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2-03

前文:01

现pa。年下。独居小少爷叽×(伪)邻家大哥哥羡

增加的内容加了下划线。

———————————————————

02

魏无羡一手撑着脑袋侧躺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上热播的八点档狗血剧。他维持了这个姿势小半天,突然觉得不怎么舒服,于是凌空一翻仰面躺倒下去。

沙发受到压力后弹了两下,阿橙原本一直安静地缩在他脚边,突然被弹了起来,吓得它惊恐地“喵”了一声,伸出爪子挠了几下。

魏无羡赶紧把它抱进怀里,安抚性地摸了两下,突然发觉这两天自己撸猫的频率好像有点高——平时这小没良心的都主动往蓝忘机怀里钻,要不是这些天他都没有过来,哪里轮得到自己来摸摸抱抱。

嗯……?

话说回来,好像打那天从河堤边回来后,蓝湛就再没来串过门了……

电信号辛苦地跑完了八百米长的反射弧,终于让魏无羡意识到了什么。

他这回不是真的生气了吧……

这种可能没由来地让他有些紧张,赶紧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那天逗了蓝湛之后,他脸色是不太好,耳朵红红的也不知道是羞还是气……可后来下到河堤边散步时他也还是跟自己说了两句话的……

魏无羡忽然想起了什么,往自己大腿上猛地一拍——坏就坏在他们路过那对坐在河边拥吻的小情侣时,自己忍不住又撩了他两句。

“蓝湛蓝湛,你亲过人没有?”

“好了我知道了!肯定没有对吧!”

“你整天板着张脸,谁敢来亲你啊。当然,也不能指望你会去亲别人。”

“好蓝湛,你老这样,初吻可要自己守一辈子了。可惜了这张小脸蛋了。”

“我?我当然是身经百战。过来过来哥哥悄悄告诉你……唉不对你还未成年呢,怎么能跟你说这种东西。跳过跳过!”

……

这叫什么?口无遮拦啊!

魏无羡沉痛地叹了口气,正思考着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来补救一下,被甩在一边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屏幕上出现一条消息。

“有消息了。”

 

清脆短暂的一声“叮咚”响起,魏无羡才发现原来蓝忘机已经换掉了之前那个嘶哑难听的门铃。没过多久,枣红色的防盗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玄关的暖色灯光从蓝忘机头顶洒落,投在柔软的发上映出一片阴影,融掉了他五官里略显锋利的线条。难得露出了本质的半大少年看起来就像剥去了蛋壳的光滑蛋白,意外的带着几分柔软——只可惜少年开口时还是惯有的清冷语气,无意间又把自己置上了高岭。

“有事吗。”他瞥了一眼被魏无羡扣在怀里欲扑向自己的猫,再看看对面敞着的大门,不知道对方又在搞些什么。

“就你一个人?张姐回家了?”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往他身后看了两眼,腆着张脸明知故问。

“嗯。”蓝忘机又问了一次,“有事吗。”

魏无羡抬起一脚踩上门槛,用行动杜绝了被人直接甩一脸闭门羹的可能,“没事就不能来串个门吗?”

“……嗯。”蓝忘机微微蹙起了眉。

“嗯?是什么意思?可以还是不可以?”魏无羡歪靠到门框上,有恃无恐地伸手到蓝忘机面前打了个响指,“小少爷,说清楚些呗?几天不见了,想我不?”

“……”

“好好好怕了你了,不逗你了。”

“其实是我想你……”

闻言,蓝忘机猛地抬起微微低垂的眼睫,瞪大了双眼。

“……帮我个忙。”魏无羡把阿橙从自己怀里捞了出来,双手虚虚掐着它的腰,举到了蓝忘机面前。

猫咪悬在空中的尾巴卷了起来,两条裹着橘色短毛的前腿主动伸了出去,似在讨要拥抱,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分外动人。

“……”

“嘿?你这是什么表情?”看他这样子,魏无羡心里七上八下的拿不准主意——蓝湛该不会气得连猫都不想理了吧。

蓝忘机静站了几秒,直到阿橙细细地叫了两声,才僵硬地伸出了手。

“……什么忙。”

“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大概要蛮久才能回来,所以……小少爷,这段时间阿橙就拜托你了?”魏无羡双手合十,挤出一副诚恳的表情。

“好。”蓝忘机点了点头,随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要去……”说着,他忽然顿住了,似乎觉得自己不应该问得太多,硬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不再开口。

魏无羡了然一笑,善解人意地接了话:“你羡哥哥我要去谈一笔大生意——等我回来了带你去……”

忽然,魏无羡也顿住了——等我回来了带你去……哪里?

