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5

前文:01 02-03 04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独居小少爷叽×(伪)邻家大哥哥羡

又开始尬剧情了……特别没意思……

————————————

05

“胡闹。”蓝忘机尽量稳住声线里的一丝颤抖,别开眼不去看他,心里像是忽然住进了一只兔子。

“咳!蓝湛啊,咱们这么久没见了,你怎么一开口就教训我?”魏无羡清了清嗓子,声音又恢复了平日的清朗。他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从发梢滑落的水珠真实地打湿了他肩上挂着的那件黑色T恤,水迹却看不见。

“……”蓝忘机正要说我没有,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谁知道反驳会否换来魏无羡更加变本加厉的无理取闹,“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有些发红的耳尖,有些狭促地嘿然一笑,难得地没有多贫两句,转身溜进了房间。

他穿衣服后径自进厨房盛了两碗汤。炖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莲藕排骨汤香气袭人,魏无羡刚把汤端出来,就被阿橙缠住了脚。

“小没良心的,这时候才想起我来。”魏无羡笑骂了一句,招呼蓝忘机过来喝汤。

两人各自端着一只碗汤,面对面坐在餐桌两边。虽然等了将近一晚上,可好在是夏天,桌上的菜还不至于凉透。魏无羡拿起筷子就要去戳面前的红烧狮子头,被蓝忘机眼疾手快地截住。向来清冷的浅色眼眸扫视了一圈这桌明显不合魏无羡胃口的清淡菜色,忽而有了温度。

蓝忘机压低了声线:“热一下再吃。”

魏无羡趁他说话时手腕一扭,筷子转向旁边的盘子,迅速夹起了一枚清炒虾仁扔进了自己嘴里。

“……”

“还好嘛,不是很凉,我没那么多讲究的。”魏无羡朝他眨了眨眼,“但你还是别尝了。”

闻言,蓝忘机默默收了正欲往盘里伸的筷子,自然地就势转向自己面前的小碗,夹起一块莲藕,却不急着往嘴里送。他有些犹豫地开了口:“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魏无羡口中还嚼着东西,赶紧扯了张纸巾捂住嘴,说话含含糊糊,“哪能给别人做饭啊……这不是说好了回来请你吃饭嘛,想着你大概也没什么时间,就去饭店打包了回来。”

蓝忘机垂下眼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后,很认真地道了一句:“谢谢。”

魏无羡听着这句道谢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难得敏感了一回,察觉到对面的少年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后,着急地解释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哪能用自己做的黑暗料理来荼毒……呸!那还不至于……呃,你要是想试试,等你高考完了,我给你做呗?”魏无羡非常诚恳地看着蓝忘机,有些自恋地觉得自己好像从少年面上看到了一丝期待,“不过先说好,到时候你可得给我打下手。”

蓝忘机轻轻“嗯”了一声,忽然道:“你好像心情很好。”

“回家了,心情当然好呀。”魏无羡笑着回答。

“事情谈得很顺利?”蓝忘机补充了一句:“跟S市的出版社。”

被这么猝不及防地一问,魏无羡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撒谎时该有的心虚,回答在他喉咙里微微滞住,少见的脱口只一个字音:“……嗯。”

蓝忘机持着汤匙的手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那就好。恭喜了。”

扯鬼话对于魏无羡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可不知是否因为问这话的是蓝忘机,是蓝曦臣的亲弟弟,他心里总有几分歉疚感,只好岔开话题:“开门后突然看到我,有没有很惊喜?”

这话题转得如此生硬,蓝忘机也没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你回来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而是,用这种方式……”

这意味不明的眼神落在魏无羡眼里,自然而然就被他解读为,这是蓝忘机在指责自己,又在闲得没事逗他玩——可蓝曦臣要是在的话,肯定第一时间就能发现蓝忘机眼底的小星星。

一丝失落快速划过,没能捉住它的成年人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嘴角勾起一个狭促的笑,换成了个自以为会被蓝忘机接受的标准答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闲得没事就喜欢找乐子。”

“嗯。”

星星飞速陨灭在琉璃般的浅色眼眸里,蓝忘机把钥匙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轻轻放在了餐桌上,没发出任何声响。

他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我该回家了。”

 

魏无羡江澄两人以小学上课时都没有出现过的端正姿态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眼角余光乱飞,相触一刻又迅速转开,皆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下一刻脖子边上就擦过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医疗器械。

