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今天忘羡终于不再互相暗恋

一个小甜饼。又名好想急死你。

论坛体番外。可单独食用。前文:(上) (下)

猫耳梗来自 @forthwait 妹子~不过没怎么写是真的Orz

————————————————————

“蓝湛蓝湛,我给你送了多少朵花了?”魏无羡横躺在蓝忘机的床上,眼神一瞥就看到了书桌上摆着的玻璃花瓶里整齐插着的白玫瑰,刚才表白时百年难得一见的害羞不知道都跑到哪去了,这下忍不住又要撩他:“送你的时候你还死活不要,带回来倒是照料得很好嘛。你看你老是这么口是心非,要不是我脸皮够厚,早就被你吓跑了。”

蓝忘机侧躺在他身旁,听了这话倒也不羞,只是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直接而透明。

我的。

两人互相暗恋了这么多年,拖拖拉拉到今天才把这话宣之于口——真真是急死了周围一群人,不知道该说这两人是对彼此太有信心,还是反射弧太长。

魏无羡也翻了个身,正对着蓝忘机,挂在床边的长腿突然搭上了他的腰。感受到他的身体明显变僵后,心情很好地笑了起来,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塞进了他的指缝里。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魏无羡自己也说不上来了。

实在是隔了太久了。

 

只记得初三的某一天,放学后他又被教导主任留下抄校规,还拖累了蓝忘机得在一旁守着他。两人就这么对坐着,忽然一阵风吹进窗口,被带起的浅绿色窗帘拂过他眼前,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人家看了很久了。

蓝忘机突然从书山题海中抬起了头。视线一下子就撞进了那双浅色的眼睛里,魏无羡心下生出几分紧张,接而莫名地想起了上周末和江厌离去的那家甜品店里养的那只圆滚滚的猫。

有点高冷,没让他摸着。现在想起来心里痒痒的,像是毛茸茸的尾巴在挠。

魏无羡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蓝湛蓝湛,我告诉你啊!上周我姐姐带我去了家店,他家的东西特别好吃……”

明知道蓝忘机对甜点一类的东西不感兴趣,少年还是拼命描述着蛋糕的香软和奶油的绵密,眉眼几乎要飞上天了。末了,他有些遗憾地道:“啧……实在形容不出来那蛋糕的口感。”

可对面那人沉着声,回复地有些无情:“你的校规抄完了吗。”

当然没有。刚才只顾着看你去了。

魏无羡瞬间苦了脸。

“好好抄。”蓝忘机语重心长地叮嘱他,然后低下头继续写作业。

“这个周末,要一起去吗……”

“哈?”魏无羡正要低头抄书,猝不及防地也愣了一下。他还犹豫着要怎么发出邀请才显得不那么突兀,没想到蓝忘机突然抢在自己前面甩来了一记直球。

“甜品店吗?”魏无羡反应一向很快,此刻却问了句废话。

“嗯。”蓝忘机没有抬头看他,只是下笔似乎比刚才用力了些,在练习本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凹痕。

“好啊!”怎么不好,简直不能更好了!魏无羡突然理解了那些女生为什么兴奋的时候总会大声尖叫。

他深了个懒腰,装作要休息的样子趴到了桌面上,想偷偷看一眼蓝忘机的表情,却意外地发现他的耳朵红红的。

好可爱哦。

这时候已经彻底栽进去了。

 

十几岁的少年没有任何负担地就接受了自己喜欢上了那谁的事实。但要问他有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而产生过烦恼,当然有啊,还因为这些事情郁闷得不行呢——只不过他的烦恼比较清新脱俗罢了。

他烦的是自己和蓝忘机不在一个班上,没法跟人多相处些,只好三天两头在学校里搞点事,让教导主任把自己请去喝茶——以至于后来教导主任干脆一看到他就把白眼翻上天,努力装瞎。