他心下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不知不觉中真的把蓝忘机当成了普通的邻家小弟弟。

“……请你吃饭呀。”魏无羡张着嘴支支吾吾了半天,总算接上了句像样的话。

像是为了掩饰尴尬,他弯腰逗了逗窝在蓝忘机怀里舒服得直打哈欠的阿橙。

他用不大的声音道:“我尽量早点回来,千万别太想我。”

 

魏无羡反手将门关上,听到门锁合上的声音后,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蓝忘机的态度——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猫,都与之前无异,这让他莫名地心安——但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他又感到有些心烦。

每次看到蓝忘机,自己都忍不住要去逗他——一开始的确只是为了接近目标,可这一来二去的,他对他好像亲昵得有些过分了,竟然差点忘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搬过来,这次又是为什么要离开。

在江澄给他的那些资料里,有一部分是关于蓝忘机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成就。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那个穿着柔软棉质睡衣的少年同照片上披着白大褂、被口罩遮住半张脸的人联系在一起——那个在蓝家的实验室里跟一大群老头子一起研究那些不知道是用来救人还是杀人、一般人连名字都读不通顺的有机物的天才少年,和那个抱着猫咪就不愿撒手、别扭得有些可爱的小少爷,怎么会是同一个人。

来不及让他多想,兜里的手机又震了几下。另一端的那位似乎今晚不打算放过他了,屏幕被源源不断涌入的消息点亮,右上角的呼吸灯明明灭灭。

把那些从未有过的复杂的思绪抛开,他捞出手机解了锁屏,看也不看直接就戳了最底端的输入框,敲下几个字作为对那一连串消息的回复:“明日动身。”

然后手机再度被人无情地抛到了沙发上。魏无羡往自己额上轻拍了一掌,略思索一阵,找了个大纸箱开始收拾要拿给蓝忘机的东西。

猫奶粉、小奶猫专用的猫粮、猫砂、各种各样的猫玩具……拿起那本封面略可爱的猫咪日记时,魏无羡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它放进了箱子里。

不过蓝湛应该不会翻看后面的空白页吧。

想是这么想,可他心里又有种隐秘的期待,奇怪得很。

整理出来的东西塞把纸箱塞得满满当当的。魏无羡抱起纸箱正欲把它放到门边,谁知才刚抬起纸箱的底部,阿橙最喜欢的毛线球便从一角滚落了下来。

魏无羡厚着脸皮想,家里这么乱,都是因为阿橙。

猫在窝里躺,锅从天上来。

 

进入五月中旬,终于有一丝夏天的风吹进了M市,天气也逐渐闷热起来。刚上任没多久的小交警抹了一把因为捂在帽子下而冒出的一层汗,脸颊上也露出了些薄红。

那辆黑色的奥迪已经在这停了十分钟了!她抬手往手表上看了一眼,内心嚎了一声。车主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就给你开罚单了!

我真的要开罚单了!小交警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这位不遵守秩序的车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于是坚毅地抬起脚走了过去。

等她靠近了之后才发现,车里其实是有人的。只见一条白皙的手臂随意地搭在车门上,修长的手指正规律地敲打着车窗的边框。车主大概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人影,从车窗探出了个头。

“先生您好。”小交警深吸了口气,向他敬了个礼。

魏无羡一把摘下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了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你好啊小美女。”他眼一瞟,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惊讶道:“这不是要贴我条吧?”

小交警瞬间涨红了脸,定了半天神终于勉强想起了自己的工作,“这里不可以停车的……”

“小美女,我在等人呢。就通融一下好不好。”魏无羡扬起了魏氏招牌笑容,举起手比了个有点可爱的手势,开始狙击少女心,“就这么——一小会。”

车是江澄的,贴多少条他才不在意呢——只是这里没摄像头,是他研究了好久才发现的监控死角,哪能这么容易挪位。

这一招威力太强,小交警瞬间被迷得不知今夕何夕,心里好不容易找回来的那把天平在男色和职业操守之间勉强摇摆了两下后,开始无限偏向前者。

“……你在等谁啊?”小交警虽然决定破罐破摔了,心里还是忍不住哀嚎——被师傅发现要挨骂了。

“唔,那个。”魏无羡随便往马路旁那家餐厅里一个有人的方向指了指,自己也不清楚到底点的是谁。

“他是谁呀?还在吃东西?你不是要等很久?”

“我老板。”魏无羡张口就来,“没办法呀,谁让我是他司机呢。”

小交警乖巧地点了点头,呆呆的样子竟然有点可爱,“真是辛苦你啦!”

魏无羡不知道从哪摸出瓶水递了过去,“不辛苦。你们顶着这么大太阳值班才辛苦呢。”

她小声道了句“谢谢”,捧宝贝似的接过了那瓶水,刚想再说些什么,兜里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

“有人叫你了?小美女快忙去吧!”

