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一生中最爱

不知道写的啥玩意(

没脸叫作七夕贺文的段子(

OOC炸裂(

——————————————

00

“我是一个穿越者……”

“……”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在时空里与我失散的恋人……”

“……”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

魏无羡把手中的剧本往桌上一扔,看了看像是紧憋着一口气般良久无语的温宁,再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桌前的女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吐槽道:“这是什么鬼剧本?你就打算拿这个去参加迎新晚会?”

“切!是你不懂得欣赏!”温情拉过一张椅子,双手撑在扶手上,身子向后一仰便坐了上去,口中慢条斯理道:“这可是根据××网上最热门的小说改编的……算了,反正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魏无羡悠哉地拿过放在一旁的果汁拧了开来,瓶口抵在唇边,笑道:“那么请问尊敬的副主席大人,主角你打算定谁?先说好了,这种东西我才不要演——就这剧本,能让江澄笑我半年。”

温情斜乜了他一眼,唇角一勾,看来是心目中已经有了相当满意的人选了,“大一新入会的那个男孩子……蓝曦臣的弟弟,人家长得有那——么帅……”

“才看不上你好吧。”温情笑眯眯地补了一刀。

“……”

01

魏无羡带人搬着一箱箱矿泉水顶着烈日“吭哧吭哧”地赶到本学院的军训场地时,正好赶上了教官放人休息。一群穿着不知什么材质迷彩服的祖国的栋梁们正缩在树荫底下乘凉,一个个都被热得脸颊通红,聊胜于无地扇动着手中的毛呢贝雷帽。

之前晚点名宣传学院学生会招新时,魏无羡就以主席的身份在这群新生面前露过脸了,在场的也有不少是已经加入了学生会的,于是他刚一出现,就有人咋咋呼呼地跟他打了招呼。一时间原本平静无波的操场突然变得如同被浇了沸水一般,此起彼伏的声音里叫主席的叫学长的叫WIFI哥哥羡哥哥的……什么都有。

魏无羡颇为无奈地点了几人去发放矿泉水,走到那群喊得最凶的女孩子面前,一手拢在唇边,悄悄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教官,道:“你们再喊,小心教官罚你们跑圈。”

此言一出,兴奋的叫喊声果然被压了下来,好像连带着气压都低了一些。魏无羡也是过来人,非常理解苦哈哈的新生对于加训的恐惧,但此刻还是不免感到有些好笑,于是又站在原处跟她们多聊了两句。看气氛恢复得差不多了,才挥了挥手,走向了男生的队伍。

塑胶跑道外的绿色空地上坐着歪歪扭扭的一群人,配上那一身又黄又绿的迷彩服,像是被吹得倒伏的半生不熟的小麦。除了那个鹤立鸡群的挺拔身影,其余人一眼望去皆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蔫巴模样,魏无羡根本无需费神寻找。

而蓝忘机能在人群之中一眼就望到魏无羡,大抵是靠的天赋异禀。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只有短短的一瞬,既没有擦出暧昧的火花,亦没有激起嗞嗞作响的电流,更没有产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毕竟魏无羡才刚朝蓝忘机眨了两下眼,后者就局促地别开了脸。

魏无羡心情大好,脚下步子瞬间轻快了许多,径自去找了教官给蓝忘机请假。

 

休息结束时,有人站在操场中央吹了一声长长的哨,队伍里立刻唉声四起。

两人便沐浴着众人艳羡的目光离开了。

操场的侧门外是一条马路,来往奔驰的车辆不少。沿着这条马路直走就能抵达学校的南大门——蓝忘机没有住宿舍,租的公寓就在南门外,为了下午的排练要回去换身衣服。魏无羡点了点头,道:“我跟你一起去。”

蓝忘机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不是说那边很急,需要赶紧过去吗。”

有阳光从叶片之中的间隙漏下,细碎的金芒从他头顶洒落,像是被微风一吹就会抖落到地上。那顶绿色的贝雷帽仍被他端正地戴在头上,压住了一片柔软的头发。

如果是别人穿着这一身衣服走在路上,看起来一定很傻。可是穿在蓝湛身上,却是格外的帅气呢。魏无羡如是想着,却又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摘掉了那顶扎眼的帽子,拿在手中转得飞起。

