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花无雪01

现pa。年下。年龄差六岁。

独居小少爷叽×(伪)邻家大哥哥羡

一铲子下去一个坑 填到哪算哪 预计五章内完结。

————————————————

01

当隔壁的门铃第三次响起,魏无羡终于忍不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趴在门上向外张望。

通过猫眼看到的事物难免有些扭曲,可魏无羡看得清清楚楚——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正笔直地站在对面的门前,一只手还搭在门铃上,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次按下。 

魏无羡赶紧打开了门。

他搬进这套公寓也有一个月了,终于见到了这位住他对门的邻居。

少年听着开门声转过了头,入眼的是从门边探出了个鸡窝头,肩上还披着张卡通毯子,明显就是刚睡醒的魏无羡。

这蓝家的小少爷,长得比照片上还好看。这是魏无羡的第一印象。

“张姐买菜去了,估计还得半个小时才会回来。”魏无羡好心地开口道,“我回来的时候在楼底碰到她了。”

“你没带钥匙?要不要来我家坐坐?”说着,他一把拉开了门,露出了身后凌乱的客厅。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习惯性地礼貌拒绝:“谢谢,不……”

“高中生,作业很多吧?时间这么赶,就来坐坐写个作业呗。”魏无羡双手环在胸前,尽量让自己笑得像个人畜无害的纯良邻居家大哥哥,而不是什么心怀不轨的大尾巴狼。

“作业已经在学校做完了。”少年不卑不亢地道。

“……”好不容易逮着了人的魏无羡心里一阵郁闷,怎么现在的孩子作业这么少。

他正思考着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会喜欢什么东西,费尽心思地想要再找些话题,突然感觉到脚边一阵痒。低头一看,是自己养的那只巴掌大的小橘猫正在脚边蹭着,还发出了细细的两声“喵呜”。

“咦阿橙,是不是饿了?回来忘了给你倒奶了。”魏无羡弯下腰把名叫阿橙的猫咪抱在了怀里,低头轻轻摸了摸它的背,舒服得它眯起了眼,又喵喵叫了两声。

周围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魏无羡突然发现方才神情淡然的少年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前,眼神正不住地盯着自己怀里的阿橙。

蓝二少爷居然会喜欢小奶猫。魏无羡正惊讶着,忽然听见他开口道:“原来是你把它捡回来了。”

魏无羡点了点头,“是呀。你也见过它吗?那要不要来给它喂点奶?”说着,伸手把阿橙递了过去。

这一次,蓝忘机倒没再拒绝,小心地把猫咪接了过来。毛茸茸的一团蹭在掌心里柔柔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多摸两下。蓝忘机跟着魏无羡的脚步跨过了门槛,扫了一眼玄关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魏无羡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贴心地道:“不用脱鞋的。”

魏无羡家里到底有多乱,只有亲身体验之后才能体会得到——就算狭小的玄关处乱七八糟地横陈着七八双鞋,至少也还有个落脚的地方。而蓝忘机迈进客厅后的第一步就踢到了阿橙的毛线球。毛线球向前滚了两圈,保龄球似的碰倒了放在茶几脚边的几个空啤酒罐,发出一片响。茶几上摆着几个收拾好的泡沫饭盒,被揉成团的餐巾纸亲吻电视遥控器。黑色的外套随意地甩在沙发上,遮住了因大半沙发罩都拖在地上而露出的皮质靠背。抱枕被搭在扶手上充当枕头,因为魏无羡才刚爬起来没多久,上面还留着一道浅浅的凹痕——处处都流露着一股独居单身汉的味道。

“……”蓝忘机垂下了眼帘,视线不知道该投向何处。

魏无羡心下难得地生出了一丝微妙的羞耻感,赶紧一把扯下身上的毯子和欲坠不坠的沙发罩,迅速把它们裹成团扔到一旁。

“呃……不好意思啊!家里有点乱,你先坐着,我去冲奶粉。”

魏无羡养猫也有快两周了,比起刚开始很多事情做起来都熟练了许多,很快就提着奶瓶和注射器回来了。

蓝忘机并拢着两腿挺直着腰背端坐在沙发的一头,以一副大家闺秀的姿态。阿橙正趴在他的大腿上,极惬意地接受着抚摸,细细的尾巴卷出了个小圈,轻轻扫过他漂亮的手腕。

“你要是喜欢它,以后可以经常过来看看。”魏无羡在蓝忘机身边坐下,递过那只灌满了奶的注射器,“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魏婴,是个……”他顿了顿,在脑内搜索了一会合适的形容,“……画画的。”

“嗯……”蓝忘机低着头小心地把注射器放进阿橙嘴里,简单答了一句“我叫蓝湛”,就再没有话说了。

魏无羡盯着沉默的少年的侧脸看了一会,心想江澄的资料果然不假。

十几岁的少年居然真的能闷成这样。

 

魏无羡趁热打铁,邀了蓝忘机周末一块带阿橙去宠物医院做检查,没想到向来冷淡的蓝二少爷竟然答应了下来。

看来是真的很喜欢猫啊。

送走了蓝忘机后,魏无羡急急忙忙就打开了社交软件,戳进了江澄的头像。

“江澄江澄!”

“有话快说,我忙着!”

“我终于跟蓝家的小少爷见上面了!还把人带到家里了!”

“怎么样!有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有啊!”

“是什么!快说!”

“蓝湛他!好喜欢猫啊!”

