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6

前文:01 02-03 04 05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02-03章增加了一些内容 已用下划线标出 可能会和后面的剧情有些关系 感兴趣的大大们可以戳回去看一下Orz

———————————————

06

被耳边再度响起的打火机开盖的清脆声响召回了心神,焦点才重新出现在了魏无羡的视线里,让他看清了马路上裹着夜色往来的车流。同样的姿势保持太久总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他靠在车上的身体微微前倾了一些,换了个站姿。

同样歪靠在车身上的江澄以为他这是要借火,于是又拨了一下打火轮,伸出了手,火苗在防风墙里熠熠生辉。

魏无羡两指夹着口中叼着的那只方才下意识接过的白细香烟,低头靠近打火机的动作缓慢却不迟疑,可触碰到那点火星的前一刻,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摇了摇头。

江澄把魏无羡送到小区门口时,时钟堪堪走过八点。敬业的保安先生朝车内的人摆了摆手,把黑色的奥迪拦在了门禁之外。反正两人都不急着回家,索性一转头把车停在了马路边上,打算挥霍一把难得的时光。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去?”一支烟燃烧过半,江澄才缓缓开口。晦暗不明的路灯照着那一团白眼,他的五官看不清明。

魏无羡嚼着海绵嘴,口里是若有若无的烟味,含糊道:“住在这挺好的。”

江澄蹙眉:“你什么意思?不打算搬回去了?”

“我总归是要从你那儿搬出来的。”魏无羡坦然道,“那干脆就这样吧。”

见人低着头不说话了,魏无羡往他边上又挪了点,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打趣道:“昨天还嚷着不要跟蓝家合作呢,今天就放下戒备放松警惕了?怎么?人不盯了?不怕蓝家转身就给咱捅刀子了?”

江澄看他一眼,扔了手上的烟头,鞋尖在地上碾了几圈,闷声道:“我不知道。”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答案。魏无羡原以为江澄会像之前那样呛他两句,连怎么接话都想好了,现在却用不上了。他大脑当机了两秒后,坚持了半夜的忍耐还是破了功,伸手问江澄要了打火机。

他特别喜欢这枚打火机开合的声音,于是忍不住多拨动了几下。江澄之前送了他一只同款的,可听起来就是不一样。

他把燃起的香烟送到唇边,感受到那带着尼古丁的气体正往自己肺部走去,开口不知道是在安慰谁:“放心……蓝家人还挺可靠的。”

 

江澄走前从车上扯了几张纸巾扔给魏无羡,嘱咐了一句“打扫战场”。后者了然,用纸巾裹着拾起了地上的烟头,扔进了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这是习惯了,就算当个小流氓也要遵守社会公德。

魏无羡一路上都在低着头思考与蓝家合作的这步险棋,拐进楼底时一个不注意差点撞上人——好巧,正是对门的蓝家小少爷。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跟人打了声招呼。

蓝忘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后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魏无羡一下子就忘了这件事,看他忽然皱起了眉头,以为他还在为自己逗他玩的事情感到膈应。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说这话时他犹豫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什么时候是会考虑说的话是否逾矩的人了。

蓝忘机放开了被抿住的好看的唇,轻声道:“扔垃圾。”

这下魏无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能点点头,伸手按下电梯后问他:“一起上去吗?”问完之后又想扇自己一巴掌,这算哪门子的尬聊。

幸好蓝忘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用什么奇怪的眼光看他。

两人住的不算高,就算一起闷在密闭空间里无话,尴尬的时间也没有持续太长。很快电梯就“叮”了一声,到达了目的楼层。

迈出电梯门时魏无羡还在想等会告别后要不要再道一句晚安,蓝忘机忽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把他吓了一跳。

“魏婴。”蓝忘机脸上的表情淡然,捏着自家钥匙的手指却暗暗发着力。

“怎么了?”魏无羡垂眸扫过他发白的指节,又快速恢复了对视。

“……我给阿橙买的猫爬架到了,你要不要来拿。”他开口缓声问道,给了魏无羡一种他方才叹了口气的错觉。

拿个东西,其实并不费事,但魏无羡一想到时间已经不早了,还是摇了摇头,想让他赶紧回去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拿吧?中午可以吗?”

少年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明天见。”魏无羡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嗯。”蓝忘机搭微凉的金属上门把手,侧着身道了一句:“晚安。”

 

隔天蓝曦臣便给江澄发了许多资料。

“这个女人是谁?”魏无羡拿着两张从监控录像中截图打印出来的照片对比了一番,确定了这个在酒店前台和酒会上都跟高叔叔打过交道的,是同一人。“邀请名单里没这个人吧?”