“不这么说你们教官能那么痛快放人吗?”魏无羡理直气壮道。

然后下一秒,他就把脸凑到了蓝忘机面前。

“再说了,就算再忙,我也得抽时间陪会儿男朋友啊。”

02

就算蓝忘机的公寓魏无羡开学前已经来过一次了,此番再度踏进那道枣红色的防盗门门槛,也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东张西望的欲望。

“哎哟喂!这是什么时候换的!”魏无羡迈进蓝忘机的卧室后难以自抑地发出了一声惊呼,麻利地将脚上的拖鞋一蹭,飞身扑上了那张足有一米八的柔软大床。从左向右滚了一圈之后还嫌不够,裹上蓝忘机的薄被又从右向左滚了一圈,直把自己包成了个巨大的春卷,才发出了痛心的斥责:“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学校的木板床!宽九十公分长一米九!我平时都是这么睡的——”说着,春卷蠕动了两下,背一拱蜷作了一团缩在床一角,摆出一副幼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

蓝忘机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将魏无羡从被子里剥了出来,抚了两下被他捂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眼神也柔和了几分,“那你要不要搬出来。”

房间里的空调才刚刚打开,温度还没降下来,魏无羡这么闹腾一阵后身上也出了一层薄汗,偏还故意抻着湿润的脖子往蓝忘机身上蹭了蹭,腆着脸明知故问:“搬出来跟你一块住?”

蓝忘机伸出右手虚虚地环住了他的腰,以免他摔下去,左手无意识地在床单上揪出了几道起伏的褶皱,不动声色道:“如果你愿意。”

魏无羡倒下身子躺进了他臂弯里,然后抬起头眨了眨眼,以一种纯良无害的口吻道:“我们睡一张床吗?”

蓝忘机垂下了头,长长的羽睫扑扇了一下,浅色的眼眸里便映出了魏无羡的身影。他低声答道:“嗯。”

魏无羡直视着那双眼,心下一动,忽然脱口而出:“美色当前,万一我控制不住自己半夜起意化身虎狼这可怎么办?”

他语气拿捏得十分诚恳妥当,眼角却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蓝忘机眉尖微蹙,轻抿着下唇,对他突然兴起抛出的调侃总是无可奈何。

看他不语,魏无羡更是得寸进尺,抬手勾了勾那人的下巴,道:“啧。别不说话呀——蓝湛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每次你不说话的时候,我总想凑上去亲你……”

 

魏无羡嘴上说着顾虑多多,身体却很诚实地收拾起了行李,周末一大早就携着大包小包搬了过来。

他前夜里兴奋得过了头,直到三点多才有了几分睡意。折腾的这一早上打了好几个呵欠,便趁着蓝忘机替他整理衣物的空当爬到床上去眯了一会。

等他醒来之后,蓝忘机早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正静静地坐在床边垂着眸看他,视线同他对上的瞬间还微微睁大了眼。

魏无羡赶紧爬了起来,裹在被子里朝他抛了个媚眼,软着嗓子道:“忘机弟弟,看我睡觉做什么?我这么好看吗?”

蓝忘机的眉眼微不可查地弯了弯,柔声道:“嗯。好看。”怎么都看不够。

“好看?”魏无羡忽然扬起了眉,用那种难以置信的语气道:“既然我这么好看,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睡觉?”

03

“我可以拥抱你吗?”

