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番外)

前文:01 02-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14

年下。现pa。年龄差六岁。

真<ooc炸裂。文笔不如小学生。无脑狗血流水账。>

——————————————————

00

两个人分开,其实都是在地球生活。落下来的雨水,可能来自他的汗的蒸发。分开不分开,都是在地球上,又有什么分別?

——这话魏无羡曾深以为然。特别是在见多了某些酒友喝多了就嘤嘤嘤“你怎么不要我了”的丑态后,更是把这般旷达列入了人生的一大追求,并向众人放言道:“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的。至少不要太喜欢一个人。”

奇就奇在,花红柳绿争奇斗艳,他拂柳穿花而过,还真没谁入得了他的眼。

直到他站在门背后,通过猫眼瞧见了对门的少年。

直到他站在栏杆外,隔着说远不远的距离同一人挥手告别。

直到他站在窗台上,看着蓝忘机从安眠中转醒,望向他的浅色眼眸比洒了一地的金辉还要明亮。

01

小说里描写两人久别重逢对视的瞬间,世界万籁俱寂好似一眼万年,都是因为主角没有养过一只十分聒噪又十分黏人的猫。

房间里发声的只有在喵喵叫个不停的猫咪。蓝忘机从醒来的那刻起便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既不说话,也无动作。魏无羡心里没底,想着自己消失了两年,现在又这么不声不响地突然出现,换了他自己也不见得能够心无芥蒂地再次接受这个人。

当下这氛围让魏无羡有些不知所措。他深吸口气,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抬脚刚往屋里挪了两步,猫咪就跑了过来,十分亲昵地蹭着他的腿。

怀着一种鸵鸟的心态,魏无羡把它搂进了怀里,低头刻意避开了那道目光。没料到刚一起身,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了。

蓝忘机双臂环得很紧,头靠在他肩上,身子微微发着颤,就像是在水面上投下了一粒小石块,水波一圈圈散开,悠悠地抖进了魏无羡心底。

魏无羡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然后小心地转过身,亲了亲他的唇角。

02

蓝忘机还没有跟魏无羡商量过要同他一起搬回那边公寓住的事情,因此听到他在饭桌上直接提出来时,魏无羡差点没被果汁给一口呛死。

虽说两年前蓝启仁和蓝曦臣就已经知道了他们俩的事,但这还是魏无羡第一次正式见家长。他先是下意识地用眼角余光瞥了瞥蓝忘机,不动声色地伸出两指扯了扯他的衣角,结果反而被人捉住了手,紧紧地握住了。他心里一阵轻飘飘的,再抬眼看向对面的蓝启仁时,好像也没那么紧张了。

能有今天的一切,可谓是蓝曦臣一手撮合的。蓝启仁显然也是知道这事的,不怎么高兴地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哼”了一声后起身离了席。

这两年来,骂也骂够了,罚也罚够了,终究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蓝家人的办事效率有多高魏无羡是领教过的,因此对于当天下午蓝忘机便提着行李箱搬进了自己对门这件事他并不感到惊奇。

蓝忘机从后备箱往外搬东西时,魏无羡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要去接,被拒绝后才猛地发现,两年未见,尚处在少年与青年之间模糊交界上的蓝忘机已经比他还要高上些许了,像是风中拔节而起的竹。

看着蓝忘机的背影,他心里又冒出了些许懊悔,感觉像是错过了跟初恋的第一场约会。

而还不等他将情绪发酵,走了几步不见人跟上的蓝忘机已经又折返了回来,径自牵起了他的手。

 

公寓这边一直有人打理,蓝忘机需要收拾的就只有带过来的衣物和书本。对于收纳整理一事,魏无羡帮不上什么忙,在床上瘫了一会,然后又爬起来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手机,始终觉得无聊得紧。眼看蓝忘机收拾得差不多了,便趁着人转身的空荡钻进了他和衣柜之间的空隙里。蓝忘机一回过身,就被他一把抱住了。

蓝忘机隔着魏无羡将手里拿着的最后一件衣物放进了衣柜,空出手后便回抱住了他,温声道:“已经都收拾好了。”

魏无羡倒是意不在此,凑到他耳边,小声地道:“蓝二少爷,我还以为你搬过来是要跟我同居呢。看你收拾得那么认真,不会是我想多了吧?”

