几把后,才伸手从草地上捡起了一只胡萝卜,小心地放入了它口中。另一只兔子则用两条前腿扒住了他的白靴,一副跃跃欲试着想要人立起来的模样。蓝忘机似是转眸看了它一眼,伸出手去在它的脑袋上摸了一把。

虽说蓝忘机垂着头,可从那轻柔的动作就看得出来,他对这两只兔子,可谓是十分的温柔了。然而反观他对捉来这两只兔子的人嘛……

啧,这可真是人不如兔了。

看着这一幕,魏无羡心里竟隐隐地羡慕起这两只兔子来了,酸不溜丢地胡乱想着:这小古板可从来没有对我这么温柔过,整天冷着张脸不说,还动不动就要拿他家的家规来罚我……这可真是……岂有此理!

想着想着,他竟在不知不觉中哼哼出了声,甚至抬手在那树干上轻轻捶了一下。直到树枝颤抖着飘了两片叶落到他头上,他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干了些什么,也是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了一跳,赶忙紧张兮兮地低下头去看蓝忘机的反应。

正是在这一垂眸间,他对上了蓝忘机仰首投来的目光。

“……”

“……”

猝不及防地撞进了蓝忘机的视线里,看着那双在阳光下更加透澈的双眼,魏无羡懵了一阵,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半晌之后,才勉强地咧开了嘴,破罐破摔似的冲着树下之人讪讪地道:“这么巧啊蓝湛!”

然而这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只心虚地觉得,说这话不是明摆着在告诉人家,我刚才一直在偷看你啊。

树下,蓝忘机站起了身,望着魏无羡垂下的那一片紫色衣角,微微瞪大了双眼,亦是过了好一会,才堪堪回了神。午后的日光被浓密的树叶隔绝了大半,他的轮廓被笼罩在一层浅淡的树荫里,表现出了真实的僵硬和局促——他在面对魏无羡时,向来无法掩饰内心的波动,此刻就像是被人撞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就连那双尚抚着怀中兔子的手都有些不知该怎么放了。半晌,他才艰难地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魏无羡斜倚着树干,敏锐地从蓝忘机吐出的话中听出了三分窘迫的意思来。在一阵短暂的愣怔后,心下竟莫名地涌起了一股不知具名的欣喜。仿佛忽有晴光穿透了这一天里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又像是拍岸的海浪将那些进退维谷的心情卷得干干净净。他在树枝上缓慢地蹲下了身子,双手随意地交叉在胸前,闲闲地反问道:“怎么?这地方你能来,我来不得?”

“没有……”蓝忘机怔了怔,答道。

“那不就结了。”魏无羡唇角一勾,眼神一飘,转而对着他怀中的兔子笑道:“没想到,蓝湛你竟然真的会喜欢这种白乎乎软乎乎的东西。”

“……”

“你说说你……”魏无羡一手支腮,撑在膝盖上,歪着脑袋去看他,若有所思道:“别人谁不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这么喜欢我送的东西。可你呢?对我的兔子喜欢得不行,又是摸又是抱的,对我却是另一副模样……”

蓝忘机抬眸看他,双唇微启,似欲反驳,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又让魏无羡想起了前段时候在藏书阁里罚抄的那些日子——整日被自己闹得说不出话的蓝湛简直可爱得紧,又想着现下他大概是不会给自己下禁言了,嘴上便念叨得更起劲了:“在彩衣镇的时候,让你拉我一把,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不熟!还有上次在冷泉的时候……啧,蓝二公子真是冷面冷心,好生伤人……”

论嘴皮子打仗,蓝忘机怎么都是说不过魏无羡的,只能沉默地看着他垂着眼在那儿喋喋不休。

直等到魏无羡说够了,闭嘴了,蓝忘机才弯下了腰,将怀中的兔子放到了草地上,然后向前走了两步,张开了空出的双臂,轻轻地道了一句:“下来。”