再也没人罚他抄校规了,魏无羡心里苦。

但事实证明,如果你和你喜欢的人都特别优秀的话,总有人会给你们创造条件的。

当老师把包括魏无羡在内的几名同学叫到办公室去,通知他们这次去S市参加物理竞赛的具体事宜时,魏无羡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蓝忘机,心底乐开了花。

 

为了这次竞赛,学校还特地给他们安排了特训,因此一个个的都准备得很充分,出了考场后更是胸脯拍得震天响,保证自己能拿奖。

指导老师一高兴,就要带着他们逛S市、办庆功宴。

办什么庆功宴,他要的是和蓝忘机单独相处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吃过无数次亏的魏无羡深谙此道。是以比赛刚结束,他立马拉着蓝忘机脱了队。有他开了这个好头,带队的老师哪里还管得住这些青春活泼的学生,只好无奈地放了人。

S市不算大,也没什么特别有趣的景点,魏无羡低头查了半天百度,最后拍了板也没告诉蓝忘机要去哪。蓝忘机也不问,就这么由着他性子来,任他扯着自己上了地铁。

“蓝湛你怎么都不关心我要带你去哪?”这个时间段的地铁人多得很。魏无羡被挤得几乎整个人贴在了门上,还不忘要撩他两句,“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了一句“无聊”,然后拽住他手臂把人拉到了自己面前,担心开了门他会掉下去。

于是门边稍微出现了一丝空隙,人们纷纷向那处涌去。推推搡搡中,魏无羡被人从背后撞了一下,脚下本就还没站稳,这下直接贴到了蓝忘机胸膛上。

听着蓝忘机沉稳的心跳声,他暗暗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但是内心无比感激撞他的那位仁兄。

人再多一些就好了。从蓝忘机身上离开时,魏无羡有点遗憾地想。

 

站在游乐园大门时,魏无羡饶有兴味地瞧了蓝忘机一眼,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可惜后者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转过身自觉地排队买票去了。

甫一进场,魏无羡便化身调戏良家少年的小流氓,一把勾住了蓝忘机的肩膀,笑道:“这种地方你是第一次来吧?怎样?想玩什么,哥哥带你去呀。”

蓝忘机瞥了一眼环在他肩上的手臂,淡声道:“小时候母亲带我来过。”

周末的游乐园挤满了人,一眼望去不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的女孩子,就是出来约会的小情侣,还有少数带着小孩的家长。两个纤长又极其俊俏的少年站在一块,本就十分扎眼了,更何况现在魏无羡几乎是大半个人都挂在了蓝忘机身上。一路走着,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魏无羡向来花枝招展惯了,不在意这些。可蓝忘机不是。但只见他轻轻动了动肩,不知想些什么,最后也没把那人甩开,就这么默默忍受了自己以如此不端正的姿态走着。

路过的热门游乐设施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两人倒也都不在意,好像排了20分钟的队买票进来只是为了搂着散步一样。

“蓝湛!我们去玩那个好不!”魏无羡突然松开了手,指向某个方向。

蓝忘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大堆毛绒玩具,视线绕开后,才发现了玩具堆后挂满气球的游乐棚。

“怎么样?射箭你会不会?”问这话时,魏无羡已经跑过去向工作人员要了两张弓。

蓝忘机接了过来,用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弓弦,诚恳地答道:“会一点。”

“会一点可不行。”魏无羡弯起了眉眼,脸上的笑容极灿烂。他指指一旁挂着的牌子,道:“射中25个气球才能拿到那个兔子。”

 

弓的手握处裹着一层防滑胶,因为使用的人数过多,磨损得很严重,拿在手里有些黏糊糊的,手感不是很好。蓝忘机拿起一支浅绿色的箭,放在指尖把玩了片刻,转身去看魏无羡。

刚才的三十箭里魏无羡射中了二十四个气球,十分可惜地以微小的差距与他心心念念的兔子失之交臂。但总的来说这个成绩也很不错了,所以他拿着奖券去领奖时还是很高兴的。

从他现在正抱着那只刚领到的那只粉色海豚,靠在柜台上眉飞色舞地和女孩聊着天就能看出来。

箭身是塑料制的,大概是怕打滑,表面微微磨了砂。

蓝忘机无意识地在箭上掐了一下,又默默转了回去,果断搭弓上箭。

修长白皙的手指拉着弓弦勾出好看的线条,放开后“嘣”的一声响起,一抹绿快速飞了出去,准确地扎破了气球,炸开了一片金花。

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各色的箭从他指尖飞出,气球破裂的声音接连不断响起,上一个气球里的金花还未完全落地,下一个气球里的金花就又洒了下来。