江澄看了一眼,也没认出这是哪家的千金,但既然能出现在蓝家这次的宴会上,肯定就不是一般人。

闻言,温情也凑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就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我知道她是谁——温晁的新欢,好像叫王灵娇,一个三四线小明星。”

“作得很,也不知道是哪入了人家的眼。”温情对于这些位含着金汤匙长大、无所作为的表兄弟向来没什么好态度,对他们身边那些涎皮赖脸的也同样。

“也就是说是温晁把她带进去的?”江澄跟温晁打过几次交道,对他的为人也没什么好评价,“温少爷可真懂规矩。”

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魏无羡把两张照片放回了桌面,让江澄立刻联系蓝曦臣,看看能不能要到录像。

蓝曦臣那边对于合作的事情倒是真的很有诚意,做事也很有效率,很快就把当天的前台和宴会厅的监控视频都发了过来。

三人各负责一部分,抱着电脑缩在自认为舒适的角落看了起来。中途温情被医院的一通电话唤走了,剩下魏无羡和江澄两人又得多看一些,眼睛直冒绿光。

江总久违地越过了秘书,坚持在小事上恪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原则,打水冲咖啡都亲力亲为,甚至难得的在五点多的时候提出了今天晚餐不点外卖下楼吃食堂的建议。

魏无羡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需要活动一下的身躯急吼吼抢先意志一步,同意了这位好同志的意见。

两人终于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连拉带跳找到了王灵娇出现的画面——她站在酒店大堂打电话,撅着的嘴几乎要翘上天了。没过多久,温晁也出现在了画面中,油腻的男女一起走向前台,拾音器记录下了对话的全部内容。

温晁和王灵娇在前台缠闹了将近二十分钟后,让两人神色一凛的人忽然出现在了监控录像里——高先生大概是正巧路过前台,看温家少爷不知是为了什么在这不缠不休,就好心地上前问了两句。一听理由,简直哭笑不得。

“真是富贵病。”江澄对两人的行为嗤之以鼻,“没有总统房,什么房间不是一样睡。”

“原来高叔叔是把房间换给了他们……”魏无羡一手撑着下巴,敏锐地抓到了关键点:“但是普通客房里是没有冰箱的吧?”

江澄听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猛地转过头来,双眼亮得惊人。

“高叔叔这次短期出行,并没有带上冷藏盒。”魏无羡补充道,接而说出了江澄心中所想:“那么换了房之后,他要怎么冷藏那一盒胰岛素?”

 

魏无羡把阿橙抱在怀里摸了一把,小声地叮嘱它一会一定要好好表现,深吸了一口五六月之交初夏欲雨的闷热空气,才按下了对门的门铃。

这次倒是让他小等了一会。魏无羡正狐疑着,忽然听到门内传来了一声“来了”,接着枣红色的防盗门应声而开,门后站着一位拿着拖把的中年妇女。

见开了门,猫咪便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就像回自己家一样,快速蹿进了屋子里。

“张姐?”魏无羡有些惊讶,按理说这个点她早该回家了。

“小魏呀,是来拿东西的吧?”张姐看向直奔室内的猫咪,了然一笑:“进来坐坐吧,我这就去给你拿来。”

魏无羡跟着进了门,站在厅内向房间的方向张望两眼,发现洞开的房门内一片漆黑。

“张姐……蓝湛他人呢?”

张姐拿起茶几上唯一的一个玻璃杯给他倒了杯水,听了这话有些好笑:“小少爷不是搬回主宅那边了吗。”

“啊?”魏无羡接过水杯的手轻轻顿了一下,瞪大了双眼,“蓝湛搬回去了?什么时候的事?可我昨天晚上还在楼下碰到他了,他去……扔垃圾来着。”

“你不知道?今天中午大少爷才派车过来接人的。”张姐从客厅外的阳台上抱出了一个看起来颇有分量的纸箱,“所以今晚我就留在这里打扫一下……喏,这些是小少爷让我交给你的。”

“扔什么垃圾呀,我每天走之前都会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的。”她撑着拖把站着歇了一会,随口开了个玩笑:“说不定是少爷他是特地在楼下等你呢。”

“……”魏无羡心下一沉,想起了昨晚蓝忘机答应让他中午来取东西时的那一点犹豫。

“他怎么突然决定搬回去了……也不说一声……”魏无羡开口,忽觉喉间微涩,有一股酸苦从心间游向四肢百骸,指尖像是被小针扎着了一样忍不住蜷曲起来。他不由地默默握紧了手中特地为他准备的玻璃杯,指纹清晰地印在杯壁上。

“这不是还有一周就高考了嘛,蓝先生就把小少爷叫回去了。虽说小少爷他从来都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但是毕竟……”张姐是看着蓝忘机长大的,这下又忍不住絮絮叨叨起来,可魏无羡倒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TBC

——————————————

写这一章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在loop一句歌词:说不出爱你是我太固执Orz

小叽搬走了……朝夕相对的生活结束了……接下来还能好好谈恋爱吗TAT

评论 ( 26 )
热度 ( 286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