在他脚边,那两只兔子又滚到了一起,是一副十足亲蜜的模样。

突然刮起的一阵午后的风极其温柔,轻轻摇晃着枝叶,亦吹动了树荫下的一地金光斑驳,带起了垂在蓝忘机身后的长发和抹额的尾巴。

魏无羡怔了怔。

 

到底是身体的反应要来得更直接一些。

他在呼呼的风声里从树上跳了下来,在落进蓝忘机怀里的瞬间抬起双臂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趁着埋首在他颈间时,吐吸间近乎贪婪地索取着萦绕在鼻端的淡淡檀香。

有些头昏脑胀。

蓝湛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05

“哪有人参加喜宴还穿得跟奔丧似的,简直匪夷所思。”魏无羡放眼望向四周的宾客,下意识地抖了抖贴在手臂上的宽大云袖,垂眸盯着那素白衣料上的卷云纹看了一会后,低声嘟囔道。

坐在他一旁的蓝忘机瞥了他一眼,将茶杯送往唇边的手顿了顿,淡声提醒道:“是你自己要穿的。”

此言一出,魏无羡瞬间便噤了声,原先准备好的喋喋不休又尽数吞回了腹中。

事情还要从几日前说起。

那日云深不知处收到了一张从山下的彩衣镇寄来的一封信,信内附着一张喜帖,道是镇长七日后嫁女儿,还望各位仙长务必赏脸光临。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按照惯例,这喜宴让蓝曦臣带上几名门生代表云深不知处前去参加即可,可他念着上次魏无羡和江澄亦是帮了不少忙,便把他们俩也给算上了。

蓝忘机对此事自是不怎么挂心,倒是魏无羡这个沾了光的,在回住处的路上拿着那张喜帖颠来倒去地研究了好一阵,最后还喜滋滋地扯着蓝忘机问了一句:“你们家的人,参加喜宴都穿的什么衣服啊?”倒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在得到了仍是着校服的回答后,魏无羡先是沉默了一阵,后又长吁短叹了起来,果真是蓝家人,竟是不解风情到了这般地步。

闻言,蓝忘机转眸看他,平平道,那你们呢。

我们啊。魏无羡用两指夹着那张喜帖在他面前晃了晃,眼里亮晶晶的,很骄傲地道:每次去参加喜宴,师姐都会给我们做一件新衣服!是不是很羡慕?

 

虽说嘴上说得很是嫌弃,可魏无羡还是从别人那借了件蓝氏校服回来。

然而就在他抱着那一身衣服往回走时,却撞上了在外巡夜的蓝忘机。后者看了看他怀里的东西,一问个中缘由,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冷了脸,不由分说地就拿了过来,转身就走。

只剩下魏无羡一个人站在原地风中凌乱,莫名其妙。

魏无羡原以为是蓝忘机不喜让自己一个别家的弟子糟蹋了自家的校服,可第二天一大早,却又有个门生早早地就来叩响了他的门,在他尚且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时,往他怀里塞了什么。

等他揉了半天眼睛,终于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抱着的竟然是一件崭新的蓝家校服。

思考了半天,魏无羡一拍脑袋,终于明白了。

肯定是在门前那块规训石上还刻着一条,说的是禁止本家弟子将校服借与外人吧。

 

 “蓝湛?”在不知道第几次回过身去看那个因停下脚步而落在了自己身后的人后,魏无羡终于开始感到有些头疼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醉得这么厉害?不回家了?”

“没有醉!”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蓝忘机忽然开了口,用一双微醺的浅色眼眸瞪着他,面上虽是一副非常严肃的模样,语气中却隐隐透着些许……委屈?

……没有醉?

难道刚才那个突然一言不发地拖着他冲出了宴厅的是正常的蓝湛?