“哎呀师傅啊……”小交警依依不舍地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拿起了对讲机,脚下的步子恨不得一次只挪个半寸。

魏无羡朝她的背影摆摆手,喊道:“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小交警一边走一边气得直跺脚。

别呀!你倒是给我添点乱呀!

03

“魏先生,你好。”

“蓝先生好。”魏无羡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微微颔首,脸上笑容粲然,丝毫不像是正被一群人拿枪口对着,随时可能被人毫不留情打穿的样子,“我之前一直以为,蓝家真的这么干净——不动火的。”

还没等蓝曦臣答话,他身后就传来了个笑吟吟的声音:“魏先生,你这可真的冤枉人了。”

金光瑶绕过茶桌坐到蓝曦臣身边,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人退下,道:“这些,都是金家的人。”

“是吗?金先生果然很大方啊。”魏无羡由衷赞美道,看那些持枪的人退出了包间,捏着勺子又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些糖。

蓝曦臣还是一副温润和煦的样子,只是看向魏无羡的深色眸子深沉了些,“魏先生,请问,你跟踪了我那么多天,是为了什么?”

魏无羡不答反问:“蓝先生,我听说蓝家有家规四千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蓝曦臣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在卖什么关子。

没得到回应,魏无羡便当作是默认了,自顾自把话接了下去,“不知道那四千条家规里,有没有哪条是教导蓝家子弟禁偷盗的?”

蓝曦臣瞬间听明白了,微笑道:“魏先生,偷盗二字,蓝家愧不敢当——还是比较适合江家。”

魏无羡还以为这是蓝曦臣这回答是像小孩子吵架一般升级版的“反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讥诮道:“蓝先生,你们家的人,实在太雅正端方了。不会骂人是不是有点亏?”

蓝曦臣没有理会他的挖苦,伸手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推到了他面前。“既然魏先生暂时还不想说些什么,不如帮忙解答一下我的一些疑惑。”

“这是警方在高先生的酒店房间里发现的,还请魏先生解释一下吧。”

魏无羡没想到会听到蓝曦臣主动说出“高先生”三个字,立马坐直了身子,看了那小盒子一眼,“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

他拆开外面的纸盒,把里头的试剂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翻,确定没有问题后略微不解地朝蓝曦臣晃了晃,“高叔叔有糖尿病,出差时随身携带胰岛素不是很正常吗?蓝先生希望我解释些什么?”

“魏先生,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是说实话吧。”金光瑶脸上还挂着那副和善的表情,“如果真是胰岛素,警方还会如此大动干戈,把它交给毫不相干的蓝家吗?”

魏无羡觉得自己很无辜:“我真的不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胰岛素还能是什么?”

蓝曦臣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淡声道:“我已经亲自检验过了,这几只瓶子里装的,全是苯草素溶液。”他举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苯草素是什么,我想魏先生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听了这话,魏无羡愣了一下——他倒还真的知道。

这个东西他在蓝忘机的资料里见过,化学式长得吓人,是蓝忘机参与的某个项目的研究成果。蓝家为了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没有将成果发表出来。

他点了点头,有些莫名其妙:“知道。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高叔叔手上会有蓝家还没公开的东西。

“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所以只好请魏先生解答一下我的疑惑了。”蓝曦臣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看起来和蓝忘机更像了。

魏无羡对此一无所知,当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蓝曦臣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既然魏先生答不上来,那就由我来说吧。”

“两个半月前,蓝家实验室的一名管理员突然失踪了。报警之后,警方推测他是遭遇了绑架,可奇怪的是,三天里他的家人朋友没有任何人收到了勒索消息。”

“一周后,有人在城郊发现了他的尸体……”

“他身上的所有财物都没有丢失,身上带着的一串钥匙和工作卡却不见了。”

“因为——要打开蓝家的实验室大门,除了钥匙,还需要管理员的身份卡。”

魏无羡只听了个开头,便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接在蓝曦臣后面道:“他失踪那天,蓝家的实验室就被人撬了。样品不翼而飞,电脑里的记录和论文也被人恶意破坏掉了——所以直到今天,你们都没能把成果发表出来?”

果然,蓝曦臣听了他的话后,点了点头。

“然后你们从高叔叔的东西里找到了这个,便一口咬定这事是江家干的?”魏无羡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哑然失笑道:“所以为了报复江家,你们就把高叔叔的电脑藏了起来,然后盗取了里面的信息给江氏发恐吓邮件?”

