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花无雪10

前文:01 02-03 04 05 06 07 08 09

之前发的删了,剧情有改动。

————————————

10

视频通话几乎是在发起的瞬间就被人接通了,画面晃了两下,屏幕上那盏暖黄色的台灯出现不过三秒,很快就切换成了蓝忘机的脸。灯光从他头顶滑落,立体的五官在脸上投下温柔的阴影,背景是摞得整整齐齐的书架。

魏无羡端着手机凝视了一阵,下巴抵住虎口,食指在脸侧刮了刮,“啧”了一声:“两天没见,怎么好像瘦了点。”

蓝忘机微微瞪大了眼睛,淡声道:“并没有。”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下巴尖了点。”魏无羡眉毛一挑,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不过好像更帅了。”

“……”蓝忘机眉头抽了抽。

魏无羡在心里大笑了几声,面上却不动声色,深谙见好就收之道。他话题转得飞快,从昨天中午吃了碗加了半瓶辣椒面的馄饨讲到今早上又被住对面单元那位老大爷养的狗吓得魂飞魄散,东拉西扯的想到什么说什么,话题范围之广令人叹为观止。而蓝忘机只是安静地端着手机,看着画面上那人眉飞色舞喋喋不休的样子,时不时“嗯”一声,作为回应。

魏无羡一口气扯了小半天,终于想起来要问一句蓝忘机之前在做什么了。少年的手腕微微一翻,将镜头对准了台灯下摊开的书本:“看书。”

魏无羡又“啧”了一声,没有半点打扰到别人学习的自觉,笑道:“真是好学生——德语教材?准备出国了吗?”

蓝忘机点了点头,然后画面上就出现了大片的空白,他微微一怔,对着屏幕上还在照耀的明晃晃日光灯轻声答道:“大概明年。”

魏无羡搁了手机在桌上,正要弯腰把阿橙捞起来,听到那几个字后在镜头外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

“是吗?那挺好的。”他把猫咪放到自己腿上,重新举起手机的时候整个人都很放松地瘫倒在了沙发上。

蓝忘机当然不知道他已经在心里飞快地盘算好了一百个到时候拿来应付江澄的追过去的理由,还以为那句“挺好的”是指蓝氏即将与那边的实验室合作新项目的事,于是又“嗯”了一声。

阿橙早就听到了声音,一直在魏无羡脚边晃。这下终于被他抱起来了,忙立起了身子,用前爪去扒他的手臂,压低了手机拼命地往屏幕前凑。可不管它怎么努力,就是没法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脸,气得又举起肉乎乎的爪子往魏无羡腿上拍了一掌。

蓝忘机这边一直都能听到猫咪细细的叫声,却看不到正主出现在镜头前,只见魏无羡忽然垂下了头,笑骂了一句:“你居然敢打我!”然后画面上又出现了一大片浅蓝的条纹——是魏无羡家的沙发罩的图案。

蓝忘机正想开口询问,就听到镜头外模糊地传来了一句:“哼!你别想了!蓝湛现在很忙,所以只能看我,知道吗?”

 

视频通话结束的时候,早就过了蓝忘机平时的饭点。他出了房间,直直走向餐厅,然后在唯一摆着餐具的那个座位前坐下。

张姐走到他身旁,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他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辛苦了。”

他自幼便习惯了这种家中空荡无人的生活,又是从上高中起便在外独居,大抵是性格使然,倒也从未觉得缺失了什么。兄长和叔父连续几天不见人影,这倒是常有的事——然而可巧这几天魏婴也忙得连轴转。他虽说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心里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似乎是与之前的那些事有关。

倒还真的让他猜到了。

在经历了第三次协商失败后,江澄对于温晁此人已是忍无可忍。得到消息之时,他正和魏无羡商议着要如何动手拿下温晁。被置在一旁的手机乍一响起,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江澄坐在办公椅上,拿起手机后轻轻往桌边踹了一脚,整个人被椅子带向后滑出了半米,才接通了电话。

从听筒处传出来的是温情被放大了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平淡,仿佛是在谈论今日的天气:“温若寒死了。”

“这么突然?”江澄和魏无羡相觑一眼,两人都微微瞪大了眼睛,可面上的表情却不像是惊讶,反而带着点点……兴奋。

温家兄弟素来不和,温若寒这一死,也就意味着温晁背后的靠山彻底倒了下去——也难怪他当初未雨绸缪,给小儿子留了个温逐流在身边——却也因此引发了温旭的更多不满。

“嗯,就是今天早上的事。”

“机会啊。”魏无羡轻笑了一声,伸出手在桌面上敲了两下,似是在示警什么。

温情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话,适时地补了一句:“你知道的,现在温家上下都乱成了一团……”她话只说了一半,可江澄已经都听明白了。

虽说有温旭在,温家尚不至于群龙无首,可难免有种往日便已蠢蠢欲动之人做出趁火打劫的事来——当年江枫眠夫妇去世时,江氏不是没有遭遇过这种经历。

这倒是勾起了那些不太美好的回忆,江澄蹙起了眉,道:“我明白了。”

“温旭让我回去帮忙料理些事情……”她顿了顿,接着道:“这样也好,若是你有意……到时候我也好接应你们。”

“嗯。”明知她看不见,江澄还是点了点头,闷声应道:“过去之后,温晁那边你可千万要小心。”