两人贴得太近,蓝忘机的颈脖被柔软的发丝挠了一下,温热的气息打在耳边,一下下的却都痒在了心底。他偏过头亲了亲魏无羡,道:“一起……”

魏无羡感受到环在自己腰间的双臂搂得更紧了些,狡黠地笑道:“一起?是指一起吃饭还是一起睡觉?嗯?”

“都要。”蓝忘机微微低下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而诚恳地道:“还要一起生活。”

似是觉得这样还不够,他又补充道:“每一天。”

03

十月中旬的时候蓝忘机独自一人回了德国。魏无羡不是不想跟他一起走,只是江氏才刚刚回归M市市场,他手头上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处理。两人之间隔着七个小时的时差,只好每天踩着时间点开视频聊会儿天,当然其余的时间里也是消息不断。

后来魏无羡渐渐地察觉出了些不对劲的地方,他不管什么时候给蓝忘机发消息,对方都会十分迅速地回复,最久的一次也不过是让他等了五分钟。

……蓝湛是不用上课的吗?

想明白后,魏无羡心里蓦地腾起了一股因带坏了好孩子而产生的愧疚,而一想到蓝忘机上课写作业都捧着手机等他消息的样子,心里又软得一塌糊涂。

……怎么这么像初中生在谈恋爱啊。

还不得魏无羡痛心疾首地忏悔完,手机便震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兔子的表情在屏幕上亮得正欢。大概是蓝忘机下课回到家了却没收到他的消息,而这边已经是大半夜了,所以打过来问问。

魏无羡清了清嗓子,接通了电话。

“魏婴?”

蓝忘机又低又磁的声音砸在耳边,震得他心尖一阵发颤。魏无羡觉得自己已经有一万年没听过这声音了,这当口却又不肯好好说话,突然起了捉弄人的心思,掐着嗓子道:“那什么,魏婴现在不在。”

“……”对面陷入了沉默,似是不知要如何应付这人突然发起的玩心。

魏无羡也不在意,自顾自地问道:“你是魏婴的朋友吗?”

“……不是。”

“那就是魏婴的弟弟咯?”

“……也不是。”

魏无羡强忍着笑意,继续故作严肃道:“那么这位小朋友,你到底是谁呀?”

“不是小朋友……”蓝忘机轻叹了口气,认真地答道:“是他的爱人。”

 

“夹着六岁的年龄差谈恋爱已经很惨了,这可是两条代沟欸!更何况还隔着七个小时的时间差、八千多公里的距离……”魏无羡坐在床边,边掰着手指数着理由,边歪着脑袋任由蓝忘机给他吹干滴着水的头发。

他本意是想给蓝忘机制造个惊喜,于是一个人闷头连着加了几天班,搞定了手上的几个项目后强行从江澄那请了年假,然后火速定了最近的一趟航班,飞了十几个小时才到达了蓝忘机所在的H市。

蓝忘机下课回到家,看到的便是他全身落满白雪,坐在行李箱上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

看着来人向他走来时,魏无羡还没由来地紧张了一下。可惜他脑海里设想的在雪地上浪漫而绵长的拥吻没能实现,蓝忘机二话没说就把人扛进了屋子,扔到了盛满热水的浴缸里。把人捞出来时,还极不放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看头发干得差不多了,魏无羡伸手从蓝忘机手中拿走了吹风筒,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把人也带到了床上,然后迅速地翻了个身,趴在了他身上。

魏无羡刚洗好澡,身上还洋溢着一股热乎乎的潮气,面上也带着一层薄红,这让他一开口就显得十分委屈:“你不想见到我?”

蓝忘机环住了他的腰,坚定地道:“没有。”

“那你为什么没有一看到我就冲上来抱住我,然后吻我?”

