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花无雪09

前文:01 02-03 04 05 06 07 08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猛拉进度条了!剧情不写了!准备跑路了(。)

基本上已经是恋爱日常了 虽然还没有正式表白(。)

——————————————

09

温情绑好安全带后,一抬眼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车后座上撑得跟座小山似的购物袋,想了想他们俩扫荡超市一圈的战斗成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买这么多,就两个人,吃得完吗?”

魏无羡诚恳地看她一眼,答道:“你要考虑被我做毁的部分。”

温情:“……”

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结账前魏无羡又飞奔着跑去拿了包火锅调料。

有备无患,有备无患嘛。

正午的太阳明晃晃地照在马路上,反射的白光有些刺目。温情别开脸,从贴了太阳膜的车窗看外面流动的街景,忽然开了口:“温晁那边咬死不放,看来是铁了心要跟我们扛到底了。”

这事拖了那么久,终于让他们七七八八地查了个大概。蓝家那边帮忙出了不少力,给出的实验结果对他们之前的猜想给予了肯定——苯草素和酒精混用的确是致命的,效果比地西泮更甚;接着又让他们查出了在酒会上给王灵娇送饮料的那个侍者竟然是一个月前才入职的,而酒会过后就再也找不到这人了——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宴会上会出现含酒精的饮品了。

随着事情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温晁是这套连环案的主谋一事已被坐实——众人倒是由衷地感叹道,没想到这人看着就是个空脑壳,竟然设计出了这一连串周密的计划。

温晁仗着背后站着的是有权有势的温家,就连联合起来的蓝江两家都不放在眼里了。前去谈判的人都被他扣了下来,还派人给两家下了通牒,道是江家手下的军火生意和蓝家手上的这个项目,他都要。

“他倒是真的贪。”魏无羡踩下了刹车,让车稳稳地停在了路口的红灯前,“这跟抢有什么区别?”

“比光明正大地抢还要无耻一些。”温情评价得十分中肯,“难怪他这么着急呢——温若寒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小半年了,估计快不行了,等温旭正式接过温氏的班,他这个废物还能得到什么?所以这不就开始着急了,想着从别处抢一些。”

“是吗?”魏无羡轻笑一声:“那就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么大的命来抢了。”

 

蓝忘机从蓝家主宅过来的时候,魏无羡正围着条花围裙在炸厨房。灶台上烧着的两个锅不断往外冒着气,流理台上砧板菜刀碗碟食材摆了一长条,哗啦啦冲着菜叶子的水开得太大,溅了他一身。

“……”少年抱着猫咪站在门边沉默地看了一会,径自走过去关上了火。

魏无羡回过头看他一眼,毫无脸面地请求支援:“来来来蓝湛!快来帮帮我。”

蓝忘机放了猫,走到水池边洗了个手,自觉地转到了砧板旁。

魏无羡伸手去夺他手上的菜刀:“你别动这个,去给我洗个青菜番茄什么的就行。”

“小心。”蓝忘机握住了他的手背,轻轻地往旁边推过,刚冲了水的手凉凉的,“没事,我来。”

阿橙在两人脚边绕了两圈,喵喵叫了两声也没人理,委屈地溜了出去。

蓝忘机是第一次进厨房,下刀的动作很慢,但切出来的东西却很整齐,大小几乎一致。魏无羡一开始还总是不放心,看了两眼之后反而觉得有点惭愧,他倒还真没本事把千张切得这么均匀。

两个基本与厨房绝缘的人忙活了半天,终于赶在八点前做出了一桌子菜——味道暂时撇开不谈,至少卖相不算太难看。比魏无羡预想的要好上一些,至少备用的食材和火锅底料还没用上。

魏无羡给蓝忘机盛了碗汤,忽然想起上次他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人也是这么面对面坐着吃饭,最后却闹得不欢而散——还不是那时他们都太自作聪明,总是习惯性地持着自以为的想法去揣摩对方的心思,又什么都不肯说,最终作茧自缚——不过这次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了。

