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知名丢人现眼表演艺术家小瓜皮

【忘羡】花无雪07

前文:01 02-03 04 05 06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时隔多日的更新 自己都忘了前文……

尝试双更失败 先放一部分 明天再合并Orz

————————————————

07

为什么搬回去了?却不告诉我。

明明已经从别人口中听到了答案,却有些不甘心,下意识地还想再问一次。

手指打完字后便停滞住了没有继续动作,感受不到操作的屏幕迅速暗了下去,映出一张带着些许迷茫的脸。

为什么搬回去了?都不告诉我。

略一思索,魏无羡换了个词,想着这样是否显得态度温和一些,让语气中不高兴的成分和质问的意思不那么明显——然而并没有。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气球,跟在句号后的光标每闪一下都让他几欲爆炸。他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烦闷,却想清楚了一个事实——总之这一切,都是他管不着的。

魏无羡生平第一次因为正确的自我认知而感到沮丧,转化为实质便成为了一句话被修修改改好几回,最后还是被删得一字不剩的理由。

他瘫倒在沙发上,终于后知后觉地开始感到大事不妙。

逾越了邻居关系的过分在意、藏在后半本日记里的画像、因少年皱起的眉头而被丢弃的香烟和打火机、之前与蓝家交锋时有意无意的回避、下意识为他准备的自以为是的惊喜、一时脑热寄出去的备用钥匙……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可怕的是不知何时扎根在他脑海里,对于能长久陪伴左右的渴望。

早就知道带着目的的接近一定会导致什么结果,无论好或坏他都接受,却独独没有考虑过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

 

“我是真的喜欢他。”

这一句轻喃在音乐声炸裂的空气里飘忽忽的,敲打在人心上却掷地有声。

大多数揣着脸面的成年人只有在酒精融进血液里,精神和躯体皆借着夜色稍稍疲软下来的时候,才有勇气对自己发表质疑。当然,也有不需要被麻痹就能对自己坦诚的例外,他们永远忠于本心——魏无羡明显属于后者。

但此刻他需要一个台阶,于是酒精便成为了他最好的选择。

温情打量了他一眼,魏无羡脸上堆满的可以被形容为是失落的表情让她确信刚才并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也让她笃定了这人是在借酒装疯。一杯地震才刚下肚就开始竹筒倒豆子,她认识的魏无羡根本不是这种人。

嵌着蔻丹甲的手指无意识地玩弄着插在杯口的橙片,温情一手托腮,笑道:“事情还没查清楚,自己兄弟就先坑进去了,江澄这次真是亏大发了。”

魏无羡趴在桌上,蔫巴巴地看了她一眼:“您可真是我的好姐姐。”

“不然呢?我该怂恿你赶紧去蓝家把人劫出来然后表个白?”她脑补了一下这个场景,猜想第一个掏出AK47来把他打成筛子的会是江澄还是蓝曦臣。

两人大概是想到一块了,魏无羡有气无力地答道:“也行吧。你记得先给我准备好棺材。”

温情发出一声轻笑,揽过他的肩:“魏少女,你那环游地球八百圈的青春期终于舍得回来撞上你的老腰了,能不能开心一点。”

魏无羡:“……谢谢他哦。”

魏无羡:“可我怎么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呢?”

温情挺直了腰,像是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语句里却是带着温柔:“心有所归,怎么会不是件好事。”

“也是。”魏无羡懵懂地点了点头,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从他嘴角溢出的延着下巴的弧度沾湿下颚的酒液被他一抹而净:“小少爷这么好,我这弯得也不亏。”

温情啧了一声:“照你这说法,你要是觉得自己弯得不划算,还能怎的?”

魏无羡义正言辞道:“那我至少得把他也掰弯,好歹平个本。”

“哦?”她挑起好看的眉毛,饶有兴味道:“意思是说,现在因为蓝小少爷太好了,所以你打算将单恋进行到底了?要不要这么伟大?”

