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点绛唇

原著向一发完。其实是词牌名活动的废稿……

为了凑字数混更修了修就拿来发了……

不知所云、短小无趣且ooc……

本篇字数3790。

————————————

01

双脚甫一踏上静室的石砖地板,魏无羡就让人给扒了那件犹带脂粉香气的外袍,抵着肩膀压在了门板上,耳边是幽幽的“吱呀”一声。不多时,那因着一路御剑而挟上了凉意的吻和那件衣襟处滚着暗红色绣边的外袍便一同落了下来,不同之处在于——前者落到了他的唇上,后者则是落在了地上,十分委屈地堆在他的脚边。

蓝忘机素爱衔他那两瓣唇辗转厮磨,而此刻唇齿间的动作比起往日却多了几分凌厉的凶狠,在他下唇咬的那一下,不似意在缠绵,倒像是带着几分惩罚的意味。魏无羡被啃得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婉的喘息,知是他心里醋着,便没吭声。在蓝忘机停下托起他下巴查看唇角的片刻又顺着主动吻了上去,带着几分亲昵和讨好的意味,只是在七荤八素之时心里默默腹诽,怎么偏生就撞了大运,被蓝湛逮了个正着呢。

夷陵老祖,时运不济。

倒真不是魏无羡突然心血来潮又去逗弄人家姑娘。他就只往那小摊前这么一站,便已是一副桃花逐流水的风流,还没能跟那卖货郎拉扯上两句,摊前的那些小娘子们就跟花蝴蝶似的围了上来,倒是比得那卖货郎还要积极,谈笑间个个拿绣帕掩着樱桃小口,双双眸刚转到他身上,又极羞涩地偏开了。

待魏无羡眼角余光瞥见那一抹素白身影时,蓝忘机已在那处站定许久了。他虽仍是面无表情,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让人看不出情绪,却让前者连呼吸都滞了一瞬,隐约有种今晚又要老腰不保的预感,于是赶紧拜别了周围环绕着的小娘子们,打从莺莺燕燕中抽身脱出。

然而已经晚了。

 

直到被人亲得两腿,身子几乎要顺着门板往下滑,魏无羡才稍稍别过了脸,错开了两人的唇。他一手撑着蓝忘机的胸膛,维持着两人之间的一点距离,以保证另一只手能够自由地探入怀中。他伸手摸索了一阵,指尖触到一个微凉的小物时,有浅浅的笑意划过那双蒙了一层水光的眼。

“蓝湛……”他低低地喘了口气,清朗的嗓音哑了几分,唇畔的角度勾人,“……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02

事情还得从两日前说起。

那天原是他们二人说好的一同下山游玩的日子,谁知临出门前几名弟子又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儿,蓝忘机便叫蓝启仁给召了去,走之前还略带歉意地在魏无羡额上落下了一个吻。

这要是放在以前,魏无羡许还能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调笑他两句,然后揣着个钱袋子自己出门晃悠去。倒是这些年过惯了两相执手朝暮相见的日子,叫蓝忘机给养出了些缠缠绵绵的坏毛病,一个人待着总觉得老大没意思,两个人——哪怕是就静静地对坐着,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做,光是那人执着朱笔批判功课的一双眉眼就已是看不够的了,哪还顾得上什么旁的东西。

魏无羡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滚了两圈,眼看着蓝忘机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床铺被自己捣得复又凌乱起来,这才心满意足地起了身,又开始在屋里这抠抠那碰碰,一副誓要把这早就被他摸得一清二楚的方寸之地再深掘三尺,觅出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的模样。

倒还真让他挖出了些什么——可这么说似又不大合适,毕竟那只长一尺有余宽近乎七寸的箱子就这么没遮没掩光明正大地置于书房一隅。

魏无羡伸出食指拨弄了两下落在箱扣上的那把没见过的黄铜锁,伴着金属碰撞的声响略一思索,转身拉开柜上的一个小抽屉,取出了一串由铜环串联住的钥匙,随手拈了藏在其中的细长一把就往锁眼里挑。

