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花无雪12-14(完)

前文:01 02-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ooc爆炸预警!有姑娘反映结尾没看明白Orz所以我微修了一下……

————————————

12

魏无羡愣了足足有半分钟,回过神后还是有点呆。不得不说,蓝忘机说出这话的样子,杀伤力实在是太太太太大了——那像是盛了浩瀚星河的诚挚眼眸就这么看着自己,又低又磁的声音分明清冷,从心底掏出的字句却被血液加热得滚烫。

魏无羡心里暗想幸好自己心理素质过硬,万一一下子没克制住,跟个小姑娘一样双手捂着心口向后倒去,那得多丢人啊。

抹额这端牵着的魏无羡还倚在床头想入非非,那端的蓝忘机已经朝他伸出了一只手。

“先去吃点东西。”

魏无羡虚虚地把手搭了上去,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他用食指在蓝忘机掌心画着圈,挠得人心底手里都痒痒的,唇边勾起一抹笑:“小朋友长大了,胆子也大了,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把我绑回了你们家?”

蓝忘机合起掌,困住了他的四指指尖,垂眸道:“你同意了的。”

魏无羡一怔,细想片刻便恍然大悟,原来是昨晚迷糊中应的那一声把自己给卖了。不由得好笑道:“好吧……这个你听到了,那……”他说到这,故意停了下来,引蓝忘机抬起眼来看他。

“我说我喜欢你,你有没有听到?”

蓝忘机手上攥紧了些,双唇微动,似要说些什么。魏无羡耐心地等了一阵,只等到了低低的一声“嗯”。

“就只有一个‘嗯’?这么冷淡?”魏无羡凑了过去,把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能让吐吸相媾,笑里透着几分狡黠,“该不会是没反应过来吧?我可是在跟你表白欸,忘机弟弟——”他这一声拖得绵又长,尾音恨不得能在空气里打上几个转儿,然后勾缠着这人眼底的得意飞上天去。

蓝忘机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笑眼,耳尖微微发烫,心中鼓跳如雷,面上却还是一副虚心求教的端正模样:“那请问,我应该怎样做?”

“像这样啊——”魏无羡笑着抬起了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

然后吻上了柔软的两瓣唇。

 

魏无羡就这么在蓝家住下了,隔天蓝忘机还把阿橙也带了过来。猫咪不怎么认生,更何况之前便来过,进门半个小时后就开始满世界乱窜,相比之下魏无羡倒显得含蓄多了。

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没等他跟蓝忘机家里人见上一面,蓝启仁就卷了行李飞德国谈项目去了,蓝曦臣又整天忙得不着家,难得回来一趟看见他也就是微笑点头致个意,最多问候两句,不多时又急匆匆地赶回公司去了。

魏无羡坐在床上享用着蓝忘机给他切成了小块的水果,想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让他叔父兄长还有江澄如此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还没被打断腿。

“就这样。”想着想着他又把话说了出来,蓝忘机听了后十分平静地答道,还顺手扯了张湿巾给他擦了擦手。

魏无羡斜乜他一眼,咂了咂嘴。小朋友——不对,现在是小男朋友了,太有魄力,反而显得他这个多吃了几年米的少见多怪了。

蓝忘机收拾了果盘放到一边,忽然道:“礼物,我想好要什么了。”

魏无羡一听,精神瞬间振奋起来,赶紧直起了身子。

虽说多少岁生日都是一辈子只有一次,但成年这一岁总该有些特别的仪式感。魏无羡原先是计划着给蓝忘机过一个终生难忘的十八岁生日,结果……他那裹着一身血的样子,的确是让人终生难忘。

虽说蓝忘机本人并不在意这些,可魏无羡一直耿耿于怀,拖着他伸手向自己讨要礼物,那架势看起来像是愿意为了蓝忘机想要的东西攀明月穿地心。

“你想要什么?”魏无羡端坐着,一副期待的模样。

蓝忘机抬起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发顶,把那一脸大义凛然尽收眼底,然后拿起了放在床边的手机,戳开什么递到他面前,“这张照片。”

照片上便是那幅小魏婴撅着嘴要亲亲的画。

魏无羡抓住他的手腕,只瞟了一眼,便别开了脸,嗔怪道:“怎么一上来就要这么羞耻的东西!”

“……”蓝忘机面上露出了一丝困惑的神情。

那图上就没画出来小魏婴的下半身,蓝忘机自然不会想到,照片上那个雪玉可爱的小魏婴,居然正穿着开裆裤光着屁股在遛鸟。

魏无羡突发奇想,又凑了上去,冲蓝忘机眨巴眨巴眼睛,问道:“你告诉我,是小魏婴比较可爱呢还是大魏婴比较可爱?”