魏无羡愣了愣,深谙必须顺着醉酒之人的道理,头点如捣锤,十分诚恳地道:“是是是,你才喝了一小杯呢,怎么可能会醉。”说完,亦是一脸正经地抬起了手,想在蓝忘机脸上轻轻掐一下。

面颊被温热指尖触碰的瞬间,蓝忘机像是有些紧张似的闭上了眼,随后又猛地睁开,制止住了他的动作,强硬地道了一句:“不许。”

“不许?”魏无羡一头雾水。

不过片刻之间,蓝忘机已经抓着他的手,将他压在了一旁的墙上,另一只手则……毫不犹豫地伸进了他的衣襟里。

“蓝湛?!”

这场景倒是似曾相识……可此时魏无羡只觉得像是被人用力地砸了一记闷锤,脚底发软,心口跳动得猛烈,哪里还有力气去思考这是哪档子的旧事,只庆幸身后还抵着一堵墙,让他不至于滑下去。

微凉的指尖隔着一层里衣游走在他胸膛之上,像是在寻些什么,痒得他直哆嗦,挣扎了两下,欲躲而不能。

好在蓝忘机很快就找到了他所要找的东西,在捏住了什么之后,迅速地将手抽了出来,然后将那物悬在了他面前。

魏无羡努力定睛看清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是一方小帕,素色的丝面上还绣着一朵开得正盛的花——是方才在席上,坐他们隔壁桌的小姑娘送的。

“不许要她们的东西。”蓝忘机抖了抖那帕子,义正辞严道。

“……”魏无羡气极反而笑了出来,明知不该跟喝醉了的人较真,却还是忍不住逗他道:“原来你说的不许,是这个意思啊。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

蓝忘机垂下了拿着帕子的手,撤去了隔挡之物后,那一双因醉了酒而蒙上了淡淡水光的眸子直直地盯住了着他。

魏无羡只听得他一字一顿道:“我的。”

魏无羡沉默了一阵,觉得自己大概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这帕子不是你的……”

“你是我的。”

像是觉得这样还不够,蓝忘机又郑重其事地道:“我收了你的兔子,所以你是我的人了。”

06

所幸蓝忘机向来是惯了亥时入睡,抓着人在大街上又是抱又是咬的闹了一阵后,竟然非常乖巧地睡了过去。

倒是苦了魏无羡。

等他终于背着醉得不醒人事的蓝忘机爬完云深不知处山前的那条长长的台阶,将人放到床上躺好时,天色早已黑透。

他在蓝忘机的床边静静地坐了一会,就着书案上的那盏纸灯燃亮的光线看着蓝忘机熟睡的模样,看见那温顺垂着的眼帘上的羽睫忽然颤了颤。

他突然抬手在自己颈肩相接之处摸了一下,触到光滑的皮肤上有几道细窄的凹痕——那是方才蓝忘机留下的齿痕,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魏无羡当然记得自己是如何瑟缩着颈脖,颤悠悠地问道:“蓝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蓝湛是如何回答的呢。

他只是侧首埋在自己的颈间,鼻尖轻轻擦过覆盖着滚烫血液的皮肤,温热的吐吸缓缓洒下,落下的两个字冷静而又沉稳:“盖章。”

……

魏无羡犹豫了一阵,还是慢吞吞地将手覆在了蓝忘机的手背上。

在这方面,他或许是有些迟钝,可好在还不至于是个傻子。

 

然而像魏无羡这样的人,注定是安生不了多久的,还没等他找到机会向蓝忘机问个明白,第二天一早便又闯了祸——他同那金子轩打了轰轰烈烈的一架,惊动了两大世家,江枫眠和金光善两人当即便从云梦和兰陵赶了过来。

等蓝忘机听到消息赶过去时,魏无羡已经挨过好几顿训了,隔着远远的距离,便可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跪在蓝启仁指定的那条石子路地上一动不动,脑袋垂得很低,倒像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沮丧模样。

蓝忘机心下一紧,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加快了许多。

然而等他走到魏无羡身旁,却发现他低垂着头是因为正专心地用一根树枝挖着面前的一个蚂蚁洞时,简直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见面前投下了一片阴影,魏无羡这才终于舍得从手中的伟大事业里抬起了头,正对上了蓝忘机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他赶紧一挥手,扔了手中的树枝。