只听得轻轻的“咔”一声,锁芯转过了半圈,竟是被他歪打正着给打开了。

魏无羡难以置信地挑了挑眉。

箱内物件整齐地堆叠着,装点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不过是些不怎么重要的旧物和魏无羡从山下带回来的小东西。一眼扫去大多数都被他捣鼓了百八十遍,也不大有什么意思。

可当他欲收回手时,眼角余光忽的一瞥,看到了有什么正贴着箱壁竖放着。取来一看,是册封面纸质粗糙的话本,摸上去还有点微灰,而页首竖排开的“春波绿”三个大字,倒是工工整整。

 

若要探及这册子的由来,又是个久远的故事了,故且按下不表。只道记载修真界中风流逸事的话本向来流传甚广,但其中亦不乏旁人的渲染与加工。正如坊间话本中所传,夷陵老祖夜访莳花女一事为真,年轻时喜爱撩拨貌美女子亦不假,真真可谓是朵恶桃花。可那绑了数千女子于乱葬岗上日夜淫乱一事,倒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了。

自观音庙一案后,他们两人便携手云游数月,不问仙门事。哪料到归来以后,以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为主角的故事早就随着云萍一夜的雨传得是沸沸扬扬的了,话本子印了一摞接一摞。其中流传的最广的,便数魏无羡手中这本《春波绿》了,不知惹了多少仙子的眼泪。

魏无羡当初无意得到的这话本后,还没来得及好好拜读一番,看看世人是如何给他们二人拼凑出那些轰轰烈烈情意绵绵的故事,就被蓝忘机给缴了去。任他如何撒娇打滚,都不肯再拿出来,只一本正经地道,少看这些不正经的歪书。求之不得之后不是辗转反侧,是久而久之连魏无羡都把它给抛到了脑后——天天抱着本子里写着的神仙似的人儿,谁还会在意那破本子呢。

没料想,这回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03

石板上刻了两个大字,似乎是此路通往之处的地名。下面那个字勉强看得出来是个“城”字,上面那个字则笔画颇多,字形繁复,又正好被那条裂缝贯穿而过,剥落了许多细碎的小石。魏无羡弯腰拨开乱草,看了半天依旧看不出来是个什么字。

偏偏那条左手臂所指的方向,就是这条路。

魏无羡道:“不如去问问这些村民?”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当然不会指望他去问,当即笑容满面地走向那几名正在撒米喂鸡的农家女。

……

打听到了需要的消息,魏无羡本欲道个谢就转身离开,可看那几名农家女面上仍旧紧绷着,皆是端着一副紧张的神色,嘴上便又不由自主地调转了个话题,开始闲扯起来,引得她们也舒展了颜色,渐渐地放松了下来,不熟练地冲他笑了笑。

聊得正兴起之时,魏无羡眼眸一转,突然发现院中一隅簇着几只抖动着长耳的白团子,口中正叼着菜叶子咀嚼着,生得极可爱。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了头,将视线投向了自己来的方向。

他却是没能像预料中的那样与谁目光相接,然后再抛出个笑容——只见那立在石碑旁素来端方的含光君正垂着头,脚下不住地碾动着一块小石子,那情态,像极了受了委屈的五岁小童。

魏无羡心下没由来地一软,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该离开那么久。

像是在这一刻下定了什么决心,魏无羡回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样东西,交给了说得最多的那名农家女,向她们道了谢后,便负着手悠悠地踱了回去。

蓝忘机呆立在原地,本是忍不住了正欲上前去,却忽地看他走了回来,竟是怔了一怔,面上难得露出了个有些微妙的表情。见到向来面无表情的含光君这副模样,魏无羡心下那点逗弄人的心思又冒了出来,朝那人狡黠地笑道:“含光君,你应该过去的。那院子里还养了兔子呢!”