这下轮到蓝曦臣否认了:“没有。”他反应很快,道:“如果魏先生你是因为这个原因跟踪我,那我只能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这是在白费力气。蓝家的确怀疑这件事情与江家有关,但你说的那些龌蹉事,我们没有做过。”

“没有?”魏无羡好笑,“蓝先生,不只你有证据,我也有的。”说着,他就掏出手机划拉了几下,打开了张照片放到蓝曦臣面前。

“蓝先生,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吧?千万别告诉我,照片上你在使用的那台电脑是你的——”

“电脑的确不是我的。”蓝曦臣瞥了手机一眼,没有对被人偷拍这件事表示出任何不满,“是我叔父的。”

“这么巧?正好和高叔叔的电脑是同一个型号?”魏无羡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桌上悠闲地敲打着。“正好他的电脑是在你们蓝氏旗下的酒店里被窃的?正好第一个进入房间的是你们的员工而那天没有监控摄像?”

魏无羡耸了耸肩,“怎么就这么巧。”

“真要算起来——高叔叔的命还要算在你们蓝家头上——如果不是因为在你们蓝氏的宴会上误饮了添了酒精的饮料,高叔叔怎么会死?”

“你说什么?”蓝曦臣蹙起了眉,似乎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高先生在宴会上摄入了酒精并因此……”

“对。”魏无羡道:“高叔叔一直都在服用地西泮,只是没想到在你们家宴会上提供的饮品居然含有酒精……”

闻言,蓝曦臣不说话了。

“可是,蓝家禁酒,宴会上也从来不提供带酒精的饮品。”在一旁静坐了许久的金光瑶幽幽道。

“你说什么?”魏无羡瞪大了双眼。

蓝曦臣看了魏无羡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魏无羡解释这个事情,因为不管怎样,看起来都像是他在急着推卸责任。

他们这一番对峙,谁都没有证据证明自家是无辜,彼此都掐着手上寥寥的信息指控对方,所以不仅谁也没能说服谁,反而还牵扯出更多的隐情,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金光瑶再次开口提点道:“魏先生,有一件事我们需要搞清楚——那就算是蓝先生为了报复江家拿走了高先生的电脑好了——可他是在拿到苯草素溶液后,才开始怀疑你们的。”

“可是,到底是蓝家拿到苯草素溶液在先,还是高先生的电脑被窃在先?”

 

 “我想我的猫了。”魏无羡没想到电话这么快就被人接通了,甚至还没想好自己要说些什么,于是便莫名其妙地甩出了这么一句话。

今天他被蓝曦臣当场逮到,并互相对峙了一番,虽说好像事情的真相更加扑朔迷离了,可他心里却有股隐秘的高兴——他莫名地愿意相信,这件事情真的和蓝家没有关系。

蓝忘机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盯着屏幕上的名字看了半天,一副誓要把这两个字看出朵花的阵仗。半晌,他才答道:“猫一切都好。”

“那你好不好?”

“……我很好。”

“我也很好!”——如果不算上跟踪你哥好几天还是一无所获、被一群人拿枪抵着脑袋、回家后被江澄骂得狗血淋头说再也不让单独行动,一切都很好。魏无羡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蓝忘机轻轻地嗯了一声,从抽屉里掏出那本猫咪日子摊开在桌面上,准备记录阿橙今日的身体数据。

“我的猫有没有想我?”魏无羡又没头没尾地问道。

蓝忘机低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腿上正玩得不亦乐乎的猫咪,认真思考了一下要怎样回答才能不那么伤害魏无羡一颗爱猫的心,“应该有……”

听筒处传来了对方满意的声音:“那就好。”

“你……”蓝忘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什么时候回来?”

魏无羡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思考了一会,给出了个模糊的答案:“还要点时间。”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是不是阿橙老给你惹麻烦?”魏无羡抓住了自己的衣服下摆,忽然觉得有些紧张。

“没有。”蓝忘机答得很果断。

一阵凉风吹进窗口,轻柔的窗帘被高高地带了起来。表面气体流速的忽然增大让纸张不受控制地哗啦啦猛向后翻,很快就翻过了前半本小格子本,露出了后半本的空白页。

一只用水笔速写的猫咪跃然纸上。右下角那一排数字,是开始记录的日期。再往后翻过几页,画上就不仅仅只有一只猫了。

少年抬头望向外面漆黑的夜空,有几颗星特别明亮,连在一起不知是指向何方。

“是你的猫想你了。”


TBC

——————————————————

回答一下之前发02未修版时大家的一些问题:

1.猫咪的名字和澄妹真的没有关系,后面会解释的……

2.小交警不是绵绵……

3.苯草素是我瞎掰的……但是地西泮是真的……

评论 ( 20 )
热度 ( 384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