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4

前文:01 02-03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独居小少爷叽×(伪)邻家大哥哥羡

智商下线,这章不拉剧情。所以旁友,要来看羡羡撩弟吗?

————————————————

04

录音笔顶端的指示灯无力地闪烁了几下,在视线里留下一道残光后,迅速灭了下去。持续工作一整天耗光了它所有电量,它终于不再发出声音。

江澄顿了一会,从堆成山的资料里抬起了头,纡尊降贵地看了魏无羡一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真的有些困惑而不是在嘲讽:“你们的对话我听了那么多遍,可还是没法理解——到底是蓝曦臣哪句鬼话打动了你?我只知道现在蓝家还和金家搞到了一起,处理起来更加麻烦了。”

“那个蓝大少爷看起来挺可信的。”魏无羡又开始鬼扯,随口就来,“长得那么帅,一点都不像反派。”

“魏无羡!少给我说这些废话!”江澄拔高了嗓门,听起来有些恼:“东西都没见到,他说的你就信了?要我说,咱们该直接拿下蓝家的小少爷……”

“别啊!”魏无羡摆了摆手,急忙打断他,“好好好我跟你说认真的——”

“晚吟啊,你不觉得这些事情串在一起发生,有些蹊跷吗?蓝曦臣又不是傻子,真要是蓝家拿了咱们的东西,还会这么光明正大地带着招摇过市?况且金光瑶说得也有道理——如果真是电脑失窃在前,蓝家跟我们无冤无仇的,哪来的动机去做这事?而且现在还多了个苯草素的事——解释不清楚,怎么样都是咱们理亏。”

最后一句像是一记闷棍直直落在在了江澄头上,他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红,只能咬牙道:“这事我已经派人去查了。”

魏无羡无奈:“澄澄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找的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啊?真靠不住啊!查了快两个月了有没有?除了拍到了两张照片,还有点什么别的进展没?要我说,咱们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蓝曦臣的建议,跟他们一起查查这个事。”

“你还有脸说别人?”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哪句话,江澄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搬过去是不是也快两个月了?也没见你得到了什么信息。”

“嘿,我了解到的可多了!”魏无羡乐了,双臂撑住书桌边缘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江澄,眉眼弯出好看的弧度,“比如说——蓝湛每天都是七点起床十点睡觉、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不喜欢吃辣的东西、不喜欢喝太甜的饮料喜欢矿泉水……”他掰着手指一口气说了十几条关于蓝忘机的既不隐私又不重要的信息丝毫不带喘,末了还得意地看了江澄一眼:“怎么样?都是你给我的资料上没有的吧?”

江澄看他的眼神突然复杂起来:“魏无羡,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魏无羡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到,打了个寒颤,连忙后退了两步,“卧槽江澄你怎么了?脑子被门夹了?”

“呸!”江澄立马换了副面孔,恶狠狠地啐了一口,“不知道是吧?幸好你不知道!不然我现在一定把你拿去浸猪笼!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刚才点着蓝二的生活习惯那副如数家珍的样子看起来有多……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反被敌方攻略了,开始跑我这当卧底来了!”

“……噗,澄澄啊,没看出来你想象力还挺丰富啊。”听完这话魏无羡立马笑喷了,做出一副福至心灵的欣喜模样:“被谁攻略?蓝湛吗?我想想……好像也挺不错啊!那就借师妹吉言了,要是这事真成了师兄一定请你喝酒!”

“妈的死给!组织的叛徒!谁是你师妹!快给我滚出我家!”虽说心知只是玩笑,但被点燃了的江二踢脚说炸就炸,随手抓起本书就扔了过去,被魏无羡灵巧地躲过后又拿起了桌上的玻璃水杯。

魏无羡跑到门后躲了起来,只露出个脑袋和高举过头顶的做出投降姿势的双手,“晚吟你冷静一下!好好好!我明天就滚!麻利地滚!”

江澄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倒没真的想让他滚蛋,愣了愣:“你要去哪?”

“回我公寓呗,还能去哪。”说完,魏无羡一个闪身绕到门外,跑了。

 

当蓝忘机迅速地拿起手机,点开后却发现只是条快递短信时,蓝启仁放下了手中的碗,第三次发出了表示不满的轻咳。

蓝曦臣看了眼满脸严肃的叔父,拿起弟弟的碗给他盛了碗汤,温声道:“忘机,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你两周没回家了,能不能等吃了饭再处理?”