 

葬礼安排在温家的一处位于山上的私人宅邸里举行,从温情那儿拿到流程设计和场地的图纸后,两人便开始埋头策划——毕竟葬礼上人多混杂,一不小心就会误伤无关人员,而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计划起来就更让人头疼。两人一连忙了好几天,魏无羡除了那晚抽出了点空骚扰了会蓝忘机,其余的时间里倒是真的都没闲着。

所幸就算江家与温晁交恶,到底算是私人恩怨,两家明面上还是和平相处、有所往来的。讣告一发,两张帖子就送到了江家,倒给他们省了不少事,毕竟温家给这场葬礼安排的安保是远远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森严——许是温家人自觉作恶多端,生怕家主身后遭人砸坟。无论前来吊唁者再怎么有权有势,也不允许携带保镖,就连汽车也只能停在山脚下的停车场里,想要登上山顶只能靠双腿跋涉。

直待到立于山脚下之时,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温家的陵园就坐落于此。

这山名叫青鹤山,算不得太高,更直白地说,就只是个稍大些的土丘,海拔尚不足百米。山顶便是温氏墓园,半山腰建着礼堂和宅子。登顶之路并不陡峭,沿途种满了人工草皮,间隔均匀地铺着青灰石阶。

魏无羡随江澄一起递了帖子,走完过场后,就随便找了个借口遁了。可哪想他尚未走出礼堂,便撞上了温晁和温逐流——前者的脸庞有些浮肿,眼眶周围环绕着一圈青黑,看样子这几天日子没太好过,可看到他的瞬间,眼里还是露出了装腔作势的讥诮。

魏无羡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晦气。

温晁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温逐流,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眼神一直往他肩上瞟:“不知道魏先生的伤,好一些没有?”

魏无羡对着那张油腻的脸微微一笑,道:“已经好多了,多谢温少爷关心。”

“那就好。”温晁把手落在他左肩上,掸灰似的拍了两下,“可千万别因为一些小误会,影响了咱们要谈的生意,是吧。”

魏无羡不失礼仪地向一颔首,然后抬脚出了门。

礼堂外是一条十字岔路,直走可达温氏府宅,左转可达墓园,右转便是下山的路,道两旁种着松柏一类的高大植物,生得繁茂,略显荫凉。

距离六点的晚宴还有两个多小时,魏无羡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一会,想着要不要下山到车上去眯会眼,免得万一再遇到温晁,怕是就要抑制不住揍他的冲动了。

忽然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清冷的字句落在耳边,砸得他心脏猛地一跳。

他飞快地转过了身,看到蓝忘机就站在距他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属于少年的修长身躯包裹在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里,削去了那张俊秀脸庞上带着的几分青涩,整个人耀眼得像太阳。魏无羡还是第一次见到穿着正装的蓝忘机,再加上两人也有将近一周没见过面了,此时是真的很想循着内心多看两眼——奈何,这不是个适合上演欣喜重逢的好场景——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见到他。

魏无羡默默地把那句到了嘴边的废话“你怎么在这”给吞了下去——就连他都收到了温家的帖子,更何况是蓝家的二少爷。于是只好认命地换了个问法:“你哥哥和叔父呢?”

“礼堂。”蓝忘机向他走了过来,然后抬起手替他正了正衣领。

魏无羡默然地看着那双好看的手,忽然叹了口气:“你不该来这的。”

“为什么。”少年抬眼看他,浅色的眸子在阳光照耀下像是剔透的琥珀。

魏无羡看着他的眼睛出了一会神,这过分漂亮的画面就这样刻在了他脑海里。

魏无羡把他拉到了树荫底下,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这地方阴气重,那种东西……最喜欢你们这些小朋友了。”

“……胡说。”蓝忘机眉头抽了抽,对于他的信口开河向来都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唉?”魏无羡笑着应道:“怎么?我哪又胡说了?难道不是小朋友吗?”

“……”

看他不说话了,魏无羡立马又做出一副了然的贴心模样,道:“好吧——那请问蓝忘机小少爷,明天能不能赏个脸,让我陪你过个生日呀?”

蓝忘机盯着他看了一会,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猜有什么关于你的事是我不知道的?”魏无羡挑了挑眉,看起来有些得意,歪着的脑袋几乎就要搭到他肩上了。

结果猝不及防地就看到了他微微泛红的耳垂。

魏无羡呼吸一滞——啧,要命。怎么连害羞都这么可爱。

魏大尾巴狼在自己掌心掐了一下,忍住了想要继续调戏蓝小红帽的冲动。他轻咳两声,这才说起了正事:“今晚早点回家,听到没?”

蓝忘机没答应也没反驳,只是淡淡地问道:“那你呢。”

“我这边走不了太早。”魏无羡笑着伸出手去戳他的脸,“怎么表情这么严肃——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去接你好不好?”

“嗯。”蓝忘机抬起手把那只不听话的手指抓在掌心里,轻轻点了点头。

 

无论是出于主动或是被动,至少就结果看来,蓝忘机真的有很听话地早早就回了家——毕竟八点刚过,蓝启仁便带着两个侄子下了山离开了温宅。

他们自然是没听到,九点时大厅里响起的枪声。

TBC

————————————

羡羡的flag要倒……


评论 ( 24 )
热度 ( 267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