魏无羡把手中空着的玻璃杯往桌上一落,碰出清脆的声响,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所以说你们这些没谈过恋爱、情感记录一片空白的同志啊,思想觉悟就是不够高!喜欢一个人,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吗?喜欢一个人,就要把最好的都给他,而不是让他走弯路……”

温情无语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举起酒杯打断了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大道理:“行了别说了。这杯酒,敬我们百炼成钢的魏哥。”

 

清晨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了进来,金光洒在桌布上,瓷白餐盘的边角隐隐反着光。牛奶准确地落在杯口的五分之四处,碟中精致的小点还在微微冒着热气。

昨晚一点过半才被发来的十来秒的短视频里,阿橙在猫爬架上蹿来蹿去,最后停在了顶端的台子上。毛茸茸的身子滚来滚去,眼里映着从头顶落下的灯光,一片闪亮。

猫的主人附言戏谑如常:“谢谢小少爷啦!小家伙喜欢得不行XD”

没有被问到突然搬走的事,不知算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少年看了一眼屏幕右上方的时间,还早,估计魏无羡还没起床。但他还是忍不住夹着筷子,手指飞快地移动到键盘上敲下回复:“那就好。”

意外的,对方几乎是秒回:“早上好呀蓝湛!”

“早。”

魏无羡眼看着温情从双手都被反绑在椅子上的杀手头上剪下了一撮头发后,开始思考怎么回答对方提问的“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总不能老实回答自己是根本就没睡吧——他昨晚到底还是没忍住,便给蓝忘机发了个阿橙的短视频。他自以为简直是喝了酒后不仅没发疯,而且还情商上线的道德模范标兵。

彻夜不眠看似对常年值夜班的医生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可当柔软的身子陷进同样柔软的沙发时,温情还是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魏无羡按下锁屏,看了她一眼:“里面有张床,要不你去躺一会?店长已经给江澄打了电话了,他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

温情摇摇头,示意不用了,理由很简单:“我认床。”说完就凑了过来,“大清早的,就在跟你的小情儿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决定要出手了?”

魏无羡轻咳一声,收起了手机:“别开玩笑了,这边的事还没解决呢。”

温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听话地坐了回去,继续打量那个不知是点背还是预习功课没做好,竟在江家的地盘上贸然动手的男人。这人大抵是她之前在哪见过的,盯了一会后竟然将他的脸和脑海里的某个人模糊地重合在了一起。温情略一思索,竟然真的想起了一个名字。

“温逐流?”这名字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动弹不得的男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浑身一震,被堵住了嘴什么都说不出,只抬眼冷冰冰地瞪了她一眼。

“你认识他?”魏无羡看了她一眼,听到“温”这个姓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

温情扫了一眼桌上从温逐流身上搜来的短匕和枪支,迅速敛了面上的几分惊讶,冷笑着“嗯”了一声。

“真没想到。”她从包里摸出那把随身携带的M36,把枪口对准了座椅上的男人,面上是一副高傲的冷漠:“温晁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置我于死地。”

 

两人先把温情送回了家,再调转车头驶向魏无羡的公寓。江澄选的那条路正在施工,又赶上了上班高峰期,于是在车流中被堵了半天,进退不得。他泄愤似地在方向盘边上砸了一下,弄出的动静把正坐在副驾驶座上打盹的魏无羡吓了一跳,整个人瞬间都清醒了过来。

睡眼惺忪的人抬手揉了揉眼睛,看前方还在堵着,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江澄看他一眼,面色缓和了一些,嘴上却忍不住要损他:“你现在怎么这么菜啊,不就一宿没睡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由于车厢内空间有限,魏无羡只好在安全带的束缚下抻了下腰,难得地没损回去:“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所以说啊,这事了了之后你赶紧让我退休养老吧。”

前方的车辆缓慢地动了起来,江澄迅速地反应过来,边发动汽车,边啐道:“想得真美。”

“别呀!我说认真的,你考虑一下呗?”魏无羡捏住了胸前的安全带,小心地观察着江澄的反应。

江澄倒是专心地开着车观察着前方的路况,没分给他半点目光:“考虑什么?让你拍拍屁股走人,一个人逍遥自在去?”

魏无羡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兜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在方才蓝忘机发出的没有得到回复的那条消息下面,又出现了两条新的消息。

“记得吃早饭。”

“小区外新开了一家店,你应该会喜欢。”

二十多岁的男青年被这简单的关心撩得心怦怦直跳,昨晚在温情面前建立起来的如山一般坚毅、用来遮掩自己隐秘心思的外壳瞬间破碎,连点粉末都不剩。

这可太糟了——要是以后蓝湛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魏无羡飞快地回了消息,想起方才江澄的话,嘿嘿笑了两声:“谁说一定得是我一个人呢。”

“哟?”江澄斜乜了他一眼:“怎么?哪家的仙女撩得你春心动了?”

魏无羡摇了摇头,一脸高深莫测。

TBC

——————————————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就可以谈恋爱了(。)

评论 ( 17 )
热度 ( 305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