他们俩对面的办公椅上坐着的,剥夺了原本属于江澄的位置还让人不敢反抗半分的,正是刚回国没两天还没调过时差的温情。贴身的红裙包裹着她身体,勾勒出曼妙的曲线。她微微低垂着头,几缕稍长的卷发擦过脸颊落到唇边,足尖勾着一只六寸钉不住晃荡——配上那么张脸,本该是一番艳色,奈何美人正豪迈地翘着二郎腿,手捧一沓资料,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露出的那只被非洲的烈日烘烤了一整年的脚背颜色分明。

两人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

魏无羡是在斥责江澄这个无良老板,居然压榨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的援非医生,此举危险得等同于把两人的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江澄则是一脸的我也没想到她听了这事这么积极就跑过来了,你赶紧想办法把她弄去睡觉。

魏无羡只想对江澄饱以老拳。

没睡饱的温情和睡着后被人吵醒的温情有多厉害,这两人是见识过的。某次魏无羡一通电话摇了过去,吵醒了刚下夜班正补着觉的医生。医生咕哝着一问,居然天没塌地没陷,只是为了叫她出门喝酒。当时站在魏无羡身边半米外的江澄,借着在空气中以光速传播的电磁信号,清楚地听见了她给手枪上弹匣的声音……从那以后,温情的值班表便被众人一式三份挂在家里、收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存在手机里供着。

两人正你来我往进行着幼稚得不行的精神互殴,忽然听见了“嘭”的一声轻响——是温情把手上的资料摔到了桌上。

两人面对着拨开散乱的头发后目光如炬的女人,头皮一阵发麻。

可温医生看起来没有要生气的样子,她再次打了个哈欠,然后开始玩弄自己新做的指甲,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傻子啊?这么明显的问题都没发现?”

看着对面迷茫的表情,温情又拿起了刚才被她摔到桌上的文件,展示给他们看。艳红的指甲几乎嵌入纸面,快速地划过某一行文字:“就算死者服用了地西泮,血液里的酒精浓度这么低,基本上不可能致死,最多就是产生一些不良反应,比如昏迷之类的。”

“所以,导致死亡的应该另有原因。”温情刮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我倒是有个猜想……”

 

江澄被温情逼着给蓝曦臣打了通电话。

双方还是约在上次蓝曦臣和魏无羡对坐交涉的那家店,江澄派人查过了,老板是金光瑶。这次开的包间里放了一张方桌,四人围坐在一起,各占一侧,气氛还算融洽,总之完全没了上次的剑拔弩张。

蓝曦臣脸上的和煦微笑比起那天比起来要生动了许多,魏无羡本就生得一副带笑的眉眼,也不怎么在意上次的事,而温情作为领头牵线的人,态度就更好——若不是江澄板着张脸,双手环在胸前,就差没把“不是我要接受跟蓝家合作的提议,是他们俩”写在脸上了,光看那三人,简直要让人误会此处即将开场的,是一桌麻将。

服务员将四杯口味各异的饮料端上桌后,屋内的无关人士便自觉地退了出去,最后一人没忘记要把门带上。代表着门锁合上的“咔嚓”一声响起后,包间里的四人似乎也放松了一些。

蓝曦臣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茶杯,在氤氲开的热气里抬起深色的眼眸,将目光投向魏无羡,很快又转向了温情:“我猜,我和温小姐应该是想到一块了。”

被点到的女人将头发拢到了肩膀一侧,配上她今天的扮相,看起来知性又优雅。金属小勺在咖啡里搅动了两圈,温情感受到了那种跟聪明人聊天时特有的愉悦:“至少,接下来我们想做的事是一样的——麻烦蓝先生了。”

江澄听这两人你来我往的打哑谜听得心烦,脸色更黑了些:“你们说话能说明白些吗?到底是想干嘛?”

温情白了他一眼,一脸的“我说了你也不懂”。

“你们是在怀疑那几瓶假的胰岛素?”魏无羡忽然开了口。

“当时蓝先生给我看的那盒胰岛素,包装上写的规格是一盒五支,但我拆开后只看到了四支。这很好理解——如果高叔叔并不知道那是假的胰岛素,那么在他参加晚宴前,肯定会取出一支来注射。”

“那么很有可能,高叔叔的死,和他注射的东西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温情要求我们和蓝家合作——我们对苯草素一无所知。”

“如果验证了这个猜想,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蓝家的实验室的确不是江家撬的。蓝先生你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提出跟我们合作的,对吧?”

说完,魏无羡忍不住向自己对面那张和蓝忘机过分相似的脸眨了眨眼。

蓝曦臣笑了笑,不置可否。倒是温情看起来比较震惊。

TBC

 ————————————————

管不住我的手啊又乱加了戏……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小湛湛和大羡羡谈恋爱啊(叹气

评论 ( 20 )
热度 ( 297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