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8

前文:01 02-03 04 05 06 07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粗长是假的 掰得很艰难是真的。

————————————————

08

魏无羡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他警告自己一定得憋着。

幸好关爱高三考生的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

 

M市每年高考那两天都会天降暴雨,今年也不例外。

魏无羡原本正在阳台的那张摇椅上躺着,猝不及防被迎面落下的雨点砸了几下,赶紧麻利地爬了起来,跑进室内躲雨。他站在落地窗后,隔着窗玻璃看到地上很快就积了一层水,豆大的雨滴落下,激起了一圈圈水花。

这么大的雨,蓝湛出了考场可怎么回家。

他愣了一下,被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莫名其妙的担心逗笑了,司机肯定早早地就在校门口等着了,自己简直是杞人忧天。

然而没过多久,蓝忘机就出现在了他家门前。

开门的一瞬间魏无羡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把那句原本为温宁准备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吞了回去,变成了另一个问句:“你怎么……”

“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蓝忘机语气有点硬,带着几分质问的意思。盯着他左肩的眼神锋利得仿佛要划破他身上的T恤,直把伤口暴露在自己眼前。

魏无羡咽了口口水,心里在想蓝湛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蓝忘机抬眸与他对视,声音里没有半点起伏:“刚才在车上,兄长告诉我的。”

“啊?”魏无羡吃了一惊,大脑当机一秒。

“请问我能进去吗。”蓝忘机朝他身后看了一眼,“魏无羡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还有什么好不明白的,魏无羡侧身让他进门,看着略过身旁的挺拔的身影,无声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蓝忘机转过头,答得云淡风轻:“一直。”

“……”魏无羡想想自己之前对他扯过的鬼话,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那我之前说去S市……”

“知道。”

魏无羡尴尬地笑了笑:“干嘛拆穿得这么直接,我一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蓝忘机似是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多做纠缠,眼神滑向他左肩,话锋一转:“伤得严重吗。”

魏无羡摇了摇头,“就只是被轻轻划了一下而已,小伤。”

蓝忘机蹙起眉,对他的“轻轻”表示不敢苟同。

“怎么这副表情。”魏无羡拉起衣摆,露出一小块腹肌,作出要脱衣服的姿势,笑道:“不然我脱给你看看呗?”

“好。”蓝忘机点点头,答得很是干脆。

“啊?”魏无羡又是一惊。他本就是这么随便一说,没想到这人居然答得这么痛快,简直让人忍不住怀疑是否蓄谋已久。

“看看。”见他半天都没反应,蓝忘机又补充了一句。

“……”

 

温宁一拉开门,看到的就是体位……呃不,举止颇为诡异的两人。

魏无羡正仰卧在沙发上,背靠着扶手,大剌剌地扯着自己的领口,露出大半个肩膀。蓝忘机侧坐在他身旁,俯着身子凑得离那片裸露的皮肤很近。从玄关处看去,像是他正在亲吻魏无羡的肩头。

“……”

“……”

“……”

不知道为何,温宁觉得自己要是识相的话,就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然后默默退出去。

然而已经晚了。

魏无羡往蓝忘机肩上轻轻推了一下,很快面前就空出了一个足够让他从沙发上坐起来的位置。他侧过身子朝温宁招了招手,笑道:“终于来了。还愣着干嘛?快进来啊。”

温宁应了一声,小心地带上了门,迈向客厅的步伐慢吞吞的,只打了声招呼便飞快跑进了厨房。

魏无羡看着温宁逃也似的背影,觉得有些好笑,又垂眸看向取了纱布继续凑到自己跟前的少年,不自觉地出声打趣:“可以啊小少爷,手法很娴熟嘛。”

蓝忘机手上的动作一顿,语气生硬地反问:“小伤?”

养了将近一周的伤口虽然不至于一片血肉模糊,但刀刃划破皮肉留下的那道一指长的血红口子微微向外翻着,看上去有些吓人。

“疼不疼。”

一定很疼。

魏无羡不以为意,笑着低下头凑到蓝忘机耳边:“怎么?心疼了?”

