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玉人歌(上)

原著背景下改写的早恋的故事。

没写完也发出来混个更(。)

今天也在艰难地复健呢(。)

ooc炸裂预警(。)

本章字数:5284

—————————————

01 

“咳,魏兄,你这……当真要去?”聂怀桑轻咳了两声,手在袖中一抖,便展了他那把绘了泼墨山水的折扇挡在面前,一张脸上只剩下眼珠子还在滴溜溜地转着,两条眉毛几乎就要拧到一块去了,摆的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微妙。头只微微一扬,便利落地甩开了垂到了眼前的碎发。他快步朝前走着,语气同脚下的步伐一般轻快:“那是当然!”

闻言,聂二少爷倒抽了一口凉气,满脸的不忍直视。

他们这些个被送来云深不知处求学的小少爷们,虽说每日皆同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面带苦色,初时一个个的倒也还算规矩。可自从跟魏无羡混到了一起后,便是整个的改天换地了,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每日下了课后不是跟着这人翻墙出去喝酒划拳下馆子,便是跑到后山偷鸡不摸狗——虽说他们从来没见过传闻中的山鸡便是了。而这些日子蓝启仁为了彩衣镇上闹水行渊的事情忙得是焦头烂额,讲学的时辰越来越短,对众人的管教亦是宽松了许多——这倒是遂了他们的意。少年们四处浪荡的时间是越来越多,隐隐的竟还有了要在这云深不知处的后山里称王称霸的势头。然而……

虽说是少了个老古板,这不还有个小古板镇守着吗!

一想起上次面覆寒霜的蓝忘机是如何拎着魏无羡的衣领将人一路拖进了蓝家祠堂,然后各自罚了两人一百多道戒尺,聂怀桑就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从喉咙底飘出来了。

按理说这事后,魏无羡怎么的都该收敛些了吧,至少——该离那蓝忘机远一些,好叫人家眼不见心不烦吧,哪晓得这人竟还变本加厉了起来。

今日他们七八人在后山中溜达时无意撞见了一大窝野兔子——好在这云深不知处的后山上绿草丛生,又常年沾着露水,纵是无人喂养,也一个个长得是白白胖胖的。这些兔子倒是不怎么怕人,却也烦得很这些个吵闹的少年。一看见他们,原本正躺在地上打着盹的,急忙翻了个身;原本正嚼着草的,赶紧也都住了口。兔子们纷纷拔了腿转身跑开,一时间草地上便滚起了数十团雪球。

唯有两只兔子,在他们接近之时,还是叠在一块,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

看着魏无羡垂下眼眸捂紧衣襟的小心模样,倒是真要把这两只特立独行的兔子送去给蓝忘机了。

设想了一下蓝忘机的反应,聂怀桑眉头抽了抽,在心底默默地给魏无羡点上了三炷香。

 

蓝忘机低着头认真地整理着自己刚写完的那一沓纸时,忽然听到窗棂处喀喀响了两声。他有些疑惑地将目光投了过去,正好对上了攀在窗外那株玉兰树上的魏无羡的一双笑眼。

像是无意闯进了某个阳春三月,盛开的桃花纷纷扬扬地落了满身,他心口处的跳动突然变得猛烈了起来。在愣怔了片刻后,终于强压着心跳缓缓张开了口,对着那人淡淡地道了一句:“下来。”

闻言,魏无羡极其顺从地从窗口翻了进去,不知是因为顾忌胸前揣着的两只兔子施展不开身手还是如何,他在落地之时脚下微微滑了一下,整个人直接就撞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被扑了满怀的人身子微微一僵,正犹豫着是该保持着这个动作还是该伸出手去扶他一把,魏无羡倒已是非常自觉地抓住了蓝忘机的双臂借力,随后从容地从他怀中抬起了头来,面上是一副极其灿烂的笑容,眉飞色舞道:“蓝湛,我回来了!想我不想?”