这么想着,魏无羡一手支起腮,望着对面的人突然傻笑起来。

蓝忘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停住了正欲再往他碗里放一只剥好的虾的手,问道:“怎么了。”

“在想……”魏无羡直接低下头去咬住了那只虾,抬起头后还摊了一手在下巴处接着,口里含含糊糊的:“我们蓝湛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蓝忘机垂着眼睫,低声道:“又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魏无羡伸直了两条腿,肆无忌惮地占据了蓝忘机面前的空位,狭促一笑:“你告诉我呀,蓝二少爷。”

“……”

一直缩在蓝忘机座椅旁的阿橙像是看不下去了,抬起了肉乎乎的爪子,往那条抖得十分得瑟的腿上拍了一掌。

 

饭后依旧是蓝忘机主动收拾残局,魏无羡继续以昨晚上发掘的姿势靠着流理台,把不怎么听他话的猫咪搂在怀里,特别幼稚地拎起了它的一只爪子去挠蓝忘机。

蓝忘机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专心擦洗着手上的碗碟,嘱咐道:“去把换药用的东西准备好。”

“不着急。”魏无羡用手背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发出小孩子一样嫩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洗完澡再换也行。”

蓝忘机伸手打开水龙头,让水流冲去绵密的泡沫,顿了一会才开口道:“我今晚得回家。”

魏无羡正玩弄着怀里的猫,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后才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哦哟?回家?要走?

他在反应过来的瞬间拉下了脸,微微扁着嘴,看起来不怎么乐意:“我还以为你准备搬回来呢。”

蓝忘机回过头看他,回答和碗碟叠在一起时发出的瓷器碰撞的声音一同响起,隐约带着几分为难:“叔父说,等过了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

魏无羡愣了一下,很快就从这只言片语中了解了蓝启仁的用意——蓝江两家与温晁那边的谈判看似正胶着着,实际上分明是已经破裂了,暗地里估计也都准备好出手了。而温晁这人就连对同宗的温情都能狠下杀手,万一真要把他逼急了,说不准……魏无羡倒真没想到这一点,心里暗叹了一句还真是大意了,然后迅速和蓝启仁站到了同一战线:“我很同意你叔父的观点。”

“……”蓝忘机转过身来正对着他,脸上那一言难尽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为了他的态度转变感到高兴的样子。

“这段时间你也别过来了,乖乖地在家里呆着。”魏无羡想了想,觉得还是行事保险一些更妥当。

“……”蓝忘机大概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眉毛抽了抽。

魏无羡把他面上细小的变化收进眼底,忽然发现要了解这位小少爷在想些什么,其实也没有那么困难。他强忍着笑凑了过去,俯身想把下巴抵到蓝忘机的肩上,却因对两人身高差的错误估计而磕到了自己的唇。

啧,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魏无羡在心内忿忿道。

感受到少年的身躯明显地僵住了,魏无羡心里产生了一种扳回一城的奇妙快感,搭在他肩头笑着开了口:“别不高兴嘛,又不是不让你来。”

他把猫移到左臂弯里,右手伸进口袋去摸出了什么。那东西因为一整晚都贴着他的腿,还带上了点温热。

“手给我。”魏无羡命令道。

蓝忘机手上还沾着水,因为猜不到他要拿出什么来,伸出手时有些犹豫。

魏无羡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通过下巴抵着的肩膀的微动判断出他动作的滞涩,干脆抬起手沿着他的手臂曲线滑了下去,直到触到了湿润的手心才停下。

蓝忘机觉得掌心微重,合起手掌才知道那是把钥匙。

魏无羡好像是微微叹了口气,用无奈又好笑的语气道:“给你了——这一次真的不是想逗你玩……所以,不准再还给我啦!”

蓝忘机默默收紧了手心,垂在身侧的手缓慢地抬了起来,最后轻轻地搭在了他腰上。

“嗯。”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猫咪抬头看了一眼,看着自己可以置身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窄,惊得细细地叫了一声,挣扎着从魏无羡怀里跳了出去。

TBC

——————————————

阿橙:我是猫,不吃狗粮的(。)


评论 ( 25 )
热度 ( 322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