“来吧!”言毕,魏无羡一把抛开了手中的台词本,朝对面的人张开了双臂。等了一会没等到美人投怀送抱,干脆主动地送上了门。

蓝忘机被他搂在怀里,下巴抵在他肩上,无奈地道:“魏婴,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

“是吗?我又记错了?”魏无羡松开了手,拉开了些距离让蓝忘机看到自己一脸疑惑的样子,然后转身去捡被扔掉的剧本。

罗青羊:“……”

温宁:“……”

温情:“……”

温情拍了拍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在心里默念了百遍“莫生气”后,看向蹲在地上翻看剧本的那人的目光才稍微和善了一些。

男女主角都定下来后,魏无羡突然对这部话剧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小配角塞了进去。不管有没有自己的剧情,每天都雷打不动地前来参观排练。温情原本还以为他是看上了演女主的罗青羊,还好奇怎么过去共事了一年也没见他有所表现。直到后来无数次在排练途中或休息时被坚持不懈调戏高岭之花的魏无羡亮瞎了眼,同时发现蓝忘机对这人亦是无条件无下限的包容,方才幡然醒悟。

“你和蓝忘机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当时她趁着主角们对台词的空当,把跟块牛皮糖似的魏无羡拉到了一旁,单刀直入毫不含糊。

魏无羡是怎么回答她来着了?

“什么叫搞在一起?十几年前双方家长就给我们盖了章的。”

总之是个俗套而狗血的故事。同为高干子弟的两人从小就在一处长大,连出生的医院都是同一家。也曾经历过玩笑性质的指腹为婚。本该谱写一曲邻家兄弟竹马成双,奈何因为性格问题从小掐到大——或者说,魏无羡单方面折腾人家。小的时候总爱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比如拿着江厌离的小花发卡偷偷别在他头上;趁别人睡着的时候拿妈妈的口红在他眉间点上一点朱砂;买了一堆辣条塞进他的书包里,附带一封装作是隔壁班小女生写的告白信……大了以后就是针尖对麦芒,好好学生跟花花少爷的几乎所有同框都来自教学楼底下贴着的光荣榜,虽说差了一个年级,却总还是在一块通告栏上呆着的。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蓝忘机初中毕业那一年。蓝家打算把两兄弟送出国,正好一个读高中一个上大学。得到这个消息后魏无羡立马翘了晚自习跑回了家,抱着自己新买的吉他站在蓝忘机窗前唱起了《一生中最爱》。

“蓝湛不像我,什么没皮没脸的话都能说出口。难得念这么肉麻兮兮的台词,就算不是对我说的,也得来听一听啊……”说到最后,魏无羡竟然露出了一副有点遗憾的表情,“不然说不定这辈子都听不到了呢。”

04

迎新晚会结束后,一群人大半夜的跑到学校东南门外的餐馆开了庆功宴。桌上往来的酒杯兜兜转转,大多都转到了魏无羡面前,最后他竟是以一人之力喝趴了在场的多位男同胞。

好在还有温情等人清醒着负责垫后。蓝忘机跟他们打了声招呼,把醉醺醺的那位架起来了就往外走。

回到他们住的地方需要从学校里穿过。一路上配得上校龄的路灯时明时灭,每隔一段距离便会陷入黑暗,焦黑的灯泡旁还绕着几只扑腾着翅膀的飞蛾。

走到半路时魏无羡突然闹着要去洗手间,于是蓝忘机又带他绕路拐往了教学楼。等人出来后,整个人看起来清醒了许多,一把推开了蓝忘机要搀着他的手,霸道地把自己的手嵌进了他的手里。

走着走着,魏无羡嘴里突然开始哼哼唧唧,叽里呱啦地往外冒了一大堆话,大概还在醉着,听起来含含糊糊的。蓝忘机努力地侧耳分辨了一下,抓住了两句关键的,发现他居然是在念自己的那段告白台词。

蓝忘机脚下顿住了,突然道:“别说话了。”

魏无羡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头顶黑掉的路灯闪了闪,突然亮了起来,暖黄色的灯光流泻,发丝投下的柔和阴影朦胧掉他醉了的眉眼。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蓝忘机看着他的眼睛,手上握得更紧了些,“每次你说话的时候,我总想凑上去亲你……”

05

“我今天漏了一句台词。”

“真的吗?”终于等到蓝忘机上了床,魏无羡赶紧掀开被子一角,让他进来,“我怎么没发现。”

“‘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哈?”

蓝忘机把钻进自己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重复道:

“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END

——————————————

写的是这个orz



评论 ( 18 )
热度 ( 302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