蓝忘机不答话,只是将他按到书案的另一边坐好了,然后继续整理面前的书卷。

魏无羡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桌面上敲敲点点,一会儿后才反应了过来,厚着脸皮挨着书案边凑到了蓝忘机身旁去,故意激他道:“啧,你不说我也知道,必然是想的——不然刚才怎么从窗子那看我呢。”

话说至此,放在往常蓝忘机总该斥他一句“无聊”什么的了,可哪晓得这人居然还是一副视万物如无物的模样,仿佛眼内只见有手中物,八风不动,是铁了心不去搭理他。魏无羡深感无趣,挠了挠脑袋,又放软了嗓子好声好气道:“好蓝湛,蓝二哥哥,我今天可没有带着他们出去鬼混,也没有犯禁。你好歹搭理我一下呗?”

闻言,蓝忘机终于看了他一眼,似有些无奈地道:“你要如何。”

等了半天终于得了他答句话,魏无羡高兴地在大腿上拍了一掌,道:“你看这个!”说着,他将手伸进了怀中,掏出了那两只兔子。

他提着那两只兔子的耳朵拿在手里,像提着两团浑圆肥胖的雪球。而那雪球还在胡乱地弹着腿,一副极有活力的模样。

“你们这里也是怪,没有山鸡,倒是有好多野兔子,见了人都不怕的。”魏无羡眉眼弯弯,献宝似地把那两只兔子送到了蓝忘机眼皮底下,“怎么样,肥不肥,要不要?”

蓝忘机沉默地看着他,不知是在犹豫还是怎的。半晌,才缓慢地伸出手去接过了那两只兔子,将它们放到了书案上,对魏无羡道了声“多谢”。

“不谢不谢!”魏无羡朝他眨了眨眼,轻快地道:“我才要谢谢你呢!”

看着蓝忘机那一副略显困惑的样子,魏无羡唇畔勾起了一个狡黠的笑容,隔着那张书案探出了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慢条斯理道:“收了我的兔子,你就是我的人啦!”

02

信我。没车。

03

魏无羡撂下那话后,见蓝忘机露出了一副如遭苍雷贯体一般的表情,心下竟也慌乱了起来,连往来最是擅长的插科打诨都给忘了,只能下意识地维持着面上几近僵硬的笑容,干咳了两声,然后匆匆起身又退回到了窗边,只给蓝忘机留下了一个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背影。

第二日,蓝忘机没有再出现在兰室。

看着魏无羡对着身后那张空着的书桌沉默放空的模样,聂怀桑慢吞吞地摇着手中的扇子踱了过来,在他肩上拍了拍,压低了声音道:“恭喜啊魏兄,我刚才听蓝家那几个小子说了,这蓝忘机以后都再不来跟咱们一块听学了,这下可没人整天盯着你了。”

魏无羡却像是没听到似的,沉默了。半晌,他突然抬起了手,“啪”的一把拍掉了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朝着聂怀桑皮笑肉不笑地道了句:“果真鸿运当头祥云罩顶天助我也”,然后迅速转身,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聂怀桑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回想起魏无羡那个笑容,突然感觉背脊一阵发凉,一时没忍住缩了缩脖子。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可是看魏兄那样子,好像并不是非常高兴?

 

这光景便是认证了魏无羡心中最坏的猜想——蓝忘机不仅对他没有半点意思,说不定现下甚至是十分讨厌自己呢。初次春心萌动便踢着了块铁板,这难免让人感到沮丧。所幸魏无羡终究还是少年心性,在桌上趴了一会,便用一种自欺欺人的乐观心态开解了自己,道是这样也好,或许跟蓝忘机几天不见之后,他也就不会再如此在意这个人和这件事了。现下要紧的,是快快找些别的事情来做,求个静心。

略思索了一阵,他抬手取了笔架上悬着的狼毫,竟是打算动手抄书。

可当他无意从书本中翻出了一张在藏书阁里罚抄时胡乱涂写扔给蓝忘机的纸条时,还是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奇也怪哉,青年才俊魏无羡,怎么就成了个断袖。

更要命的是,他看上的,居然还是那神仙一般不染凡尘的蓝忘机……

这事可真是越想越不能想,他心下那些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烦躁这下可又噌噌涨了起来,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头晕脑胀地抄了两行之后,魏无羡终于认命地一把摔了笔,“唰”地从桌案边站了起来,然后在一众人诧异而又无声的注视下,一手撑着窗棂,毫不犹豫地翻了出去。

 


评论 ( 44 )
热度 ( 521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