蓝忘机收了手机,伸出双手接过蓝曦臣递来的汤,低声道:“没有。只是快递短信。”

这下蓝启仁连筷子都撂下了,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忘机你还有十来天就要高考了,现在该好好复习,不要整天搞那些没用的!那只猫……”那只浑身裹满橘色短毛的猫咪像是听到了有人在谈论它似的,从客厅跑了过来,在饭桌底下蹿了一会,准确地找到了蓝忘机的腿后高兴地叫了两声,毫不犹豫地蹭了上去。

“……”蓝启仁看见那只猫,气就不打一出来。

蓝忘机微微动了动腿,想把阿橙撵走,生怕它吸引了蓝启仁的战火,可猫咪不为所动,甚至人立起来,用两条前腿扒了扒他的裤脚,想要他把自己抱起来。

蓝忘机垂下眼睫看了它一眼,面上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句:“知道了,叔父。它的主人很快就会回来了。”实际上对于最后一句,他心里也没什么底。

蓝启仁没那么容易打发,亲自教养了近十八年的侄子一朝之间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整天搂着只猫撸个不停,在他看来可以说是非常的玩物丧志了。

用过晚饭后,蓝曦臣取了车钥匙要亲自送蓝忘机回去。蓝启仁看了眼站在玄关处换鞋的兄弟俩,张了几次口,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回了书房。

“忘机,叔父他很想你搬回来住呢。”蓝曦臣看蓝忘机已经系好了安全带,便缓缓发动了汽车。“你有什么打算吗?”

道路两旁的路灯在视线里快速倒退,又接连不断地出现。蓝忘机打开了车窗,让初夏里还不太黏腻的温和晚风吹进车内。

“住在那边,上学方便。”

这便是拒绝的意思了。

蓝曦臣倒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弟弟在这种事情上不愿顺着叔父的意,多少感到有些意外。他沉吟片刻,笑道:“那好吧,忘机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

“嗯。”

蓝忘机所住的小区八点后就禁止非本小区住户的车辆进入了,蓝曦臣只好让他在小区门口下了车,临走前有些不放心地问了句:“你抱着阿橙,一会还拿得了快递吗?”

蓝忘机想了想,就一个小型猫爬架,应该不会太大太沉,于是摇摇头表示无事自己可以解决,蓝曦臣这才放心地掉头走了。

可等到快递点的工作人员把东西拿出来后,他倒是看着那尺寸超乎自己想象的快递盒愣了一下。

——就只有拳头大小。

 

魏无羡左等右等没等到人,掏出手机反反复复看了好几回,才终于接受了真的没有人给他发消息这一事实。可惜两个小时前他就收到了快递送达的提示短信,不然现在还可以怀疑一下快递公司承诺的即日达是否真实可信。

家里有一周多没人住过了,虽说门窗关得很好,几乎没落什么灰。但一直没等到回应的魏无羡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躺都躺不住,于是破天荒地收拾起了屋子。待他拿着买回来就没用过的懒人拖把擦干净最后一块地砖后,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早就从19刚过跳向了20过半,厨房灶台上用紫砂汤煲温着的莲藕排骨汤又沸腾了一回,氲出一室香气。

嗨呀。没意思。

魏无羡扔了拖把,抹了把额上的汗,回房拿了浴巾钻进浴室。

 

蓝忘机拆开快递盒时的恍惚,直到钥匙上金属特有的微凉被皮肤的温度化开,也没能恢复过来。他站在魏无羡家门口犹豫了半天,硬是没把它捅进钥匙孔里。阿橙许久没回过家了,兴奋地喵喵叫了好几声。

随着一起被邮寄过来的,裹在钥匙外的小纸条,布着潦草而有秀骨的字迹表意不明,不知道是不是又一个魏无羡逗他玩时开的不大不小的玩笑。

就算是应主人的邀请,对于蓝忘机来说,去打开别人的家门这样的事情总是无礼的。但各中不安又紧张的情绪,不像是为家教礼仪所缚,倒像是……近乡情怯。

阿橙等了半天都没见到什么动静,缩在蓝忘机怀里拼命去拱他的手臂,像是在示意他赶紧开门。

蓝忘机看怀里的猫咪一眼,深吸一口气,抬起了手。

这把钥匙与这副门锁,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需要费任何力气,门开了。一道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

有人。

蓝忘机被自己的这一认知吓了一跳。

 

艺术来源于生活,魏无羡信了,并且觉得自己可以在下次温情吐槽电视剧和言情小说之狗血的时候为它们申一下冤了——真的就能这么巧呢。

魏无羡等人等了一晚上,都已经等到念无可念以为肯定等不来了的时候,对门的少年突然抱着自家四只爪子都向外拐、捆都捆不回来的小奶猫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问题是,他刚冲了个冷水澡出来,仗着家里没人衣服也没穿就这么出来横行霸道了——所幸他总有种迷一般的羞耻感,才不至于连屁股蛋都光着就出来了。

魏无羡站在隔断餐厅与客厅的三级台阶上,把虚虚地围在自己胯上的浴巾轻轻向下拉了拉,迅速压下了难得出现在他心头的一点害羞,轻咳一声:“咳!惊喜!”

蓝忘机常年波澜不惊的脸庞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你怎么会在这里?”

魏无羡下了台阶,慢慢向他靠近,发梢和赤丨裸的身体上源源不断滑下的晶莹水珠在空气里划出道道光影。

大概是刚才在浴室里嚎得太过撕心裂肺,此刻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种莫名的魅惑。

“听说我的猫想我了,所以我就回来了。”

TBC

————————————————

原先计划的五章内完结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我再也不给自己立flag了 爱几章几章吧 填不上拉倒(ntm

评论 ( 35 )
热度 ( 369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