魏无羡听着忽然热烈起来的欢呼声,扭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蓝忘机那边已经开始了,赶紧抬脚走过来仔细观赏。

蓝忘机周身沐浴在阳光里,轻抿着两片薄唇,就算是在玩游戏也是一副认真而冷静的模样。抬手搭弓时,漂亮的手腕会从洁白的袖口露出一节来,这让魏无羡看着突然很想上前去捉住他,然后把人带走。

刚才和他聊天的那个女孩站在他旁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好帅!他!这是你朋友?我的天!”

魏无羡点了点头,突然喊了一声:“蓝湛!”

那人听着这一声,停下了手,缓缓地转过身去看他。

魏无羡扬起笑脸,眸子亮闪闪的:“我刚才去那边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兔子真的特别可爱!”

 

蓝忘机对玩具向来不感兴趣,这时却忍不住低头多看了一眼。

的确是挺可爱的。难怪他那么喜欢。

魏无羡从他背后冒了出来,惋惜道:“刚才我要是没叫你就好了,说不定你就能30箭全中了。”

蓝忘机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

家规在上。所以既然不能实话实说,那就干脆什么都不说好了。                   

“你的……海豚呢?”抱着毛茸茸的兔子走了几步,蓝忘机突然问道。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那个东西我留着干嘛,给刚才那个女孩子了。”

“哦。”蓝忘机应了一句,突然冷了脸。

“哎哎哎怎么突然走那么快!”魏无羡冲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算是我跟她换的,你看这个!”他把负在身后那只手伸了出来,把什么东西戴到了头上。

蓝忘机一抬眼,发现他头上多了两只黑色的猫。耳。朵。

“蓝湛!看我!快看我!”魏无羡兴奋地摇头晃脑,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是不是早就钉在他身上了。“好玩吧!你想不想摸一下我的猫耳朵!”

 “……”

看他没反应,魏无羡歪着脑袋又往他那边凑近了些。

蓝忘猛地别开眼,快步绕开他,哑声道:“无聊!”

无聊吗?魏无羡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有点迷茫。

蓝湛的耳朵怎么又红了。

 

想起这些往事,魏无羡突然发现自己真是迟钝得惊人,居然直到高三还在抱着蓝忘机送的那只兔子辗转难眠,暗自猜测这人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难怪那时候温情总是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来看他们俩——不过上大学后,她就和大家统一了战线。每次看他们,脸上都写满了对“狗男男”的嫌弃。

明明那时候他们俩还没有在一起好伐。

魏无羡叹了口气,道:“唉,我真后悔,要是早点带你去吃麻辣烫就好了。”

“为什么?”蓝忘机用手指摩挲着他的脸,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

“你看看你,暗恋我这么多年,什么都不说又什么都不做。今天要不是这碗麻辣烫,你说说你还要我等多久。”魏无羡缩进他怀里,一脸委屈相。“浪费了好多年啊!害得我连早恋都没赶上!”

这时,忽然从他上方,传来轻轻的一声笑。

很轻很轻的一声,几乎让人怀疑是听错了。

可魏无羡猛地抬起头,却是真真切切地在蓝忘机嘴角边,看到了那抹还没来得及消散、仿佛晴光映雪的浅淡笑意。

“没有浪费。”那人低头在他额上烙下虔诚的一吻。

“我一直都在爱你。”

“我将永远爱你。”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535 )

©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 Powered by LOFTER