“……”

魏无羡想起方才蓝忘机打翻奶瓶后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两声。“你别说,这小少爷虽然闷,倒还真挺有意思的。”

“……”对方又发来了一串点点点。

“魏无羡,你还记得你搬过去是为了什么吗?”江澄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原本歪在沙发上撸猫的魏无羡看到这一句,也坐直了身子,手下原本轻柔的动作也不自觉地加重了些。阿橙缩了缩脑袋,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委屈地“喵”了一声。

 

一个半月前,江氏集团的一位高层死在了一家酒店的客房里。

原本住在十二层总统套房的他在下午两点时又开了个标间,特地挑了走廊的尽头的房,正对着摄像头——可偏偏那天是摄像头例行检修的日子,于是什么都没拍到。

直到第二天下午一点,两间房都到了该退房的时候了,前台没等到人来续房,便叫了人去收拾打扫房间,他那早已僵硬的尸体才被人发现——泡在了四楼房间的浴缸里。

房间里的行李、资料、策划书和现金银行卡什么都没有少,唯独丢了台已经有了些年头、一点也不值钱的笔记本电脑。

当魏无羡得知这个消息赶到江澄的办公室时,后者正靠在办公椅上闭着眼按揉太阳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的。”魏无羡支开了秘书,反锁上办公室的门。

“而且,对我们知根知底。”江澄睁开了布满了红血丝的双眼,向来神采飞扬的青年此时看着疲惫异常。为了手上的新项目,他已经几乎一整天没过合眼,现在还出了这么大一件事,让人实在是累得很。

实在怨不得江澄小题大做——这些个家族能走到今天,自然是黑白两道都有涉足,就连手上沾上几条人命都算不得是什么大事。这些年来风头正盛的几家,哪家不是这样。温家和聂家甚至仗着上头有人一手遮天,开始转进地下搞起了军火生意,虽说公司基本上只剩下一个空壳了,可家业却一天天更加壮大起来。金家和江家的势力和关系都不如他们,可看着多少是有些眼馋,慢慢也上了道——真要说起来,如今也只有蓝家的生意还勉强算得上干净了。

被人劫走的那台电脑里,存着两年前江氏暗中下海后为数不多的几次交易记录和账单。

魏无羡望着桌上那支被江澄摔在桌上的昂签字笔,沉吟片刻,坚定道:“虽说这样做有些对不起高叔叔,但……这件事必须压下来。警察那边,现在赶紧派人搞定。公司这边你先顶着,我来负责调查这件事。”

“你……”江澄抬眼看向他,神色间似有些犹豫,脸色却比魏无羡刚进门时要好一些了。“你知道……”

“我什么我。”魏无羡撑着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朝他笑了笑,“你还信不过师兄我?”

 

蓝忘机安静地坐在一旁,认真地看着在做检查的阿橙,脸上虽然仍旧毫无表情,看起来却是柔和了许多。

魏无羡低头刷了会手机,没多久就觉得脖子有点酸。他扭了扭脖子松松肩,看看室外抱着宠物,总忍不住探头进来偷看他们俩还会交头接耳的两个女孩,再看看蓝忘机,忍不住好奇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们之间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魏学长你把阿橙照顾得很好,它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各项指标也都已经达到了正常水平。接下来可以尝试给它喂点猫粮了。”温宁把阿橙从小台子上抱了下来,顺手交给了蓝忘机。

“唉唉好的。”魏无羡揉了揉蓝忘机怀里的小脑袋,看它头顶的几根毛几乎要被自己搓秃才笑着停了手,抬眼就对上了那双湿漉漉的,看起来好像很委屈的大眼睛。

同样盯着他的手的,还有一双清冷的浅色眼眸。

“好嘛我不揉了行不行?小少爷别板着张不高兴的脸啦。”魏无羡想伸出手去捏一捏蓝忘机那张看起来手感就很好的脸,可想到自己撸完猫还没洗手,只好作罢,于是弯腰提起了脚边的猫包。

“别这么叫我。”蓝忘机把阿橙放进猫包,听起来有些别扭。

“怎么?我这么叫你又不开心了?小少爷有什么不好的。”看蓝忘机偏过了脸,魏无羡实在是没忍住,勾起手指拿指背刮了刮他的脸颊。

“你……”蓝忘机瞪大了眼。

“那什么,魏学长……你们要是没别的事,就先回吧,后面还……”温宁轻咳了两声,忍不住出言打断,逐客令还没下完脸就已经红了一大半。

蓝忘机夺过魏无羡手中的猫包抱在怀里,道过谢后立刻转身走人,魏无羡向温宁点头示了个意,赶紧跟了上去。

 

五月的M市还没有半点夏日将至的感觉,阳光还是暖暖的,微风抚在身上让人整个都懒洋洋的。魏无羡没直接把车开回家,而是绕了一大圈停到了河提边上,接着不由分说就把人从车上拉了下来。

蓝忘机警戒地看了他一眼。

“小少爷……不不不蓝湛,你长得这么好看,别老板着张脸嘛。我这不是看你平时学习辛苦带你出来兜兜风嘛。我告诉你,我可从来都只带小美人出来兜风的……”

“……轻浮!”

魏无羡一脸惊讶,“你可冤死我了啊蓝湛,这样也叫轻浮?”他忽然绕到了蓝忘机面前,一只手从背后揽住他的腰,仗着微弱的身高优势出手勾起了对方的下巴,迅速凑了上去。

直到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魏无羡才停了下来。四把羽扇似的睫毛扑扇着,眸子里映着彼此的脸。

“那这样叫什么?”使坏的人眉眼笑出两弯月牙,小声问道。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630 )
  1. 淡🍁语-苗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