蓝忘机却没对他的调侃有所反应,迅速敛了神色,状似冷淡地道:“问出什么了。”

魏无羡边走边言简意赅地向他道明了所处之地及其状况。

这路上除了枯草丛生乱石遍布,更有许多不易察觉的沟壑。蓝忘机低垂着眼,默默留意着魏无羡的脚下,待那人闭了嘴后,接着问道:“还有呢。”

魏无羡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有什么?”

蓝忘机垂下眼帘,不动声色道:“你给了她们何物?”

魏无羡心头一动,嘴角微微上扬,故意拉长了尾音:“哦——你说那个?是胭脂。”顿了顿,他又道:“含光君,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那盒胭脂是不算好。但现在的我又不比从前,整天身上带着一堆花花草草钗钗环环到处送姑娘……”

……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魏无羡长睫便颤了颤,从梦境中转醒过来。他浑浑噩噩了一阵,直到那鼻间萦绕的清浅檀香将他的神识从残梦中拉了出来,才发现自己正被蓝忘机拥在怀里。

他眨了眨眼,待视线清明了几分,便借着乌木窗青纱帐外漏进来的一星半点冷白月光,用目光描摹起了眼前人的容颜。

倒是应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日里在那话本上见到的让他莫名在意的那一幕,竟在他梦中又上演了一次。

魏无羡微微仰起头,盯着蓝忘机那两瓣形状优美的唇,莫名地觉得在他低着头碾弄那颗石子时,它们该是轻抿着的,就像是这人往日里少有的处于不知所措中时的那副模样。

不过到底如何,也再看不到了。毕竟那时他留给蓝忘机的,只有一个背影。

思及此,魏无羡心头蓦地涌上了一股酸涩。

他小心地扭了扭身子,把自己埋进了那怀抱的更深处。

04

“……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听得魏无羡这话后,蓝忘机尚不及作答,突然就被捉住了一只手。随后,一只白色的小瓷盒便被塞进了他手中,晃眼一过还可以看见那人食指的指尖染着一抹红。

蓝忘机握着那瓷盒愣怔了片刻,方才一言不发地隐忍了半晌,这下终于开口唤了他一声:“魏婴”。

魏无羡看着他,勾唇道:“含光君,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说着,他眨了眨眼睛,面上是一副无辜的表情,道:“我今日可没有带着一堆花花草草钗钗环环到处送姑娘。”

见他还主动提起了这事,蓝忘机倏地抬起了眸,环在他腰上的手扣得更紧了些,动作间带上了几分示警的意味。

魏无羡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狭促地笑了笑,接着道:“倒是你啊,含光君——堂堂仙门名士,世家子弟楷模,整日偷偷地在背地里喝醋……”他话里似是意指今日之事,说着,却忽然抬起了手。

倒底是触感比反应来得要快一些。

一只纤长的手指先是在蓝忘机的下唇点了一点,停留了片刻后开始顺着唇瓣的曲线向外游走,像是在指尖抹了些什么脂膏,在唇上留下了一片微凉的稠润,匀开后还带着一股不知名的浅香。

“……当初拿了人家小姑娘给我的香囊也就罢了,如今竟是连路旁的石子都不放过。”

蓝忘机的记忆比起魏无羡只好不差,故而后者此言一出,他便迅速地反应了过来,这才意识到,方才魏无羡塞进自己手中的,竟是女子妆扮时所用的胭脂膏。

直到魏无羡一手攀上了他的脖子,那不安分的指尖才终于停在了他的唇角,带着些暧昧不明的意味在那处轻轻点了两下,终是让那淡红的唇角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两人贴得极近,几乎是长睫挨着长睫,眼底皆有柔波荡漾。

“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不知道这夷陵老祖搭上的,是哪家的美人儿?”

END

评论 ( 41 )
热度 ( 606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