“你在做什么。”蓝忘机腰杆挺得笔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正罚跪呢。”魏无羡将两手置于膝上,歪了歪脑袋,摆出了一副乖巧的姿态。

看他瞬间便换了一副模样,饶是一堆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却也还是被蓝忘机硬生生咽了下去,只淡淡地问道:“为什么跟金子轩打架。”

一听到这个名字,魏无羡面上瞬间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嫌弃,嗤道:“他该打。”

闻言,蓝忘机蹙起了眉。

 

魏无羡今天跪的这条石子路上,铺满了大小不一高低起伏的鹅卵石,实在是硌人得厉害,就算是像他这样常被罚跪的人,大半天跪下来,膝盖处都难免淤了一大片。

因此当蓝忘机叩响魏无羡住处的房门之时,后者正瘫在自己的床上装死。

看蓝忘机拿着个餐盒走向自己时,魏无羡眼睛都亮了,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死死地搂住了他的一只手臂,放软了声音开始说好话:“果然还是蓝湛你对我最好啦!”

蓝忘机就这么任由他拽着,转身将餐盒放在了床头的小柜上,然后撩起衣摆在床沿边坐下,淡淡地道:“先上药。”

魏无羡赶紧松开了手,一把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接着又大剌剌地撩起了自己的裤腿。

少年的双腿从最先露出的那一双精巧脚腕开始向上延伸,笔直而又修长,因常年不见阳光,比之面部的肤色又要更白皙一些。凸起的膝盖形状圆润得美好,此时却布满了石头压出的凹痕和青紫的淤伤,看起来甚是凄惨。

自蓝忘机进屋之后,魏无羡就一直是一副笑模样,可就在他朝自己膝盖投了一眼后,便再笑不出来了,转为苦着脸道:“疼。”

蓝忘机看着他的伤处,也是一怔,拿着小白瓷罐的手亦顿了顿,隔了半晌才略有些不自在地道:“你自找的。”

“是是是,我自找的蓝二哥哥……”说着,魏无羡顿了顿,见蓝忘机没什么反应,心里偷偷乐了一下,却又为自己成功钻了小空子的喜悦没人分享而感到有点遗憾,“你就可怜可怜我,说些好话行不行?再不然,别念我了?我今天可被你叔父训了好久了。”他双手合十,像只小猫似的,可怜巴巴地望着蓝忘机

两人对视了一会,最后以蓝忘机别开了眼告终,只见他一言不发地打开了手中的小白瓷罐子,用手指沾了些药膏,小心地抹上了魏无羡的伤处。

药膏覆上皮肤的瞬间是一阵冰凉,可那阵凉意很快就被蓝忘机用手指揉开了。他低着头专心注视着自己的手下,力道掌握得很好,既不会让魏无羡觉得太疼,也不至于无甚作用。被人这么伺候了一会,魏无羡眨了眨眼,小声道:“蓝湛你怎么这么好啊……”

蓝忘机的动作顿了顿,没作声。

“我……今晚就要跟江叔叔回去了,在这之前我有些话想问你……”魏无羡像是很紧张似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蓝忘机终于抬起头看向了他。

无论已经在心里演练了多少遍,然而当真的到了这一刻,看着那双眼睛,魏无羡心下却又生出了几分怯懦。

如果蓝湛他不喜欢我……

“蓝湛,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像是等待了一万年,其实不过是一瞬间。

轻飘飘的吻隔着层层衣物,落在了颈间那处齿痕尚未完全消退的位置,甚至可以感受到心脏正在一下一下猛烈地跳动着。

如果蓝湛他不喜欢我……

 

没有如果。

END

——————————

妈耶()烂尾了真的对不起催更的大家……

然而还是没写完……真的爆字数爆得我想死……

还有个蓝二哥哥视角的外篇()


评论 ( 27 )
热度 ( 539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