闻言,蓝忘机垂下眼眸,眼神在两张脸上不断徘徊,花瓣似的两片唇轻启,又答不出个所以。

魏无羡抬起双臂环住了他的腰,眉眼一弯,撅起了嘴,做了个跟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表情凑到他面前,然后毫不犹豫地亲了上去,还故意发出了响亮的“啵”的一声。

“好嘛,不为难你了。”他把头埋在蓝忘机颈间,笑个不停,“反正魏婴已经是你的啦。”

蓝忘机嘴角微不可查地扬起,忽地露出了一个清浅得难以捕捉的笑容,似雪落无声,又似一片隔着关山的皎皎月明。

他手指摩挲着魏无羡的后背,缓慢而又坚定地道:“嗯。我的。”

……

大厅里忽然响起了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接着是张姐不高不低的一声惊呼。蓝忘机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相框走出了房间,果不其然又看到阳台上是一片狼藉。蓝曦臣新买的小盆栽被打翻在地,营养土洒得到处都是,植株可怜巴巴地躺在上面——阿橙又趁人不注意时跑出去了。

他略感抱歉地朝张姐点了点头,道:“我去把它找回来。”

这两年猫咪的体形整个翻了一番,胆子则不知道是翻了多少番,比小时候还要好动。而蓝忘机不管去哪都会把它带在身边。在国内读大一的时候就带着它在校外租房子,后来去了德国也不忘把它捎上。这一次回到阔别两年的主宅,它就更跳了,好几次都闹得蓝启仁吹胡子瞪眼的。

他沿着猫咪钻出去的那条缝隙推开了阳台的玻璃门,下了台阶缓步走进庭院里。头顶是夏日的夜空,城市里灯光太亮,偶尔才能看到几颗星星闪着微弱的光。草坪修剪得太齐整,仿佛要抵抗地球重力把压在它们身上的居家拖鞋给托起来。

没过多久,他就在那片栏杆边上找到了那只顽皮的猫咪——或者说,它每次都是出现在这里,然后直立起身子用前爪刨着第三根栏杆,用这种不怎么可爱的方式强迫蓝忘机回想起那些不怎么可爱的回忆——不管是对于人还是对于猫。

他蹲下身子,在它脑袋上轻轻地摸了两下。猫咪赶紧凑过来蹭了蹭他的裤腿,一副亲昵的模样。

它撒起娇来可真像主人啊。蓝忘机想。

13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有目的地在接近你,怎么还会傻傻地上钩啊?”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身侧,一手描摹着他的面部曲线,一手与他十指交握撑在自己脑袋下,“老实交代,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嗯?”

蓝忘机不置可否,也不阻止这人捏着自己的脸搓圆搓扁。

“唉!”他不答,魏无羡自己也能接下去。他故意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小少爷,你不该喜欢上一个坏家伙的。”

蓝忘机微微偏过头,正好吻上了他指尖。

“可是我已经爱上他了。”

他这话说得又轻又缓,又低又磁的声音颤了两下,夹带着点点不可察的羞涩。飘飘悠悠落进听的人耳朵里,比所有轰轰烈烈的庄重誓言都要刻骨铭心。

魏无羡弯起了眉眼,笑靥灿若桃花。

“这样的话,那个坏家伙得对你负责任才行啊。”

……

可是并没有。

一人一猫安静地坐在台阶边上,盯着那道栏杆出神,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到今天仍旧历历在目。

温晁一支在那场交火中败得彻底,只能带着残存的手下落荒而逃。可他临死都不忘拉个垫背的,把手上握着的资料全部公诸于世。这对江氏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他们花了许多功夫也无法完全平息这些事端,最后逼不得已只能退出M市市场,被迫将重心转移。

那天下午魏无羡就站在那道栏杆外,夕阳的余晖给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光。江澄和温情倚靠在停在不远处的车两侧,垂着头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

他捧着手机,朝站在房间的阳台往下望的蓝忘机挥了挥手。

“我走啦。”他说。

 

自从六岁那年母亲去世后,蓝忘机就再也没有主动开口向谁传达过自己情感上的诉求——这次也一样。

毕竟停在嘴边呼之欲出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太幼稚、太无理取闹了。

14

蓝忘机向来浅眠且少梦,那晚难得地在脑海里看见了洪水滔天。这世上昏暗不见天日,可看到两年未见的那人在奄奄将倾的楼台中向他走来,仿佛下一秒又可拨云见日。

可惜还没能碰到那人的手,梦就醒了。

蓝家人身体里可能藏着一个分秒不差的钟,支使着他们在某刻做某事,精确得令人发指。除了在跟魏无羡同塌而眠的那短短一个月里,蓝忘机有过每天晚上睡前被那人死死抱着喋喋不休,清早醒来后又睁着眼耳鬓厮磨挥霍光阴的经历,其余的二十年里,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准时作息。

破天荒的,他居然因为一个梦,提前开始了这一天。

然而提早醒来的不只有他——往日这个点还在窝里团成个橘色毛球的猫咪此刻正拼命地挠着他的床柱,喵喵叫个不停,听起来好像十分的……兴奋?

蓝忘机掀开薄毯坐了起来。

阳台上站着个人。

那人背倚着栏杆,正专注地看着他。

 “早啊。”魏无羡笑着道。清晨的阳光从他身后投下,落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在梦里触不到的人,醒来之后便会相见了。

END

——————————————

终于写完啦!!!虽说文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但是因为我不想再拖了……所以草草结了尾QAQ

算了算了,我们有缘番外再见!(虽然不一定会有……

评论 ( 40 )
热度 ( 448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