他呼出的气体温热,落到耳边痒得人耳廓上的细小绒毛都几欲立起。蓝忘机微微缩了缩脖子。他的回答明明只有轻轻的一声“嗯”,落在听者耳内却有如实质,稳住了这几天里一直浮浮沉沉的那颗心。

啧,蓝湛今天怎么实诚得像是被解开了身上的禁制一样。

魏无羡腹诽着,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落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

 

晚饭还没吃完,温宁就被温情一个电话叫走了,做的一桌子菜就指望他们两人处理了。饭后,伤员魏无羡双手抱在胸前,背靠流理台看着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刷着自己家的碗,面上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悠闲模样。

待到蓝忘机将壁柜打开,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他:“猫呢。”

“放温宁那养着。”

蓝忘机没说话,但雷达全开的魏无羡却捕捉到了什么,迅速接话:“明天让他带过来给你好不好?”

蓝忘机还是没吭声,但魏无羡知道他心里肯定乐意得不行,脑海里有个小蓝湛在疯狂点头,画面简直可爱得过分。

他伸手戳了戳蓝忘机的脸,问道:“你哥什么时候来接你?太晚的话,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今晚住这边。”蓝忘机微微偏过头,躲开那只作恶的手指,将最后一个碗放进柜子里,“家里没人。不回去了。”

“哦?”魏无羡抬起左手抵在壁柜门上,把蓝忘机禁锢在自己与流理台之间的狭小空间里,歪斜着脑袋,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所以小少爷今晚住我这?”

蓝忘机目光往他左肩上瞟,眉头一抽,把他的手臂放了下来,严肃道:“小心伤口。”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带有钥匙。”

“真的?”魏无羡讶然,“拿出来让我看一眼。”

蓝忘机显然没太明白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但也还是听话地把手伸进了口袋里。

魏无羡看准了时机,迅速从他手中夺过了钥匙,握在了手心里。他双手背到身后,脸上是一副得逞的笑。

“现在没有啦。”

 

因为肩膀上的伤,魏无羡洗澡的时候必须很小心很小心。等他出来后,蓝忘机早就不知道坐在床上看了多久的书了。他身上穿着的那件魏无羡的T恤大了些,上面印着的卡通熊猫眼神很凶,把有些冷淡的少年硬生生衬出了几分柔软。

魏无羡还是第一次见到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蓝忘机,这种自己说一不二的感觉好得不得了,像是被裹在轻飘飘的云里。他走到床前看了眼闹钟,一屁股坐到床边,顺势抽走了蓝忘机手里的书。

“小朋友,睡觉的时间到了。”

蓝忘机顺从地掀起被子钻了进去,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浅色的眸里漾着一层光。

“你呢。”

“我给你讲完故事就去睡。”

“好。”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像只没睡醒的兔子。刚才蓝湛那是笑了么。

室内开着空调,玻璃没能完全隔住暴雨声,哗哗的声音穿透26度的空气,听着有点冷。他开口的两个字都被冻得颤了下,才不是因为紧张:“从前,有个没有名字的小不点。有一天,他家对面新搬来了一位邻居……”

……

“小不点撕掉了那一页日记,却没注意到,笔迹已经印到后一页上了。”

故事戛然而止。魏无羡又看了一眼闹钟,原来讲完这个故事,只需要五分钟都不到的时间。

“所以邻居看到了……然后呢。”蓝忘机盖在被子底下的手指微微蜷起,手心似乎发了些汗,有种湿热的感觉。

魏无羡笑了笑,道:“邻居一直都喜欢他喜欢得要死啊……这件事情邻居本来是打算等到他长大一些再告诉他的——结果现在还怎么忍啊?”

他勾起手指在蓝忘机鼻尖上刮了一下:“小少爷啊,赶紧长大吧。”

TBC

 

————————————

日记梗在第二第三章提到过……

编了一天实在编不出来了 先扔一点混更吧……

正式表白得等到完结了……

虽然我怀疑这个故事我根本写不完……

评论 ( 25 )
热度 ( 329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