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最近沉迷原著向。咸鱼。搞事。
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标题 跟题先写一丢丢。
从二哥哥视角看金凌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

《逢牡丹》
00
“兰陵金氏下一辈是如字辈的。叫金如兰吧。”
01
蓝忘机第一次见到金凌,是在他的七日礼上。
兰陵金氏财大气粗,向来不吝于在宴会之中雕琢各种穷奢极侈的细节。道上红锦缎铺陈百里,绵延了整段行上金鳞台的路,两旁摆着的是打南地千里迢迢弄来的珊瑚树。
家仆引着蓝氏一行人落了座,虽说尚未开宴,彼时斗妍厅中却已是歌舞升平。修真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请了过来。众人谈笑风生,晏晏不绝。待主位之上空缺的那位现身后,厅内默契地静默了一刻。
江厌离抱着金凌从后厅走了出来,主角虽说尚被裹在襁褓之中,却已出尽了风头。一众名士仙首未见其人,先闻其哭声。江厌离落座后仍将他抱在怀中微晃,一手隔着锦被轻拍。略施粉黛的面容如纤纤桃花,转向众人时,扬起了柔和的笑容。
金子轩三两作步迈到妻儿身旁,往日的凛然尽数敛起,只剩春风拂过清波一般的温柔。他一连拿起了好几样稀罕物件到宝贝儿子面前,谁料到这小金公子还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小小的婴孩嚎啕震天,几乎要将斗妍厅的房顶掀翻。
金子轩心疼江厌离辛苦,欲召奶娘来接手。哪知,他刚一转身,便听得儿子止住了哭声。低头一看,金凌的眼睫上还挂着泪珠,嘴角却已笑开了,视线停留在他腰间——在金星雪浪服外,挂着一枚玉佩,还有那把名为岁华的佩剑。
金子轩摘下腰间玉佩,递到儿子面前。可金凌还是无甚反应,目光随着他移动。
金子轩福至心灵,取下岁华试探性地在儿子面前挥了挥,忽然听到了一阵咯咯轻笑。
……

emmmmm……好难写哦(´°̥̥̥̥̥̥̥̥∀°̥̥̥̥̥̥̥`)

评论 ( 2 )
热度 ( 72 )
  1. 风乎舞雩咏而归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2.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