等到被人拥着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魏无羡才迷迷糊糊地想:好像现在补上,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蓝忘机本打算让魏无羡好好地休息一下,却还是拗不过他要跟着一起去上课的执念,无奈地把人裹成了个企鹅才带出了门。

两人不想太引人注目,特意挑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刚坐下没多久,魏无羡的眼皮就打起了架。等到教授上了讲台,他已经枕着一只手臂沉沉地睡了过去,也算是不辜负蓝忘机坐一回后排了。

一下课魏无羡就被人吵醒了,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让他的手臂发麻颈肩发酸。蓝忘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他脱掉的外套给披在了他身上,因此背上也有些沉,却还是舍不得动一动抽出被蓝忘机握着的手。他正打算扭一扭脖子,忽然听到有人走过来跟蓝忘机搭起了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他选择了继续装死。

魏无羡竖起耳朵听了一会,虽然只懂了三四分,却真真切切地听明白了小姑娘言语中的笑意。

等人走开了,他才慢吞吞地直起了身子,朝蓝忘机眨了眨眼:“刚才那个小姑娘找你说什么呢?”

蓝忘机看他一眼,伸手欲替他揉一揉额上被压出的痕迹,淡声道:“小组项目。”

“哦?”魏无羡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手,语调上扬了一些,“还有呢?”

蓝忘机顿了一下,道:“她问你是谁。”

魏无羡挑了挑眉,问道:“你怎么回答的?”

“……朋友。”

魏无羡摇了摇头,状似无奈地叹道:“唉,蓝湛,你德语水平有待提升啊——男朋友和朋友都能搞混?”

04

蓝忘机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被魏无羡拉着去了一趟海边。

两人从度假村里租了顶帐篷,支起来后才发现,这才堪堪能容他们两人坐着。若是要躺下去,就得露出半截小腿来。

魏无羡有些失望,叹道:“看来今晚还是得回酒店去住了。”

蓝忘机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只淡淡地应了一声“嗯”。看见他伸出帐篷外头的腿被太阳照得反光,唯恐他被晒伤,于是拿出防晒霜又给他补了一层。

魏无羡看他没什么反应,嘴上又开始跑火车:“唉,你想想看啊。晚上要是能睡在海边,吹着海风,听着潮声,这么幕天席地地做一些成年人可以做的事……”

蓝忘机抬手在他腿上拍了一巴掌,下手并不重,声音却很响。他微微蹙起了眉,无奈道:“……不知羞。”

魏无羡笑眯眯地凑了上来,趁他一不留神偷了个香:“我就是不知羞啊,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再说了,我要是知羞,哪里还能追得到我们蓝二少爷……”

蓝忘机一把揽住了他,忍无可忍地吻了上去。

 

蓝忘机在帐篷里呆了半天,终于等到了魏无羡转过身神秘兮兮地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只见魏无羡面前画着两个Q版的头像,分别标注了忘羡二字。字和画的线条边缘皆是翻起的细沙,因此算不得是非常精美,却是十分的可爱。

魏无羡坐在沙滩上,抓着蓝忘机一只手晃了晃,得意地冲他挑了挑眉:“怎么样,好不好看?”

蓝忘机微微勾起了嘴角,道:“好看。”

而还不等他多做评价,一道海浪便拍了上来,正正打在了那两个头像上。待那细细的白沫退去后,沙滩上又恢复了一片平整。

魏无羡眼看着自己费了半天工夫才创造的大作被毁倒也不恼,反而惊奇地叫了一声:“唉蓝湛,你看这个是什么?”

蓝忘机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原先画下的位置多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显然是原先就埋在沙子底下,随着细沙被海水带走了一部分,此刻便露了出来。

他像是料到了什么,手上忽然攥得更紧了些。

魏无羡拿起那个小盒子,打开看了一眼,随后做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

“哇,居然捡到了个戒指唉!”

魏无羡从蓝忘机那借了一把力,站起身后把戒指递到了他面前,笑着道:

“蓝忘机先生,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全文完】

——————————————————

那啥……flag没有倒……写到肝爆qaq

虽然这不是大家想要的番外……还是希望大家打我的时候轻一些orz


评论 ( 29 )
热度 ( 495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